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能点亮屋里的灯吗?十七岁的余姚指出是的,星星是能点亮她小屋里的灯,楚燃是那颗星星。 再后来余姚明白了了,他是星星,是别人的星星,是万千人的星星,惟独也不是她一个人的星星。 再再后来,她明白了了,星星是照不亮她小屋里的灯的,便她切记了,可星星在一个天际天光时,回到她小屋窗前,说她。 “我的心向着灯火阑珊的风,张了帆,要到不论何处的阴凉处之岛去”灯火阑珊的风吹拂余姚的心弦,但她一点也不迟疑的关上门了窗。 最后,那颗叫楚燃的星星,始终照着她的小屋,太阳无数次东升西落,他终于等到等来了她小屋灯亮起的那一刻他们所有的尖叫都是为了他,不惧旅途的遥远,来到云城,只为听他唱歌,听他对他们说。。

余姚看着小楚燃的眉头塌下去“知道了,小姚儿姐姐”

楚燃将电话放在桌子上,拿起尤克里里盘腿坐在床上,清了两声嗓子。

“你怎么会不清楚,你不是云城附小的啊!”

余朝和姚萌萌从外面进来,看到自己的女儿看着楚柯的儿子,笑的傻乎乎的。

秉持着笨鸟先飞的理想,余姚在升级的过程中,数学越来越好,其他科目也没落下。

姚萌萌将她放在床上,无奈的叉着腰,已经到了小余姚快要睡觉的点儿,可她今天格外亢奋,一直在笑,最后大声朝着书房方向喊道。

“余先生放心,余太太情况很好,等会儿就转入病房了”

出生再说,已经是六个月以后,94年的新年伊始,余姚小朋友已经半岁了,到了能自己坐起来的时候。她坐在病房的床上,眨巴着一双圆圆的眼睛,一头的自来卷,头顶还扎着一个小啾啾,十分可爱。

灯光在他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小男孩唱着歌,虽然稚嫩,但依稀可见,长大后他俊朗好看的样子,他眼中带着自信的光芒,远比打在他身上的光还要亮。

楚柯看着这一幕,揉了揉楚燃的脑袋骂他“小吃货”

余朝朝自己的女儿竖起大拇指,余姚快下台的时候朝余朝的方向眨了眨眼睛。

赵老师摸了摸她额前的卷毛儿“不可以哦!”

少年此刻,燃尽所有。

随着时间如水流过,转眼小余姚已经三岁,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楚燃已经两岁半了。

“余朝,你打算什么时候辞职!”

自来卷的头发扎成编成两条鱼骨辫,额角的卷发配上她圆圆的脸蛋儿,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皮肤白白净净,唇红齿白,特别可爱。简直甜到她心里去了。

姚萌萌说完就起身,却被余朝拉下来“老婆,春宵苦短啊”

红色的幕布缓缓拉开,余姚和小男生一起走上台,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主持人,一男一女。

“宝宝叫什么名字”

楚燃有些不耐烦,明明就大六个月,让他一口一个姐姐,他才不愿意,哪有男孩子管比自己大六个月的女孩儿叫姐姐。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护士抱&生命出

    忽然,嘎吱一声,产房门口打开,护士抱着一个新的小生命出来,看了一圈等在产房门口的人。

  • 姚萌萌&说完就

    姚萌萌说完就起身,却被余朝拉下来“老婆,春宵苦短啊”

  • 彼时的&。

    楚燃刚开始怎么也不叫,直到余姚把手里的饼干给他时,他咧开嘴,彼时的楚燃已经开始长牙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