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侯爷,当年是你休了我,现在的就要娶回家去?好马不吃回头草明白吗?羞耻俩字儿会写吗?这么长时间,做好马都腻烦了,因为这一次我准备好做一回劣马。MD好想唱爱情买卖交易给他听肿么办?*********************鉴于作者菌坑品虽好,却向来乱编乱造,因为本着善良真诚负责的态度,友情再次提醒考据党慎入。微弱的**淹没在窗外哗哗的雨声中,萧碧伸出手扶着脑袋,努力回忆着昨夜同学会后发生的事。。

两个丫头终于回过神爬了起来,不敢置信看着那忙碌成一团的主子,却见夏清语头也不抬道:“快点,把能拿走的都收拾收拾,对了,库房那边有没有我的嫁妆?若有的话去要回来,一分也别留下。”

两个丫头对望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疑惑,还不等说话,就见夏清语走过来,把酥饼往她们手里塞了几块,微微笑道:“傻瓜,愣着干什么?快抓紧时间吃两块垫垫肚子,剩下的都包起来,咱们要被赶出去了知不知道?估摸着娘家那边也回不去了,这流浪飘零跋山涉水的,没有体力怎么行?快点儿吃。”

以撞了头,暂时失忆为借口,萧碧套出了这身体原主人的身世:前太医院院正夏半声的独生女儿夏清语,母亲早逝,五年前嫁给当时还只是寿宁伯府嫡子的陆云逍。入府两年无所出,寿宁伯却变成了寿宁候,陆云逍的姐姐陆明珠从一个女官做到贵妃,三千宠爱在一身,生下的皇子也被立为太子,连皇后的地位都受到威胁,原本寂寂无名的一个勋贵,一夕间炙手可热。而身为世子的陆云逍,因为嫡妻无所出,所以子嗣问题也一下子就被全京城的官宦勋贵们关心起来。

萧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喊出来的,她看到那个男人在门口顿了一下身形,接着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白蔻白薇忍不住就是一笑,她们觉得这个主子太有意思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好像什么都打不倒压不弯似得,被休出家门啊,这若是别的女人,早都一头碰死了吧,被休的女人走到哪里都要被人瞧不起,还有什么活路?怎么她还能这样精神抖擞的呢?

心中蓦然升起一股豪情:妈的,古代怎么了?古代也是社会吧?是社会就有体系有法律有规矩吧?自己虽然是一个女人,但那又如何?一技在手吃穿不愁。众多穿越前辈们还不是孤零零来到这个陌生世界,但照样混的风生水起。她萧碧,哦不对,她夏清语比别人差什么?坚强乐观金手指,一样不少,她凭什么不能过好日子?那么简陋的县医院都被她带着人建成了市里唯一的二甲医院,还真就不信了,这小小的架空时代能吃了她?

她……她这是穿越了?泥马这种只能在小说中发生的新鲜事儿让她给遇上了?可这是哪个朝代啊老天我历史学得不好你好歹给提个醒啊。

“好了,离开坟墓,走向新生活,出发。”夏清语一挥手,如同领袖般率先走出房门,却发现身后没有任何动静,回头一看,就见白蔻白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谁也不肯挪动一步。

“弱女子怎么了?又不是没手没脚,怎么就不能讨生活?”夏清语很不认同这种消极的人生观,微微一笑:“更何况,我既是太医院院正的女儿,会医术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很显然上天没有听到萧碧的呼唤,纷至沓来的脚步声在她耳畔响起,就连外面的倾盆雨声也没有将这脚步声淹没,可见来的人不少。糟糕,不会是来推她进太平间的吧?以昨夜她勇救同学的英姿来说,萧碧自己都觉得若是能活下来,应该有资格申请世界第九大奇迹,四个车轮子从身上碾过去啊。

尖刻的声音响起,伴着让人心惊胆战的冷笑,接着是“咕咚”“咕咚”两声,然后有惊惶的变了调的声音在哀求。

“好痛。”

再然后,她好像是把身边的同学使劲儿一推,再再然后,唔……没有然后了。

“不是的奶奶,不是这样的,您不是飞扬跋扈,只是您的心里也苦……”两个丫头争先恐后的叫着,萧碧摆摆手,心想不用安慰我,你们那主子之前行事何止是飞扬跋扈,蛮不讲理愚蠢之极心狠手辣这些缺点她都占全了,才会给人家可趁之机,被陷害到这个地步。唉!说起来,也是个为情所苦的可怜女人,嫉妒也好跋扈也好,还不都是为了没良心的渣男丈夫?

偏偏祸不单行,就在几个月前,因为太上皇病重,院正大人开的方子里用错了一味药,结果被砍了脑袋,原本娘家就势弱,这一下更是失去了所有庇护。夏清语伤心惶恐之下,脾气更坏,结果就在今天早上,好不容易终于有了身孕的甄姨娘和她走了个对面,没几句话两人就口角起来,接着甄姨娘往她身上一撞,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两个丫头都愣住了,没想到主子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她们还以为主子会再次碰墙自杀呢,都做好了跟随下黄泉的准备,毕竟主子若是没了,两个丫头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活着了。老爷太太都死了,那个夏家她们回不去了,两个孤身女子在外面飘零,谁知道能遇上什么事儿?还真不如清清白白的一死了之。

“早就说过,这样蛇蝎心肠的,哪里就容易死了?一个个大惊小怪如丧考妣的做什么?敢情也想陪葬不成?”

所以,我是死了吗?萧碧心里在滴血:呜呜呜,不要啊,医院发展正是最紧张的阶段;爷爷的八十大寿我答应过回家的;还有罗小倩,自己承诺过要去省医院陪她做骨髓移植……她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没有完成,她不想英年早逝,她还没嫁人呢,老天不可以对她这样残忍。

**************************

但是,好像的确没有死不是吗?想到这里,萧碧心中猛然升起一丝希望,举起一只手微弱地叫了一声:“我还没死,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第四章我来

2022-01-13

第五章离府

2022-01-13

书评(115)

我要评论
  • 过也就&个要强

    如此境况下,夏清语的日子有多难过也就可想而知,偏偏她是个要强拔尖的性子,心中又深爱陆云逍,所以和陆云逍几房妾侍之间就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过。

  • 却也充&的绝对

    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几乎每一天,她都忙的脚不沾地,甚至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生活忙碌,却也充实。就算萧碧很谦虚,她也自信将来可以成为医疗业中的绝对精英。

  • &阴森又

    床帐低垂,面前站着的,是穿戴着古代服饰的女人们,一张张冷笑着的面孔在微弱烛光下,显得阴森又恐怖。

  • ,然后&调的声

    尖刻的声音响起,伴着让人心惊胆战的冷笑,接着是“咕咚”“咕咚”两声,然后有惊惶的变了调的声音在哀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