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狂妄,你是我灰暗生活里唯一的光。这正也不是你,不对,这正是你。我们的再次相遇,这正好。何霁抬起头向四周望了望,尽管再怎么勇,同学面前再怎么凶,也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遇到这种场面,心里也是毛毛的。。

“你家在哪?怎么自己躲在这?”小何霁看她状态好些了,蹲身问她。

时未遇深表赞同。

扫了一眼自己整天嬉皮笑脸的后桌,奇怪了,今天没逃课。

“啊!”何霁被坐在昏暗灯光下的女孩吓了一跳,披散着头发,皮肤在这夜里显得更白了,低着头哭着。

小何霁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默默擦去她的眼泪,直到她再次开口:“回家……”

“哥哥!”小女孩突然抬起头,声音嘶哑地叫住何霁。

小女孩眼里又蓄了泪,小何霁一看这架势,赶忙说:“好了好了!我……”不问了仨字还没说口,就听到小女孩弱弱的声音。

何霁一来,班里的女生就犯花痴,时未遇不想注意都难。

关承吸了口烟,看了看何霁:“要不要过去看看?”

“走吧。”何霁三人又去了对面。

小何霁刚要说送她回家,就听到小女孩的声音又染上哭腔:“爸爸……爸爸……呜呜呜……不在了……”说罢,又窝在何霁小小的怀里哭了起来。

何霁深呼吸一口,看了看黑暗的四周,决定当作看不见,目视前方,僵直地迈开腿。

“夜盲……”小女孩声音细如蚊,以至于后来再相见时何霁怎么也无法把那个大大咧咧的女孩与这个小女孩联系起来。

不一会,小何霁就出现在了路灯不远处,看到路灯底下坐着的那个小小的身影,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下,插着兜快步向她走去。

那三个女生也是一声冷笑:“倒是直接,成全你。”

等走到那小女孩面前,他简直都想闭上眼睛了。

“哇!”“这个插班生也太帅了吧!”青春期的女孩子都发出了惊呼,何霁长得很高,又白净帅气,鼻梁高高,让时未遇也不禁想,怎么长得这么好?

“喂!小孩!你自己在这儿哭什么?”何霁瞬间被责任感和成就感装满,早就忘了自己也就是个不过七岁的小孩,两手插兜,低头看着,这酷酷的模样让他忘了刚才的恐惧。

“妈妈说,夜盲,看不见。”

时未遇看这架势,简直要笑出声了,也不嫌丢人,起身就要走。同桌伊辰一把拉住时未遇,看了看门外的人,眼里满是担忧。

书评(394)

我要评论
  • :“我&们是不

    时未遇拿出书刚要打开,书就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按住了,何霁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们是不是见过?”

  • 女孩的&里显得

    “呜呜呜……呜呜……”小女孩的呜咽声传来,在昏暗的公园里显得有些瘆人。

  • 看不见&,目视

    何霁深呼吸一口,看了看黑暗的四周,决定当作看不见,目视前方,僵直地迈开腿。

  • “呼!&家了。

    “呼!”何霁左右看着路上的路灯,这才吐出一口气。自己偷偷出来玩还没有带钱,只能步行回家了。

  • 愿意回&爸爸把

    但他自然是不愿意回家的,好不容易跑出来,现在回家非得被爸爸把屁股打烂不行,不行!不能回去!

  • 气,鼻&未遇也

    “哇!”“这个插班生也太帅了吧!”青春期的女孩子都发出了惊呼,何霁长得很高,又白净帅气,鼻梁高高,让时未遇也不禁想,怎么长得这么好?

  • ?”何&了刚才

    “喂!小孩!你自己在这儿哭什么?”何霁瞬间被责任感和成就感装满,早就忘了自己也就是个不过七岁的小孩,两手插兜,低头看着,这酷酷的模样让他忘了刚才的恐惧。

  • 不怕!&不怕!

    小何霁摇了摇毛茸茸的小脑袋,我不怕!不怕!走过去就好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