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意外发现自己会被裴聿城的意识附身时,林烟是表示拒绝的。偏偏在酒吧野迪,一醒过来,躺在了荒郊野岭。偏偏在家里打游戏,一醒过来,站在了欧洲大街。偏偏在跟男神烛光晚餐,一醒过来,站在了男肥皂洗手间。这日子没办法过了!再后来的林烟——“大佬们求上身,帮我写个作业!”“大佬们求上身,帮我考个试!”“大佬们求上身,帮我追个男神!”“大佬们,据说生孩子挺疼的,等将来我生孩子的时候,倒不如你……”裴聿城:“……”

书评(345)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