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很對不起,我還有事做,我先回家了。」白嫣說完之後,就快步走向一條隱蔽的小路,到達一間房之後,便推門入去。

「你好。」一個年輕的男人一邊打招呼一邊打量著白嫣

「這得找到我什麼時候…」一個穿着藍衣服的中年男人一邊低頭走着一邊嘆氣,怎料一下撞向一個人

「我才不會。」那手輕輕撫摸著那滑嫩的臉蛋,高雁看著那臉蛋讚嘆道:「嫣兒呀,你可真是一個美人!要是你肯選秀,那你娘親的棺材錢也有着落了。」

「娘親!」白嫣看着她娘親慢慢沒有了氣息,她早已哭得泣不成聲

高漠連聽到之後明顯不悅了:「關你什麼事?我娘親說得就是對,父親又帶狐狸精回來了!」

「你打呀!」白嫣看著他的手停下了,便知道了他的如意算盤了

白嫣諷刺地看着高雁,心裏自嘲著,既然自己要盡孝心,把娘親安葬,就得過爾虞我詐的生活

「白姑娘,我猜你現在需要一筆錢。」那男人探頭望入去屋裏,最後目光移到白嫣那哭紅的眼睛

「你!居然敢這樣跟我說話,我這就叫人收拾你!」高漠連生氣的跑了出去,想必是找他娘去了

「很對不起,我還有事做,我先回家了。」白嫣說完之後,就快步走向一條隱蔽的小路,到達一間房之後,便推門入去

「好極了,快帶白姑娘到房子休息,準備明天進宮選秀!」高雁高興的道,想不到她竟然如此快就妥協了

高雁知道嗎?不,他不知道!

白嫣一面惘然,難道他們是把自己當成高雁外面的人了?不過他們這樣懷疑,可想言之他帶人回來的次數可真不少呢!

更令她難受的是,現在沒有錢買棺材,不可能讓娘親直接葬在土裏吧!

「你好喲白姑娘。」高雁看著面前的白嫣,眼中略帶一點威脅的意思

「滾出去,請不要打擾我。」白嫣雖然覺得他這樣說話十有八九林葉荷教的他,不過對着這樣的人也毋須禮禮貌貌地說話

那個男人奸計得逞,就抱住白嫣走了,遺留下她口袋裏掉下的玉珠

「你幹什麼…」白嫣突然覺得身子沒力,一下子就倒在那男人的肩膊上昏睡過去

书评(239)

我要评论
  • 外發出&淚,紅

    「咯咯。」門外發出兩聲悶響,她只好強忍着眼淚,紅着眼睛去開門

  • 年男人&頭走着

    「這得找到我什麼時候…」一個穿着藍衣服的中年男人一邊低頭走着一邊嘆氣,怎料一下撞向一個人

  • 我還有&向一條

    「很對不起,我還有事做,我先回家了。」白嫣說完之後,就快步走向一條隱蔽的小路,到達一間房之後,便推門入去

  • ,或許&就不用

    要不是高雁他拋下了白嫣和她娘親兩個人,或許她娘親就不用患上肺癆!

  • 」一聲&殘酷的

    「砰!」一聲巨響打破了白嫣的思緒,把她從沉思拉回殘酷的現實。

  • 帶白姑&宮選秀

    「好極了,快帶白姑娘到房子休息,準備明天進宮選秀!」高雁高興的道,想不到她竟然如此快就妥協了

  • 的她早&嫣….

    顯然,林葉荷看到了白嫣就愣著了,震驚的她早已掛不著臉上的笑容:「高嫣….」這白嫣可比狐狸精難搞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