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悦踹跌入了很陌生时空梳着妇人头,看不见丈夫面独居生活别院,冷锅冷灶漠然开什么玩笑那就我是这家中的大妇自然而然我说了算非常好吃好喝好住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再跟我斗再跟我斗外科圣手吓哭你们-------------------------------------沐水游做的封面!!!手绘作品的原创的!!!VIP书友群:251668182,需正版订阅验证粉丝值。“齐大夫,你怎么不在城里住一晚,等明天一早再上山?”司机是个小年轻,黑瘦,山里出身的孩子倒也挺健谈。。

“到了。”司机咧嘴笑。

人群里头发花白的老人们眯着昏黄的眼看着眼前的娶亲队伍。

司机不由瞪大眼,看着镜头特写放在一个托盘里,那里放着一个器具。

“不,不,没事。”她说道,打起精神。

一眨眼间,满眼的喜庆就换成了素白。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涌了过去,摄像灯光都忙跟过去。

有急促的脚步声奔来。

“…你父亲出了事,前途完了,你还听他的,说什么真正锻炼技术在基层!这什么鬼话!你难道也不要前途了?别以为下乡支援几年就能有政治前途,咱们这行当靠技术吃饭,这个虚名可没用…

新娘子一身亮红的跑在院子里,格外的扎眼。

车猛地停了,齐悦不提防差点撞一下。

她的话音一落,就听有个专家发出一声喊,她忙转过身,看到一个专家从白骨交叉双臂的骨架下捏起一物。

大夏宝元三年初夏,永庆府,锣鼓喧天,爆竹声声。

齐悦抿嘴一笑,知道这孩子刚才心算了。

女人穿着白羽绒服,头发烫的大卷,一把扎在脑后,化了淡淡的妆,此外也没带个发夹啊耳环什么的,但在小年轻司机眼里,就是城里穿戴最洋气的戏团的那些女人也没这个女人..嗯有味道。

齐悦一脸黑线,视线也不自觉的投到小屏幕上,屏幕里一脸兴奋的女主持正挤在打了鸡血一般的几个专家的身边,他们身处的环境是一个墓道,背景便是墓道尽头一个青石大门。

“我草..”司机骂道,“连考古节目都整成走近科学了…..真是没法看了..”

其实,他说了那么多,最终要说不过是最后一句话而已。

“那么专家你看着到底是什么?”

拜过堂新人被送进了婚房,坐床之后新房里便只剩了新娘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婚床上。

“我们怎么会看错,你不懂不要瞎说!”质疑自己的权威,老专家们顿时火冒三丈,就算是个美女主持也毫不客气的吹胡子瞪眼。

楔子

2021-09-07

书评(211)

我要评论
  • 经过清&恢复了

    经过清洁,这个器具恢复了本来模样,随着专家的转动,在摄像灯光下闪闪发亮。

  • 费了半&结果什

    费了半天劲,结果什么都没有,女主持人也很是冒火,这不是耍观众嘛,自己的饭碗非砸了不可。

  • 怎么会&受过这

    “那王侯豪族怎么会没有陪葬!”女主持人还没受过这待遇,也不客气的哼声说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