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毛头小子独自闯荡江湖,有意中卷进朝堂纷争。有时候候世界是这么奇异。书中诗词颇多,快餐文学之余,评论交流赏鉴。“周亦之!你给我站住!”一脸怒气的小少爷整理着湿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了青石铺就的小道上。。

周彦邦摇摇手,挥退林医师,对着周亦之道:“听见没有?好好休息!”“息”字音拖得老长,还不忘瞪了一眼周亦轲。吓得周亦轲一哆嗦。躲在姐姐身后,扯了扯姐姐的衣袖。

勉强挤出狗洞,他摇晃的身躯愈发不堪了,肩膀的伤口虽已止住了血,但此时淋了雨,又爬狗洞时用了劲,此时血水又渗出来。他脏兮兮的脸上已看不见血色,紧咬的唇发紫,紧握的手泛白,衣不蔽履,落魄至极。他想去汉江边上洗把脸,可才走出几步便昏倒在地。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他甚至没来得及想清楚。舒甚予看见娘亲端着一碗热汤走来。温暖的笑着。“你这小懒猫,太阳晒屁股了还在睡。”人总是会在最无助的时候看见最温暖的的事。舒甚予也一样。他反复的看见娘亲端着热汤走来的模样,耳边总听见“小懒猫”的呼唤。

舒甚予好不容易挨到天黑,此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三月虽说是春天了,但早晚的气温依然悬殊极大,何况本就受了伤的身体,如何挨得此刻又冷又饿的苦。舒甚予只觉天昏地转,摇摇晃晃,强撑着身体走出百花园。所幸是下了雨,众护院早已回返。丫头小厮们也都回房去了。百花园里并没有人看见此时一个瘦弱的身影摇晃着艰难的离开。后门边上的狗洞不大,堪堪小孩蹲下勉强能挤过,里面狗毛散落,泥泞的土坑夹杂着粪便的臭味。舒甚予没有犹豫,俯身便钻。他知道再不出去,恐怕就是再也出不去了。

真如《舞马词》所言:

回廊百转断簪处,曲径三分仙梦封。

可真是:

“还不扶小姐廊下坐好!”威严的声音响起,是周彦邦赶到了。

天门莫问精英!

他半靠在驮着床板的长条凳脚,拿起胸前的半泡水馍馍一口一口吃了起来。极其认真。一个人在几度饥饿的情况下,即便发霉的食物也能想象成海味山珍。此刻的舒甚予就是这样。他补充着体力,观察四周情况,慢慢咽下每一口食物。“我叫舒甚予。”他打破沉默,却不知接下去说什么,因为他看到顾悠悠眼里擎着泪水,正小声抽泣。“对不起,弄疼你了。你还好吗?”

“怎么样了?亦之啊,平日怎么胡闹都行,这怎么还受伤了呢?”大姨娘赶到了,掩袖欲哭。“姨娘,没事了,就是疼。”周亦之对着大姨娘说道。“爹,真的有小偷,我都看见了。”

茅斋稚女同行。

“好,你等下。”盲女起身,又是一阵摸索。好不容易端来一碗水,却洒了起码一半。“没有热水,你将就一下喝。爹爹不让我碰柴火,我也看不见。爹爹都三天没有回来了,也不知道去干嘛了。”舒甚予右手接碗,勉力喝完。觉得喉咙不那么干涩了,轻咳一声:“没关系,谢谢。这是哪里?有吃的吗?”

正说话间,周福已带着一群人赶到,大丫鬟碧珠一路小跑,不停的催促背着医药箱的白胡子老医师。“小姐,您没事吧?我把林医师请来了。”碧珠一边说着一边拉过林医师,看着亦之流血的额头,“这要留疤了可如何是好?林医师,您倒是快点看看呀!”

林医师赶紧说道:“小姐,先等下回去,额上的伤小老儿先给您包扎下,免得一直流血。”

舒甚予看着那只大猫,一阵心悸。这哪是猫啊!尖尖竖着的耳朵比猫大了不止一倍,健硕的身子,老虎的斑纹。比普通家猫大,却不是虎和豹,那獠牙看着锋利无比。“小懒猫”伸伸懒腰站起,悠闲的走开了。

屋子不大,角落里有一个土灶,一些将破未破的锅碗瓢盆。小女孩正在水缸边上吃力的舀水,水缸差不多在女孩肩膀高,但是由于三天没有添水,水缸里的水所剩无几。女孩打了一碗水,又去吊着的篮筐那取了一个馍馍放进碗里。说道:“等一会儿馍馍就泡软了,等下给你吃。你刚刚问我这是哪里,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我看不见,爹爹经常不在家。周边也没有人家,我只知道这周围都是树,很大很高的树。这个屋子是爹爹无意中发现的。住进来那会我才六岁。爹爹告诉我说周围有很多野兽,不可以轻易出门。我看不见,更不敢出去了。”女孩说着,端着缺了一个口的碗来到舒甚予面前,伸手一递,准备给他。“喏,给你。可能不好吃,你慢慢吃点吧。”她忘了舒甚予是个伤患的事实。此刻直挺挺站在舒甚予面前,伸手递碗的模样让舒甚予有点不舒服。他不知哪里来的倔气,强撑着身体要站起来接碗。

“姐,你都这样了,还顾着抓小偷?”周亦轲心里想着:就算我们家把门开着给小偷光明正大的拿,小偷也拿不完吧?

地府何关饿鬼?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伤了呢&到了,

    “怎么样了?亦之啊,平日怎么胡闹都行,这怎么还受伤了呢?”大姨娘赶到了,掩袖欲哭。“姨娘,没事了,就是疼。”周亦之对着大姨娘说道。“爹,真的有小偷,我都看见了。”

  • 看着小&皮!”

    “胡闹!”周彦邦斥责道。对着碧珠道:“好生看着小姐,再出什么事,仔细你的皮!”大丫鬟碧珠俯身称是。扶着小姐回房去了。

  • “轲儿&姨娘柳

    “轲儿,告诉为娘,发生了什么事,怎会闹到如此地步?”大姨娘柳氏牵着周亦轲的手,一边往回走,一边问道。

  • “姐,&着给小

    “姐,你都这样了,还顾着抓小偷?”周亦轲心里想着:就算我们家把门开着给小偷光明正大的拿,小偷也拿不完吧?

  • 眉微皱&”转而

    碧珠绕过林医师,扶着小姐轻声说道:“小姐,老爷和大姨娘也来了。”周亦之秀眉微皱,对着周亦轲说道:“我没事,就是头有点疼。要不我们先回去吧。”转而又对碧珠说道:“碧珠,扶我回房,头疼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