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两个头戴鹅黄色头盔的少女在一片黑白红的头盔中格外扎眼,头盔上的贴纸在路灯暖融融的的照耀下反射着白光,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青春明媚。。

俩人重复着昨天的下班轨迹,回家,拿快递,偶尔拿完快递出来会买零食,然后回到她们的窝窝。

当初三个人一起看房子合租,金镛赵柒本意实在公司附近租一个,这样上下班也方便,中间遇到了刘航,刘航是来县城实习的,来自大城市的他接受不了城区内被别人住过的房子,于是提议租远一点,这点和金镛一拍即合,赵柒少数服从多数的接受了这个意见,结果没想到远的有点离谱,看房子的时候刘航一直提议就这吧,姐妹花两人看了半个月,没想到距离,觉得早点定下早点结束也好,于是迷迷糊糊就定了这事。

金镛迷迷糊糊的抓起手机和小坛子说了声早安,就开始了墨迹的一天。

第二天就换了路线,导致赵柒跟着金镛很久很久,没记住一条......

听到赵柒应声,金镛就很自觉地转动门把,欸,扭不开,我再扭,欸,还是不行。

虽然说是日记本,不如说是养猪笔记,上面记载了金镛从去年到今年的一日三餐,有的甚至精确到了多少口,然后是当天的体重,每张日记都写着一个问题,每张都不同。

金镛觉得,女人很可怜,为了下一代,拼了半条命生了孩子,帮老公照顾长辈收拾家庭琐事,在外还要挣钱,为了家庭生计奔波,然后在一些不经意的时刻被夺取了生命,她们为了明天的家庭和未来的生活筹划努力的时候,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人的手里。

赵柒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里,父母和睦,兄友弟恭,生活也一直顺顺遂遂。

如今入住不到半个月,刘航那边突然被调走,当初签租房合同姐妹花上班没时间,让刘航作为代表去的,如今刘航搬走,金镛怎么都觉得刘航不靠谱。

嘴里还吸溜着酸辣粉,金镛象征性的抱怨一句,“被我dai到了吧,吃独食。”

白天依旧是日复一日的枯燥,近日来的加班让金镛觉得很烦躁。

金庸的日记本,那可是个大宝藏啊,里边有:过年的糖纸皮,崭新的老纸币,老版不流通的硬币,陆游的车票,每次看电影的电影票,今年的疫苗接种证明,掉地上的小发发等等等等,薄薄的日记本被塞得好像吃胖的小胖子一样,肚子拱起了优美的s形弧线,如今又多了一个——投怀送抱的小秋天。

金镛不急不忙的找衣服,洗澡,吹头,洗漱,护肤......

屋里赵柒趿趿的拖着拖鞋在屋里打开反锁的钥匙,“怎么啦?”

金镛把昨天对自己投怀送抱的小“秋天”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捏着,拿上楼,把它夹在了日记本里。

十几岁的少女总是有很大的活力,她们对这个世界充满着诗意与憧憬。

“刘航那边让他给我们补一个合租的合同吧,毕竟他要被调走了,他不住在这里我们也没有签合同,感觉心里不太放心,”两个人突然聊到了另外一个室友。

呸,谁要和你这个点幽会啊,神经病啊!

“啊,一公一母如果不是一对的话也会的,而且仓鼠生崽崽特别快...........”

书评(457)

我要评论
  • 秋天!&”

    等二人到达快递驿站时,金镛把那片叶子向好友得瑟:“看!秋天!”

  • 租不出&度怎么

    “补一个吧,他不在这边住,回头房间转租不出去的话我们下一个季度怎么搞,就那点工资也支撑不了我们分摊啊。”赵柒表示同意,毕竟这套房子可是签约了一年呢,如今一个月都没有,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 吧,毕&这里我

    “刘航那边让他给我们补一个合租的合同吧,毕竟他要被调走了,他不住在这里我们也没有签合同,感觉心里不太放心,”两个人突然聊到了另外一个室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