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法医池时一夕再次穿越,成了仵作世家的九娘子。池时很不满意,管你哪一世,姑娘我只想搞事业。小王爷周羡:我财貌双全,你怎地不看我?女仵作池时:我只听亡者之苦,还冤者清清白白。想眼神,公子倒不如先死上一死?面柔心黑小王爷vs铁血无情地女仵作北风呼呼的吹着,天看上去沉闷得很,眼瞅着今日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就要下下来了。。

这个人,用着最真诚的表情,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挑拨离间的话。

池时倒好,那帐顶简直就是百鬼夜行。

“跑反了跑反了,杏花楼张掌勺,要将这虎烹了,咱们喝不到汤,闻个味儿,也算是强身健体了。”

周羡听着,若有所思起来,他拿出帕子捂住嘴,又咳了咳。

蹲在地上看骨头的池时,冷冷地说道。

池时瞧着,也忍不住拍了拍驴屁股,加快了步伐。

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打虎英雄,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十分的温柔,说的是那京师的官话,衬托得大嗓门子的祐海人,都显得有些咋咋呼呼了。

而池时,是他们来祐海,要看的人。

“这人的手,并非是被老虎咬断之后,吞入腹中的,而是被人用利器……初步推断,是用斧头砍断之后,然后才被老虎吞食的。”

池时皱了皱眉头,在地上的一滩血中,竟是多出了一截人手来。

池时抬起头来,淡淡地看向了打虎英雄。

池冕看着池时远去的背影,对着周羡,皱眉一皱,“我是瞧着你们主仆二人穿着不一般,是打京师来的贵人,有心结交一二。”

池冕这才回过神来,炖汤?没瞧见就罢了,都瞧见这老虎肚子里有人爪子了,谁还喝得下汤!池时这脑袋瓜子,简直就不是人该长的!

跟在他身边,先是影子一般的小厮,压低声音说道,“公子,咱们不跟上去么,他们是去东山村。”

那个叫陆锦的家伙,穿着捕快的衣衫,解下了拴在树上的一匹老马,跟了上来,两人径直的朝着城门口行去。

她正想着,一阵喧哗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池时拿着帕子,擦了擦她窗边立着的木雕骷髅人,皱了皱眉头。尽管已经用了上好的炭了,但只要有那烟火,屋子里便多多少少会沾上灰。

周羡眯了眯眼睛,对着他点了点头,“走。”

姚氏说着,四下里看了看,声音都压低了几分。

姚氏瞧着,在心中叹了口气,又有些郁结起来。

书评(462)

我要评论
  • 处是前&后。何

    “阿娘,我这前胸贴后背的,不晓得的,当我上辈子是个饿死鬼。我面朝北边站着,您不瞧我的脸,那都分不清,何处是前何处是后。何处是南何处是北!”

  • 以来的&雪,就

    北风呼呼的吹着,天看上去沉闷得很,眼瞅着今日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就要下下来了。

  • 池时接&过了油

    池时接过了油纸伞,“今儿个是他祖母生辰,我叫他家去了。七哥可出门了?”

  • 是一张&得,好

    他的脸白得像是一张纸一般,感受到了池时的视线,他看将过来,微微一笑。明明还下着雪,池时却莫名的觉得,好似周遭的花,都要开了。

  • 去衙门&了破绽

    “我的儿,阿娘特意寻了匹好料子。日后你便要去衙门里做仵作了,我……都怪阿娘不好。你将这布条缠着,休要叫人看出了破绽来。”

  • 着帕子&少少会

    池时拿着帕子,擦了擦她窗边立着的木雕骷髅人,皱了皱眉头。尽管已经用了上好的炭了,但只要有那烟火,屋子里便多多少少会沾上灰。

  • 掉了骷&,恋恋

    池时说着,擦掉了骷髅人身上最后一点灰,恋恋不舍的站直了身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