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深陷危难,赵昔微成了一颗棋子,严禁已娶了爱江山不爱美人的太子。传言太子他性情冷酷无情、手腕铁血,治得满朝文武服服帖帖……面对自己这炮灰的命运,赵昔微做好了远离它太子保小命的准备。却没想起,结婚后太子突然间转了性,每夜轻声轻哄:给孤生个孩子,好好?赵昔微争扎不从:嫔妾身体虚弱,御医说要休养。太子弯下腰一直这样,在她耳边轻声而笑:亦是身体虚弱,就更需贴身照料了。扭头却盼咐左右:听令一直这样,太子妃身体不适感,任何人等严禁随意打搅。第二天,太子妃就真的病了。……日复一日,便宫中坊间,太子妃美貌绚丽多姿,只可惜命好是个病秧子。得了一种脸色红赵昔微撑着一把油纸伞,在暴雨中疾步前行。。

****

斜对面的酒楼上,那人一身玄衣,腰缀白玉,捏着一只酒盏,靠窗而立。

一名青衣侍卫悄声进来,奉上了一个黑漆木匣:“主子。”

觉察到主子森冷的目光,他又一咧嘴,满脸讨好的笑容:“您说她从乡下进京吧,这一路都是您安排属下暗中保护,要不送佛送到西,还是派属下去帮帮她吧,万一……”

电闪雷鸣,暴雨如注。

我一个人在乡下也可以活得很好,可以凭借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

在乡下生活了十六年,她从未知道帝京中的一切。

“祖母!”赵昔微猛然抬起了头。

“是。”侍卫心中一凛,忙双手接了。

玄衣男子没有回答。

说到此处,语气忽然转为冷肃:“……熬过太后势力的算计!”

若不是娘亲命在旦夕,她也许一生都不会来到这里。

赵子仪的声音沉稳有力:“微姐儿是我赵家血脉,不住在府里,你打算要她住在哪里?”

疾风平地起,暴雨压城来。

“那倒不必了。”

赵昔微跪在地上,忍受着身上的寒冷和饥饿,听着那上头吵吵嚷嚷的一团——

她缓缓道:“娘亲当时命悬一线,女儿情急之下才做出如此冒失的举动,没有顾及父亲的身份,是我不好,希望父亲能够原谅女儿当时的鲁莽。”

她从小就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挨过饿、受过冻、忍受过无数的白眼和辱骂。

“快站住,前面是太常寺,擅闯可是死罪!别再往前走了,听见没?”

第2章 归府

2021-09-07

第5章 嫡庶

2021-09-07

第11章 立威

2021-09-07

第18章 撒野

2021-09-07

第62章 审问

2021-09-07

第77章 罚跪

2021-09-07

第86章 进宫

2021-09-07

第97章 缠绵

2021-09-07

书评(262)

我要评论
  • 衣侍卫&有些担

    “主子,您说她行吗?”青衣侍卫有些担忧,“我要不要暗中帮她一把?”

  • “快站&!别再

    “快站住,前面是太常寺,擅闯可是死罪!别再往前走了,听见没?”

  • 是直通&于朝政

    朱雀街是直通内城的大街,除了忙于朝政的官员,普通人是不可能进来的。

  • 光从画&开,复

    男子目光从画像上转开,复又望向了雨中的少女,声音淡淡的:“就是她?”

  • 央,修&丝一毫

    她坚定而平静地立在长街中央,修长的身姿如松柏一般挺拔,不见一丝一毫的狼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