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容易走上人生巅峰的李南风,万没想起这一生会突然暂时中断在晏衡那黑心竖子的手上,醒过来后她准备好了之久三十页纸的人生攻略,矢志不移要为己为民除害……入夏以来这已是第三场暴雨,早上出门得急,也没顾得上看天象,此时斗大的雨滴敲打着马车上的油毡布,如同战马奔腾,情势紧急。。

作为大宁朝堂一等的权宦,头等的狠角色,他晏衡与她李南风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既然她能重生,那么也不见得没有办法还魂到前世,相国寺里的高僧成悦就颇有修为,她会看天象的本事就是他传授的,平日他还给人占卜,也许成悦会有办法让她回到前世!

李南风怒形于色,抓起他遗落在车窗上的披风丢出去!

还有她缩水了的身躯四肢……

梳夏听她语调正常,道:“被二老爷抓走了,这会儿正在行家法呢。”

再嗅了嗅塞回去的帕子,她开始察觉出不对劲。

梧桐微顿:“在山下。”

而此时此刻,乃是隔年春天,朝堂上了正轨之后,皇帝下旨,恩准有功之臣将战时隐居在各处的家眷尽接归京,当中奉命在沧州迎接的是几名大将,领头的正是晏衡那竖子的父亲晏崇瑛!

奉旨归京的官眷多达十八户,都将在沧州会合,进京之后翌日入朝封诰领旨,再各乘品制轿舆风光归入各府,这自然也是皇帝给各功臣府上的体面。

李南风把脸沉了:“晏衡,你敢非礼我!”

正说着,远处又有人来了,这声音也再熟悉不过,是母亲高敏身边的大丫鬟金瓶。

她有那么那么多的事情待办,这一切却被晏衡这厮全给弄毁了!

她屏息望着她们,再看向周围,转瞬,她脑海中就泄进了一缕光亮!

“王爷,眼下大雨,我们夫人不便启窗。夫人回京探望大长公主,乃是奉太后懿旨行事,还请见谅。”

李南风蓦地抬眼,这时车门被打开,雨声哗地泄进来,清凉雨雾湿漉漉地灌了一车。

帕子上是玉兰香,她记得自己已经好多年没有薰过这种香,不知道这帕子怎会在她袖子里。

天空远远近近地传来惊雷,伴随雷声雨声,马蹄声到了耳畔。

南风扶着脑袋坐起来,眼前昏暗一片,像是天黑未久。

南风正色:“那官眷又到了多少户?”

楔子

2022-01-12

书评(359)

我要评论
  • 姐儿种&他一个

    “她要没看上翎哥儿,还能收他的诗?”晏衡道,“翎哥儿有了婚约还对宜姐儿种情是不对,但他们本就青梅竹马,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你们家宜姐儿不知道他有婚约?不过是一拍即合罢了。

  • 不会袖&你有张

    晏衡道:“我不跟你争,不过翎哥儿就好比我自己的儿子,谁让他吃亏我都不会袖手旁观。总之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咱们就往下试试看!”

  • 来了几&王!”

    “夫人!”随宁驾马嗒嗒地到了车旁:“后面追来了几匹快马,看那架势好像是靖王!”

  • 如一个&的时候

    晏衡解开湿漉漉的披风,旁若无人搭在车窗上,而后抹了把头发,浑如一个老登徒子,轻漫地侧目望着她:“‘非礼’?三个月前在南庄你拖着我衣袍求我出让庄子的时候,可没这么认为。”

  • 金枝’&打开。

    “靖王年岁大了吧?眼神不好使了?我李南风再不济,也曾是京师响当当的‘第一金枝’,总不至于会看上个心狠手毒的鳏夫?改日把王爷脸皮裁裁,只怕是也能订起来当凳子了!”她木着脸将两边窗卷帘打开。

  • ,两家&婚,只

    李晏两家虽然同朝为官,但有世仇,两家各有祖训,严禁两家子弟通婚,只是基于一些特定原因,两家近代并没有完全停止往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