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重理智内心带有弹幕机的游戏玩家X病娇疯批游戏BUG】“恭喜恭喜玩家向宁宁,获乙女游戏模拟器体验感受资格。”满怀我以为只要你同游戏中的男主谈一谈谈恋爱的向宁宁,在步入游戏的二十分钟内又将迎来死亡……结局。向宁宁:?你礼貌地吗?第一个游戏:一只大掌搂住向宁宁柔软细腻的腰肢。耳畔是华尔兹舞曲,“宁宁,你没办法由我来杀。”似是情人间亲密无间的低语,他弯下腰,让二人之间也没多馀的距离。 “卫先生,你?”怀里的人不能动弹严禁,声音里似是有些惊慌失措。 “我叫卫季。”一把匕首倏地插在胸口,“下一次,叫我名字。”第二个游戏:男人靠在床上,不败柔弱。“这么弱的男眼皮上渐渐有了光亮,她睁开眼,这才发觉自己早已回到了游戏准备空间内。手撑着地,她靠在金属墙壁上大口喘气。。

“白月光程安,再加上我这个不讨男主喜爱的未婚妻......”她盘腿坐在床上,在脑中拼凑起这个故事的世界观,“这不就是追妻火葬场吗?”

“我只希望能与卫先生多见几面,其他的,也不该奢望。”为了增加可信度,向宁宁疯狂洗脑自己,“我是琼瑶剧女主”。

“张姨,早呀!”她刚推开厨房的门,就看到身着白裙的人朝她笑得一脸灿烂。“向小姐怎么......”没想到会这么早在厨房见到向宁宁,张姨张张嘴,欲言又止。

“向小姐?很好。”原本懒懒散散地靠在沙发上的人忽然一顿,嘴角勾起饶有兴致的弧度,他偏过头,深邃的眼瞳里弥漫着异样的情绪,“很高兴见到你。”

但事实证明,这个担心纯属多余。自从那日告别后,她再也没见过这个人。若不是还住在这栋别墅里,向宁宁都要怀疑那日见面是不是只存在于她的臆想。

“唔。”见桌前的人勉强吞下刀尖上的牛肉,卫季才含笑松开了钳制。

但不知为何,听到“程安”这个名字时,卫季无动于衷,甚至还颇为疑惑地挑眉,似是不清楚为何她会说起这个人。

屋内很安静,偶尔传来电脑运行的声音和向宁宁的呼吸声。“不知我是否有幸,能够邀请到向小姐共进晚餐?”还未等椅子上的人反抗,卫季已经退后一步,面上再度挂起得体的笑。

她还没坐稳,就被一双有力手臂从背后环在座椅上,“走得怎么这般快?”仗着身材优势,卫季将椅子上的人困在自己怀里。“卫先生这是做什么?”向宁宁动弹不得,见困着她的人手中还握着方才那把匕首,语气里便忍不住沾上些惊慌。

“卫先生也这样觉得吗?”违和感越来越强,向宁宁心一横,干脆开始雷点蹦迪,“或者说,难道卫先生不喜欢程安小姐吗?”

异样感越来越明显,向宁宁犹豫片刻,还是试探着开口,“前几日在新闻里见到了程安小姐的照片,不愧是程家大小姐,长得好看极了。”她一边说,一边打量起桌前人的神情。

呼吸一滞,向宁宁下意识后退一步,“不知卫总找我,有什么事?”敏锐的第六感叫嚣着,让她远离眼前的男人,但不完成任务无法脱离这个世界,向宁宁还是硬着头皮迎上他的目光。

乐极生悲这个包含前辈经验,的词从来不是空穴来风。向宁宁对着屏幕里男人的照片乐不可支,丝毫没注意到身后一个人影正在悄悄逼近。

“卫先生果然很出色。”明明是很亲昵的动作,但她丝毫没有感受到半点温暖,冰冷的触觉从后背爬遍全身。向宁宁紧绷身体,面上勉强挂着温顺的笑意,但握紧的拳头却暴露了她的警惕。

对于卫季,向宁宁还是一无所知。但张姨口中的信息也足够她勉强拼凑出一个故事背景了。

“游戏开始了?背景呢?人物介绍呢?这玩意儿是坑人的吧?”向宁宁克制住想骂人的冲动,她深吸一口气,下床推开门。

待到卫季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门口,向宁宁这才长舒了口气。方才炸开的毛孔和莫名集合的鸡皮疙瘩也慢慢消失,“攻略这样的人,真的没问题吗?”

攻略对象迟迟不肯出现。向宁宁也乐得自在,全然没有主动出击的想法。她整日泡在厨房,拉着厨娘聊些有的没的。

烛台上的烛光轻轻颤动了两下,倒映在墙上的影子忽而拉长,半晌才恢复原样。“程安的美远不及你,毕竟,现在的我只对你感兴趣。”卫季随手拿起桌上的红酒杯,杯中深红的液体激荡着。

书评(413)

我要评论
  • 时界面&时,悬

    “我死了?在乙女游戏里死了?”向宁宁分明记得刚进入游戏时界面时,悬在眼前的硕大的标题,“给你超真实的恋爱体验。”

  • 不肯出&击的想

    攻略对象迟迟不肯出现。向宁宁也乐得自在,全然没有主动出击的想法。她整日泡在厨房,拉着厨娘聊些有的没的。

  • 鸟鸣,&的床幔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畔传来清脆的鸟鸣,“嗯?”入目便是过分华丽的床幔,床上的人按着额角,半晌才反应过来。

  • 在小板&。

    “唉,也不知道卫先生最近在做什么?”见张姨不再那般防备,她坐在小板凳上撑着下巴,大有一副深闺冤偶的架势。

  • 更加确&带半点

    渐渐消散的疼痛和“咚咚”狂跳的心脏让向宁宁更加确定,刚才的一幕绝不非幻象。“攻略失败,请玩家重新选择攻略对象。”冰冷的电子音响起,不带半点感情。

  • 太空了&,最喜

    “别墅太空了,我一个人有些无聊。”坐在小板凳上的女孩扁着嘴,让张姨想到了自己家中的女儿。平日无事,最喜欢在厨房里缠着她聊天。

  • 第六感&任务无

    呼吸一滞,向宁宁下意识后退一步,“不知卫总找我,有什么事?”敏锐的第六感叫嚣着,让她远离眼前的男人,但不完成任务无法脱离这个世界,向宁宁还是硬着头皮迎上他的目光。

  • 沙发上&情绪,

    “向小姐?很好。”原本懒懒散散地靠在沙发上的人忽然一顿,嘴角勾起饶有兴致的弧度,他偏过头,深邃的眼瞳里弥漫着异样的情绪,“很高兴见到你。”

  • &个身份

    果然,听到这句分外卑微的话,张姨忍不住动容道,“过几日的宴会,您就是卫先生的女伴。这个身份,即便是程安也抢不走。”

  • 越想越&讽刺,

    “虚假宣传是要坐牢的。”越想越讽刺,她扶墙起身,指尖还在微微颤抖,“系统,我要反馈漏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