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佛音睁开眼睛眼睛什么都不记得我,但当她踏入世间时却了步入了漩涡中,她也从来没有想起有朝一日会助一把名叫春山笑的剑得道成仙。(无CP女主文)嗯?神医?。

当那白光散去后,闻梵音注意到这位气运深厚的人的模样了。

闻梵音嘴角一勾,笑容越来越大,越来越灿烂。心头那从苏醒后便存在的阴云也终于散去了。

做完这一切后,她站在神医谷中央,深深吸了口气,轻松自在道:“这里真正属于我了。”

这一次她眼睛睁的大大的,将那块石头看的清清楚楚。也因此,她才发现出问题的不是石头,也不是暗中有什么人窥伺,而是她自己。

嗯?神医?

但她脸色却一下子白了下去,喉咙发痒没忍住咳嗽了几声。

闻梵音无所谓地绕过尸体走向里间的床榻,床榻还有一丝凌乱,像是主人刚刚起身没有收拾。

很明显,这神医谷被她看中了,她将这里作为自己的落脚点,作为她的家。

床榻旁边放着一张木桌,桌上是一盏燃烧殆尽的灯盏,灯盏旁边是一封展开的书信。

她的脊背不知不觉挺直,鸦羽一样的眼睫微抬,那随意一瞥的表情叫人生起强烈的危机警示。

啧,有意思。

她右手拿着一块儿面纱,左手手里还握着一块儿玉佩,玉佩晶莹剔透,与她身上简约的穿着十分不搭。但玉佩油润光滑便可看出这姑娘经常拿出来把玩。

桌子右边靠里是一个长木椅,木椅下方是捣药的药杵。

闻梵音探知了下身体,发现再也没有异物存在后,这才松了口气。

闻梵音听到这声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脸色却已经冷了下去。

她脑中蹦出几个字——气运深厚者。

话音落下,好似有无形的屏障碎裂,世界变得真实了起来。清风拂面,虫鸣鸟叫极其清脆。天空白云浮动,地上树影婆娑。

她目光莫测的盯着神医谷的一切,颇有兴味勾了勾唇,喃喃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她这次抬头再看周围的环境时,眼里明显多了什么东西。之前带着一种客套和拘谨,此时转变成了主人家的恣意张扬,随性无畏。

李玉恒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道:“不理我?那我倒要瞧瞧范兄的诊金从何出了。”

书评(343)

我要评论
  • 带着点&一丝血

    闻梵音伸手想从这姑娘手里将玉佩拿出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线索,但她的手刚触碰到女子带着点点尸斑的手时,一道看不见的光亮从她身上传到了女子身上,女子身上也有一丝血雾传到了她体内。

  • &她等待

    她等待了片刻无人回应,四下一片寂静,连虫鸣鸟叫声都没有。

  • 犯过病&过去。

    这姑娘身体不好,很可能是歇息好准备出门时犯病了,以往她许是也犯过病但俱是无碍,这次却没有躲过去。

  • &完,便

    “尊、尊上,我是您刚得到的……”萌萌的童音还未说完,便被意识中那只大手直接捏碎了。

  • &黄色,

    房间布置的十分典雅,窗台上摆着两盆花儿,花朵呈金黄色,叶片翠绿十分漂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