一个屠户的女儿,坐也没坐态,站也没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顺势从腰间抽出来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一甩,嗖的一声,锋利无比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地的颤抖着,“怎么不能够做了,我这也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也不是?”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抖的刀柄上连声点点头,“大姑娘说的是!”“大姐姐说的极是!”“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无权, 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就是驸马爷必也在这秀美的临平山下,山脚下头有一座小村,村中二三十户人家,算得是方圆二十里内大些的村子了。。

关妈妈这才住了嘴,提了桶勺水,这厢伺候着胖丫头从头到脚洗了一遍,又换上了干净衣裳,主仆二人便坐在院子里,一个坐在檐下吹干头发,一个坐在井边提了水洗衣裳,关妈妈仍是不死心,又重提了话头道,

这厢取出金针来在武馨安的身上按着穴位,却是手指连连弹动,便在小小的婴儿身上插了九根金针,又对武弘文道

胖丫头进去灶间对关妈妈道,

大妞家里那位关妈妈可是厉害着呢,知晓他们拐了大妞出来玩儿,见着面便要揪耳朵,关妈妈生得矮,腿也短,可那腰却有水桶一般粗,臂膀能抵得上他们的大腿粗,手上的劲儿可大了,揪着人可疼了!

“啪嗒……”

后山上有一处山泉,自十来丈高的巨石上哗哗的流下来,年深日久冲出了一个碧幽幽的小水潭来,里头生了小鱼,只得小孩子巴掌大,不过肉质极是鲜美,用来熬汤能鲜掉人的舌头,村里的小孩儿最是爱到这处抓鱼,可这类小鱼实在太小,又极是滑溜,并不好抓,且这处水潭虽不大,却是极深,下头乱石密布,中有吸人的旋涡,曾有村中小孩子在这潭中溺水过,因而平日里村民们是不许小孩儿到此处玩耍的。

武弘文此时早已是六神无主,听那道士所言似是有几分道行,便噗通一声给那道士跪道,

众人便在后头赶,待得鱼儿都钻得差不多了,便搬动潭边的石头,将各处缝隙堵住,只留一处可供鱼儿钻出的通道,之后再有人使了树枝从上头搅动谭水,鱼儿受惊从唯一的石缝之中钻出,有人脱下衣裳挡在那处,就等着鱼儿入网,守株待兔的事儿乃是年纪小些的孩子做的。

胖丫头便是个抓鱼的高手,只见她立在水中光脚踩在乱石之中,弯下腰来,右手微曲做成爪状,缓缓的探入了水中,双眼死死盯着水面,阳光之下水面波光闪动,见得有黑影一闪而来,一只白嫩嫩的小手就那么一伸,手中便多出一条鱼来,直起腰随手往岸上一甩,

“回去有甚么好,还是在这里自在!”

“胡说!”

关妈妈又瞪眼道,

“眼看着十年之期已经到了,老爷必会派人来接小小姐的,届时小小姐便可回去府上了!”

“这成甚么样子哟!小小姐哟……你这都十岁了,还混着一帮小子在水里折腾,这可怎么得了哟……我可怎么向死去的小姐交待哟!”

声音终是惊动了里头的人,一个圆脸儿的胖丫头从里头蹑手蹑脚的出来,轻声的喝道,

“妈妈要烧水,不如熬鱼汤吧,我就着井里的水洗洗便是了!”

“汪……汪……”

胖丫头吐了吐舌头对怀里的小狗道,

只这世上的小孩儿都是一般顽皮,大人让做的事一件不想做,大人不让做的却是每件都做完了。尤其是这小胖丫头,生得白白嫩嫩,笑起来大眼儿弯成月芽,看着一派憨厚可爱,内里实则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儿。

再是一条,鱼儿身子在地上跳了几跳,眼看着便要重新蹦回水中,阿黄忙上去使小爪子按住,

书评(356)

我要评论
  • 于是轻&着奶狗

    于是轻手轻脚的关了门,二人便抱着奶狗飞快的向后山跟去。

  • 大妞嘿&了脱下

    大妞嘿嘿的笑,便上岸去,先是拧了拧衣角和裤角的水,又草草套上了脱下的衣裙,再将两只绣鞋给掖在了腰间,弯腰在地上捡了几条大些的鱼,对众人道,

  • 她不敢&生活得

    她与一帮小子混在一处,上山爬树,下水抓鱼,跟着大人们到山间猎兔抓蛇,没有她不敢做的,好好的一个闺女,生生活得似个小子一般,因而她家虽说是外来户,却早同村中的小子们打成一片,是称兄道弟的好哥们儿了!

  • 胖丫头&蹑手蹑

    声音终是惊动了里头的人,一个圆脸儿的胖丫头从里头蹑手蹑脚的出来,轻声的喝道,

  • 小个子&的呆毛

    这厢有个小男娃儿,生的瘦小个子,头大身小,皮肤黝黑,顶上黄黄的呆毛几根,跑起来时黄毛随风飞扬,看着很有几分滑稽可爱。

  • 跑到了&个小院

    那小孩儿蹬蹬蹬的从村东头跑到了村西头,远远见着一个小院子便扯开嗓子叫了起来,

  • 摆尾,&远远的

    小狗在胖丫头的怀里,摇头摆尾,伸长了脖子拼命想去舔主人的下巴,胖丫头一面咯咯笑一面嫌弃的伸直了双手,将它举得远远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