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东方玄幻背景简介:顾玉书是长安城里‘赫赫有名’的公子 修为境界也是最低的 自小和他一同慢慢长大的沈无和却与他这正相反地 他们本我以为就这样始终天下太平 却没想起某个天山海经里某个只凶兽正再次突破解开封印….一日,顾公子去沈家做客,却不小心把沈家青铜镜打碎了,回去后他把这事告知了顾夫人,顾夫人一把捏起他的耳朵,他疼的直呜呜叫:“唔...娘,虽是长卿的错,但也并非故意的啊,哪知道那东西居然在手边..”听了顾长卿的辩解后,顾夫人叹了口气后放下他:“去沈家赔不是了吗?”顾夫人没有罚他,有一半原因是不忍心,还有一半原因就是知道他并不是那种纨绔子弟,从小顾长卿的礼数就不少于其他家,自然也就会信任他说的每一句话。。

沈夫人:“顾公子?”她走了过来。

沈夫人微微一笑:“无妨,也已有几日未与他玩乐了,烨之怕是..”接着看向沈无和,“早已想念顾公子了吧?”沈无和急忙道:“不...”沈夫人笑着没有说话。

沈夫人笑了笑:“好,那便收下了。”说着就接过了那香薰。

白天,顾长卿去街上遛遛,街上的老百姓看见他几乎都是用躲的方式,毕竟是天底下最‘危险’的人了,只好躲着走了,今天不去找沈无和,顾长卿也会想办法让自己比平常都高兴的,顾长卿有的时候真的想上天做神仙,觉得神仙很自在,想干嘛干嘛,因此对于现在的他其实也已经自封为神仙了。

顾长卿回到家后果真没有被顾夫人说,只是让他早些回自己房间睡觉。

顾长卿:“你们不会是不知晓?三年前我还是个十有六岁的娃娃,那天是用什么记住我的?你们怕不是忘掉了?”

沈夫人出来了,虽四十出头,但年轻时很貌美,据说当年是长安第一美人,只可惜嫁给了个只爱酒肉的男人,但话又说回来,这人的剑术却不同凡响,沈无和从小练剑也是因为他的影响。

这个地牢,有个传说,这是古往今来第一个地牢,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而传说在地牢的深处有一巨龙,在老百姓们不知道之前,有一个狱卒进了里面,然后被巨龙吃了,从此衙门官员就禁止靠近那个地方,轻者罚款重者砍头。

他又在街上浪了段时间,正要回去时,就被突入而来的声音停下了脚步:“就在那里!把顾长卿压制住!”一个穿着便装,但是腰间有个腰牌的人一声令下,身边的几个人就跑过去把顾长卿压在了地上,周围的百姓都跑了,那人走过去:“顾长卿,你真让我好找啊。”顾长卿抬头看了眼他:“哦?哪里来的捕快?抓我作甚?”“你打碎沈家的东西不说,还敢对我如此无礼!”说完,他就从胸前掏出来长绳子,顾长卿看后,笑了笑:“怎么?要绳之以法?原来捕快这官职如此放纵?大伙快瞧瞧啊~这就是你们心中的捕爷的真实面貌啊~欺负无辜平民百姓了啊~”这一声,引过来了众多百姓,他们在窃窃私语着。

沈无禾:“边睡边等?”他微微撇过头。

顾长卿:“不然?”

顾长卿问道:“当真没有?亦或者,尚无佳丽与君倾心?”话音刚落下,沈无和就放下笔盯着他说道:“若顾公子无事可做的话,请归。”,让顾长卿心里有些失落感,自己想和沈无和更亲近,本想让他更了解自己然后打心底的把自己当做好朋友的,可他现在在忙,再打扰他就不礼貌了。

“何为怕?我怕虫子倒属实。”顾长卿又笑了笑,那人笑了笑,把顾长卿带走了,不过,带进去的不是衙门,似乎是一个又潮湿又寒冷的废弃地牢。

顾长卿:“别呀,那我等沈公子做好课业再畅所欲言好了。”他笑了笑

顾长卿一下子恢复了严肃,走到沈夫人面前双手递过东西:“沈夫人说过那东西不足挂齿,我思来想去能与之比的除顾家香薰别无他物。”

沈公子名烨之字无和,一身白衣,左半边前发遮住了眼睛,也许是从小左目视力模糊的原因,才让他只现出一只右眼,临风而立,眉目清俊,不苟言笑。

顾家大公子名为溟,字长卿,但依他的一身黑衣难看得出是出身豪族的公子,若非他那腰间坠挂着暗中晦烁交错的玉佩,倒更像长安城里一普通百姓;中分的前发后垂着惰懒的浪子低马尾,与人一种江湖侠气的感觉。

沈无和没说话,接着顾长卿略带些挑逗性地凑近他:“难不成还为别事?”沈无和撇过头,顾长卿冁然一笑,觉得沈无和的反应太好玩了。

“你...!”那人眼睛都瞪大了,指着他,示意那些捕快把顾长卿带走,刚要起身顾长卿就叫住了:“哎哎哎,我打碎的是沈家的东西,又不是你们衙门里的东西,怎么就把我带到衙门了?”顾长卿突然觉得无辜又委屈,当然,他是故意的,那人看着他笑着嘲讽:“怎么?这就怕了?你顾长卿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

书评(402)

我要评论
  • ”顾夫&顾长卿

    “顾氏今日来是给沈家赔礼道歉的,只是走得匆忙,未带赔礼,改日必到,阿溟。”顾夫人示意顾长卿说下去。

  • 又何必&颇深,

    “区区青铜镜罢了,并非值钱之物,顾家又何必登门道歉?况且我沈家与顾家交往颇深,顾家还如此谨慎是何意?”沈夫人笑了笑。

  • 只右眼&而立,

    沈公子名烨之字无和,一身白衣,左半边前发遮住了眼睛,也许是从小左目视力模糊的原因,才让他只现出一只右眼,临风而立,眉目清俊,不苟言笑。

  • ”接着&公子了

    沈夫人微微一笑:“无妨,也已有几日未与他玩乐了,烨之怕是..”接着看向沈无和,“早已想念顾公子了吧?”沈无和急忙道:“不...”沈夫人笑着没有说话。

  • 顾某因&请沈家

    顾长卿为沈夫人行了个礼,说:“顾某因疏忽碎了沈家的宝物,下回顾某定一丝不苟,还请沈家大度包容。”

  • &释道:

    顾夫人连忙摇头,解释道:“并非谨慎,我顾家何事何人都要礼节必到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