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吟作梦都想回那一年,父亲但是南源刺史,姐姐还没成了妖妃,而她,正忙着招猫逗狗,争闲战气……“义军杀入城来,宫人四散逃命,幽帝独自坐于龙椅,正暗自神伤,忽然有一美人盛妆而来,不由惊呆,徐贵妃竟然没走!”。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一切看起来像是真的?她甚至闻到了父亲身上那种卧床太久的淡淡腐味,不管下仆照顾得多细心,这味道总是洗不掉。

“那个公子。”

“三小姐!”老余激动地喊,“中了,中了!”

女子跃下城墙:“走。”

徐吟看着眼前的姐姐,娇艳的面容,清亮的眼神,是十六岁青春明媚的模样,而不是后来那个雍容华贵,却满眼苍凉的徐贵妃。

徐吟跟着她,跌在脚踏上,膝盖疼了一下。

半夜时分,里里外外却站了很多人。

“就算今日不死,我也不过多活一年半载,能在死前让你失去梦寐以求的远大前程,我可太开心了!”

这是谁?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这话拆台的意味太浓,此人瞪过去:“在下说的好好的,贵家公子忽然出声,莫非觉得哪里说错了?”大有说不上来就道歉的意思。

“……二人共赴荧台,在这座为贵妃所建的高台上,如往日一般饮酒作乐,身影逐渐被大火吞没……”

她想睁开眼,可已经没有力气了,就这样慢慢坠入黑暗。

什么设计陷害正妃,毒杀王府子嗣,馋言挑拨属臣,眼见事败,转头出卖东江王等等。李氏灭族之日,徐氏进宫为妃,还为其妹讨得郡主封号,姐妹俩踏着累累尸骨,风光无限,简直人神共愤。

徐吟呆呆地抬起头,看着床上的人。

女子受制于人,却无惧色,只冷冷道:“方翼,你的死期到了。”

“你都没死,我怎么能死?”她微微笑着,“我得送你去黄泉给姐姐谢罪啊!”

床前站的中年男人叫季经,是父亲出仕第一天起,就跟在身边的心腹。

如今天下十几路反王,死的死,败的败,大部分销声匿迹,昭国公俨然下一代共主。方翼正是春风得意之时,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边陲之地。

正值五月,天气本就炎热,偏偏今日光打雷不下雨,越发闷得不行。

方翼,寒门出身,少有才名。初为南源司马,刺史徐焕过世后,代履其职。其后幽帝登基,天下纷乱四起,先靠东江王,再投昭国公。

楔子

2022-01-13

第1章 旧梦

2022-01-13

第2章 蛊虫

2022-01-13

第3章 没死

2022-01-13

第4章 活了

2022-01-13

第5章 谁怕

2022-01-13

第6章 能治

2022-01-13

第7章 探病

2022-01-13

第8章 虫尸

2022-01-13

第9章 找人

2022-01-13

第10章 监视

2022-01-13

第11章 赏画

2022-01-13

第16章 追逃

2022-01-13

第17章 射杀

2022-01-13

第21章 挑唆

2022-01-13

第22章 心结

2022-01-13

第28章 跑路

2022-01-13

第29章 中计

2022-01-13

第37章 偷窥

2022-01-13

第37章 偷窥

2022-01-13

第39章 醒了

2022-01-13

第39章 醒了

2022-01-13

第45章 下棋

2022-01-13

第45章 下棋

2022-01-13

第47章 树上

2022-01-13

第47章 树上

2022-01-13

第52章 进府

2022-01-13

第52章 进府

2022-01-13

第55章 听话

2022-01-13

第55章 听话

2022-01-13

第58章 翁主

2022-01-13

第58章 翁主

2022-01-13

第59章 选妃

2022-01-13

第59章 选妃

2022-01-13

第60章 质问

2022-01-13

第60章 质问

2022-01-13

第61章 凉王

2022-01-13

第61章 凉王

2022-01-13

第63章 赴宴

2022-01-13

第63章 赴宴

2022-01-13

第65章 囚车

2022-01-13

第65章 囚车

2022-01-13

书评(93)

我要评论
  • 的女子&张隐在

    那边坐着个身段婀娜的女子,半张脸覆着面具,另外半张隐在阴影里,看不清模样。

  • ,那桌&看到嘴

    大家将目光投到角落,那桌主位上的男子斗笠压得很低,遮去大半张脸,只看到嘴角上扬,似乎就是他笑的。

  • 士含笑&笑了。

    众目睽睽之下,男子连头都没抬,自顾自饮酒。他身旁一名文士含笑回道:“没什么,我家公子想笑就笑了。”

  • 那人有&。”

    女子摇头,声音低柔:“没有,只是觉得那人有点眼熟。”

  • 子掉下&来,女

    这时,尸体突然暴起,恰巧一根着火的柱子掉下来,女子无处可退,被他抓住脖子。

  • ,此人&。

    这话拆台的意味太浓,此人瞪过去:“在下说的好好的,贵家公子忽然出声,莫非觉得哪里说错了?”大有说不上来就道歉的意思。

  • 想到这&氏家徽

    此人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还有人认出魏氏家徽,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