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国内知名制药企业“通宝药业”董事长高光去深圳报名参加更高级总裁进修班,期间认识了了国内知名财经记者江悦、新生代演员李书音等一群意气风发的更年轻人,在相知相识相识相知相识的过程中彼此间的情愫暗生,却“通宝药业”因产品科技含量高、市场价格优势大而引发国际制药寡头企业“*瑞制药”的窥觑,并通过国际风投公司企图夺回“通宝药业”的控制权,一场波谲云诡的商战在民族企业和西方寡头之间全面展开,而几个更年轻的在现代职业女性也在这场看不见硝烟却无比惨烈极其的战争中展示了各自非凡的风采,在成败生死存亡的考验中完美诠释了新一代职业女性对爱情、事业和生活的解读和最求,为这个高光眼中的哈姆雷特很模糊,因为搞不清楚自己人生的前45年究竟算是成功还是失败,这绝不是来自于中年人的凡尔赛,而是他真的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割裂。。

琳达连连摆手:“那怎么可以啊?!不行不行,你快回到座位上去!”

江悦放下手里的资料,在后视镜里看了于小曼一眼:“小曼姐,你怎么耽误这么久才上来?”

高光很快的办理好登机手续便提前登上了航班,并顺利的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由于没有托运的行李,加上高光走路的速度很快,所以很快就出了到达厅,此时手机响起,高光扫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深圳号码,料想是老潘的表妹打来的,于是按下了接听键,果不其然,电话彼端传来了一个清爽的女声:“你好,请问是高先生么?”

电话彼端那个女生似乎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您好,我是老潘的表妹江悦,我表哥让我来接您,你已经落地了是吧?”

江悦忙问道:“你在哪?”

高光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高光此刻却睡意全无,便随手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高光揶揄道:“嗯,你小子行,这个马屁拍的有总部水准。”

正在此刻,几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匆匆路过,于小曼撇了一眼,突然指着其中一个对江悦低声道:“悦儿,快看,那是不是‘通宝药业’的小王总?”

小于有些急的说道:“董事长,让我们陪您进去吧。”

琳达见状赶紧拦住李书音:“书音,稍微等一下,我还是得和你传达一下,公司领导让我务必转告你,说今晚这个商务活动是“通宝药业”深圳分公司给集团老总的接风晚宴,请了不少业内有资源有背景的大佬,如果参加会对你未来的发展有非常大的帮助……”

江悦见状赶快下了车,和琳达热情的打了招呼后就把车门打开,和李书音、琳达一起把行李装上车,琳达眼尖,看见了坐在副驾驶的高光,便朝高光热情的摆了摆手,高光见了也只能打开车门,淡淡的点了点头道:“你好,我看你拿的东西不多,就没下车”。

高光微微一怔答道:“我是学生,这次是去学校上课。”

李书音眼里满是笑意:“坐着无聊,所以来看看你。”

江悦从车上拿起一个纯棉材质的斜挎包,掏出一叠资料,对高光说道:“你先休息一下,我明天有个比较重要的采访任务,得抓紧时间熟悉一下,不好意思哈。”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沉醉于这场疯狂的房地产盛宴时,高光却以超脱的眼界和睿智力排众议,放缓了在地产项目上的高歌猛进,转而斥资收购了家乡一个濒临破产的国营小药厂,随后的十余年时间里,利用地产项目巨大的造血功能为这家药企的研发提供巨额资金,甚至不惜冒着失去企业控制权的巨大风险接受国际风投公司资金的介入,几项重大科研项目均实现了重大突破,最终才有了今天的“通宝药业”!

高光听琳达奉承自己“儒雅”,不禁暗笑,心想活了四十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用‘儒雅’这个词形容自己,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很是辜负这个词汇。

大概5分钟以后,一辆白色明星保姆车稳稳地停在了江悦眼前,车门侧滑开以后,李书音连蹦带跳的下了车,琳达也跟着一起下了车,帮李书音把行李和几个购物袋一起拿了下来。

老潘并不老,甚至比高光还小一岁,小学、初中、高中都同班,可以说是亲生同学了。两人性格相左,却成了交情莫逆的朋友。老潘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山大学,毕业后边被分配到了深圳市人民医院。

书评(199)

我要评论
  • 巧长江&旅程。

    这到底算是打击还是解脱?高光自己也说不清楚,却觉得已经精疲力尽,急需调整一下状态,碰巧长江商学院举办了这次为期半年的高级总裁培训所以才有了这次一个人的旅程。

  • 一下便&盖茶:

    李书音迟疑了一下便笑眯眯的接过空姐手里的奶盖茶:“那谢谢你了,亲爱的!”

  • 补了一&味,琳

    李书音适时的补了一刀:“岂止!餐食也非常美味,琳达姐,有很多东西我都不吃,那岂不是浪费了么?多可惜啊!”

  • 是让你&你那个

    李书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哎呀,琳达姐,也不光是让你去体验一下头等舱,我的座位靠过道,我睡眠轻休息不好,所以想去你那个靠窗的位置睡一觉,咱们换一下那就是两全其美啊!”

  • 胳膊,&怎么了

    高光伸手轻轻拍了拍琳达的胳膊,琳达惊醒,看见女孩站在面前,连忙摘下耳机问道:“书音,怎么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