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报仇雪恨,她想办法逼近他,立誓要给他很沉重打击,便虐他、盘他、整蛊他、维修他、拾掇他……一顿操作猛如虎后,她得胜者,如愿以偿报仇雪恨。她昂着头离开了,但是后转身那一刹,泪雾蒙眼,心疼难忍,胸口处竟空桑麻的。他稳稳地地站在原处,胸有成竹地说:她会回去的,所以她的一颗心留在了。天地间黑漆漆一片,远处有昏黄的灯光晃动,左明崇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扯唇笑了。他就快到达约定的地点,见到他心爱的姑娘了。。

今天又是这样的雨夜,那丫头发现不了的,哈哈哈,只能说老天都帮忙,几天都没雨,你看,今天就下了。

又等了一会儿,姑娘抬起手上的夜光表,借着码头灯柱昏暗的光线看了看,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明崇怎么还不来啊?

左家别墅,奢华的客厅内,左家的当家人,左明崇的父亲,左峰全坐在沙发上正悠闲地品茶,左明崇的母亲左夫人似乎有点不安,走来走去,很是焦急。

说起这个话题,中年美妇的眼泪终于止住了,眼里透出欣赏的光。

中年美妇轻咳了一声,重新把视线落在了少女乌黑的头顶上。

左夫人斜睨了他一眼,忧心忡忡地说:“阿全,那事不会有不妥吧,要是被明崇发现了,他会恨死我们的。”

中年美妇看着相片在心里说完便肃容对少女开了口:“心心,你爹地有他的苦衷,有好多事情你不知道,姑妈却是知道的,我想告诉你实情,可你爹不让。现在他不在了,也管不了姑妈了,所以姑妈会把知道的都说给你听。

左明崇没动,突然扔掉了自己的伞,任凭雨水冲刷他和欣然。

此刻在与三号码头相隔较远的一号码头上,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在码头工人房的屋檐下,屋檐很窄,雨飘进来,打湿了姑娘的头发和衣服衣襟,她浑然不在意。

被唤作萍姐的司机立刻说了声好,钻进驾驶室,流畅地点火发车,打着方向盘上了主道,往城里开去。

美然是她的妹妹,但不是亲妹妹,是继母带来的,比她小一岁多,温顺善良,她和美然相处的跟亲姐妹一样。

被丈夫的话安抚,左夫人坐到了沙发上,点了点头,也跟着笑道:“也是,汤美然这个内应事无巨细都要跟我汇报,不过,这小蹄子打的什么主意,我可是清楚得很,等这事成了,我们赶紧让明崇回国去,省得她妄想做我们的儿媳妇。”

汤欣然踮着脚探了探他的额头,触手滚烫,立刻担忧地嚷了起来:“明崇,我们今天就不走了,你病得这么重。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走。”

而此刻她所处的房子后面不远处,几条黑影如鬼魅般出现,他们悄无声息地停了下来。

她生得极好,眉目如画,肌肤赛雪,唇红齿白,仿若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

再说,汤家不还有你的内应吗?里应外合的,这事不可能不成。哈哈哈,哈哈哈……”左峰全说得胸有成竹,笑得有些大声。

中年美妇再次把笔记本递给了少女。

少女这时却缓缓抬起头,看向了中年美妇。

“铭盛,你舅舅他,已经入土为安了。”中年美妇说完,泪如雨下。

锲子

2022-01-11

第1章 秘密

2022-01-11

第2章 探望

2022-01-11

第5章 错怪

2022-01-11

第6章 长谈

2022-01-11

第9章 内线

2022-01-11

第10章 涌动

2022-01-11

第12章 找罚

2022-01-11

第13章 断案

2022-01-11

第20章 因果

2022-01-11

第25章 打击

2022-01-11

第28章 帮手

2022-01-11

第30章 交锋

2022-01-11

第36章 约见

2022-01-11

第37章 想通

2022-01-11

第38章 感化

2022-01-11

第39章 等待

2022-01-11

第42章 面对

2022-01-11

第47章 安排

2022-01-11

第48章 辞行

2022-01-11

第50章 迎接

2022-01-11

第58章 惊艳

2022-01-11

第61章 庆祝

2022-01-11

第66章 避下

2022-01-11

第67章 负责

2022-01-11

第72章 录用

2022-01-11

第75章 入职

2022-01-11

第80章 关心

2022-01-11

第83章 礼物

2022-01-11

第85章 抢人

2022-01-11

第88章 贵人

2022-01-11

第89章 惊喜

2022-01-11

第94章 收拾

2022-01-11

第95章 收服

2022-01-11

第97章 解气

2022-01-11

书评(288)

我要评论
  • 上的夜&光线看

    又等了一会儿,姑娘抬起手上的夜光表,借着码头灯柱昏暗的光线看了看,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明崇怎么还不来啊?

  • &是这样

    今天又是这样的雨夜,那丫头发现不了的,哈哈哈,只能说老天都帮忙,几天都没雨,你看,今天就下了。

  • 她迅速&撑开伞

    “明崇,你来了!”巨大的喜悦冲击着汤欣然,她迅速撑开伞迎向左明崇。

  • 她觉得&自己的

    汤欣然没动,她觉得自己的力气被抽干了似的,连抬脚都抬不了了。

  • 的晃得&招呼妻

    “夫人,你转来转去的晃得我眼晕,快坐下吧。”左峰全放下茶杯,招呼妻子坐下。

  • 后面不&来。

    而此刻她所处的房子后面不远处,几条黑影如鬼魅般出现,他们悄无声息地停了下来。

  • &起来。

    “明崇,你怎么了?”汤欣然以为左明崇病得连伞都握不住了,声音都带了哭腔,一只手扶着左明崇,一只手试图去把伞捡起来。

  • 然后他&,发出

    倚靠在灯柱下,借着昏暗的光,汤欣然看到左明崇的脸苍白而扭曲,然后他重新戴上口罩,仰头看看天,发出撕心裂肺地哭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