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睁开眼睛眼,她回了过去的一年。一切都还来及再次就。她要为自己和家人谋一世平安健康。岁月静好,漫漫春归!----------------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没有来引路的牛头马面,没有奈何桥,没有孟婆汤,只有令人麻木而茫然的黑暗。。

深宫十年,石竹一直沉默而忠心的陪伴在自己身边。在她决定赴死的那一天,石竹也是这样固执的说了句:“小姐一个人到了地下寂寞,奴婢陪着你一起去。”

慕正善淡淡的说道:“这是我吩咐的。念春头上不过是点小伤,看不看都不打紧。元春落水之后一直昏迷未醒,身边少不了人照顾。”

一个三十多岁的英俊男子走了进来。这个男子五官俊美气质儒雅风度翩翩,是百里无一的美男子。正是她的父亲慕正善。

“她还有什么可说的!”慕正善怒道:“池塘边有好几个人,个个都亲眼目睹是念春推元春落的水。她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慕念春直直的跪在那儿,不过片刻功夫,膝盖就隐隐作痛。

张氏以母鸡护崽的强悍态度挡在了床前:“老爷只听下人的一面之词,就给念春定了罪,也太武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总得听听念春怎么说。”

妇人激动至极,连话也说不利索了,颠三倒四的重复着这几句。

边说边焦急的连连冲女儿使眼色。

她是中了剧毒身亡,死前胃里如焚烧一般的灼痛。可现在,那种令人痛苦欲狂的灼痛没有了,反而是后脑勺诡异的痛了起来。

十二岁的少女眉眼尚未完全长开,苍白秀美的脸上满是泪痕,流露出娇怯不胜风雨的楚楚可怜。

一张哭花了妆容的狼狈脸孔出现在眼前,眼中闪动着狂喜:“念春,你终于醒了!娘快被你吓死了,还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

“念春,念春!”那个声音在耳边不断的呼喊着,先是带着哽咽的呢喃,后来几乎成了歇斯底里的哭喊。固执又倔强的喊着她的名字。

慕元春,有我在,你休想再算计伤害他们!

----------------

娘......

石竹嗯了一声,迅速的挪动了一下膝盖。

当年的她冲动任性,禁不住慕元春的冷嘲热讽,一气之下推了慕元春一把。她的力气并不大,也不知怎么的慕元春却掉进了池塘里。在掉落池塘的瞬间,慕元春也用力的推了她一把。她摔倒时头碰到了假山,昏迷了过去。

从现在起,她要守护自己的亲人,绝不让他们重蹈前世的覆辙。

夫妻争执本是寻常事,可其中牵扯到了已故原配的嫡女,就没那么简单了。若是被慕正善认定了自己这个继室心胸狭窄不容人,定会心生隔阂。

上架感言~

2022-01-12

书评(90)

我要评论
  • 来引路&人麻木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没有来引路的牛头马面,没有奈何桥,没有孟婆汤,只有令人麻木而茫然的黑暗。

  • 家的权&利落到

    再然后,弟弟偷溜出府被拐走,张氏悲恸之余大病了一场,管家的权利落到了慕元春的手上。她这个原本受宠的慕家四小姐,在嫡出长姐的光芒下变的黯然无光无足轻重。

  • 清这声&再听一

    她听不清这声音说的是什么,却莫名的觉得熟悉亲近,莫名的渴盼着再听一些。她努力的在迷雾一般的黑暗中奔跑,向着那个熟悉的声音跑去。

  • 专长。&就束手

    慕正善是二甲进士,如今在翰林院任职,颇有几分读书人的清高矜持,和撒泼的妇人胡闹根本不是他的专长。张氏这么一闹腾,他就束手无策了。

  • &慕念春

    慕念春在这一连串的话语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应了一句:“娘,我不是无意,是成心推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