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话有一天,你忽然之间明白自己是个富婆,你最想做什么事呢?完成4自己的愿望,做自己想做的事儿?“你信不信,就算你们不给我零花钱,我官倩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摔死,孤独终老的死去,也不会答应这个协议。”官倩咬牙切齿道。她白色的短袖衬衫和蓝色百褶裙在微风中吹佛着,景色怡人。。

不过命运是无情的,命中注定不可选。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连窗户都不留给你。这种情况说的就是官倩。

黄昏时分,贝城一中教学大楼的天台上,有一个类似西装管家的人与一个穿着规整校服的少女在谈话。

官倩生无可恋的拔断电线插头,并闷在床被中总结失败的经验。

那人发来的信息:【在吗?小富婆,上号,带飞了!】

管家难堪的问:“那我要怎么向老爷子交代,难道说大小姐让我走,我就走了。”

这时,回到了女生宿舍的官倩,刚好看到了三个宿友。分别是曾恬恬、绫月音和林莺三人。

随后,管家拿起手机,在电话中将这事告诉了官家老爷子,官长空。徐徐地走下楼梯,每一步都很轻。

宿舍的风格是满满的少女粉色,与这一屋子的靓女并不显得违和。

接下来又发来一条消息:【我家老爷子找我说有事想跟我聊,我下线了,勿扰哟!】

坐上大小姐专属的粉色电脑椅,打开微博就看到了热搜前十都是男女明星,感慨道:这些人真肤浅,脑子不知道是装什么?看到社交软件上并没有人回复自己,并快速退出,继续看上次没看完的番剧。

曾恬恬是一个腼腆内向,身材矮小,还带着眼镜,她是一个典型的眼镜萝莉。绫月音,人如其名的她非常喜爱唱歌和跳舞,而且还唱得好听跳得好,是无数男人幻想中的御姐女神。林茑该怎么说呢,最形象的应该是一只懒刺猬,很懒,能坐着绝对不站着,最好是能躺着。

“你信不信,就算你们不给我零花钱,我官倩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摔死,孤独终老的死去,也不会答应这个协议。”官倩咬牙切齿道。她白色的短袖衬衫和蓝色百褶裙在微风中吹佛着,景色怡人。

有人欢喜,有人忧愁。在天台的管家在干啥呢?

那人又回复道:【只要是小富婆,再坑也没关系!】

看到这条信息时,官倩又到社交软件上,看到是期待已久的那人发来的消息,顿时在心间默默窃喜。

曾恬恬一如既往地在看书;绫月音还是和昨天一样在创作新歌或舞蹈;林茑,不说也罢,还是躺在那熟悉的床上,一动不动。

官倩一脸无语,又是光速下线,上次是上上次也是⋯

官倩咬了咬银牙,握紧拳头,手指都捏发白了,并打断道:“都跟你说多少篇了,不要叫我大小姐,不要再提什么协议了,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便在心中嘀咕道:都怪爷爷定下的那个协议,偏要定个娃娃亲,还救命恩人,想报恩自己嫁给他不行吗?还要我嫁给那个不认识的人,得赶紧远离这次风波。

官倩又想到自己对管家说的话,如果不给零花钱呢?便对那人说:【如果我变不富了,你还愿和我一起玩游戏吗?】

本想跟她们打声招呼,但看到这个样子呢,还是算了。

书评(272)

我要评论
  • 管家拿&起手机

    随后,管家拿起手机,在电话中将这事告诉了官家老爷子,官长空。徐徐地走下楼梯,每一步都很轻。

  • 姐怎么&该怎么

    管家叹息道:“大小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那位的影响力比老爷子还大,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

  • 有些畏&小姐,

    那个西装管家有些畏惧的说:“大小姐,不要生气嘛,生气会长皱纹的。都怪老爷子的那个协议,但老爷子也是没强迫你呀!那个协议⋯⋯”

  • &对那人

    官倩又想到自己对管家说的话,如果不给零花钱呢?便对那人说:【如果我变不富了,你还愿和我一起玩游戏吗?】

  • 匹配,&倩正在

    只能独自一人上分了,开始匹配,局局选盖亚,不屈不挠的官倩正在奋斗。

  • 又发来&】

    接下来又发来一条消息:【我家老爷子找我说有事想跟我聊,我下线了,勿扰哟!】

  • 件上,&,顿时

    看到这条信息时,官倩又到社交软件上,看到是期待已久的那人发来的消息,顿时在心间默默窃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