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之瓷的不存在自小到大就像空气一样缄默又隐讳,所以她的人生宗旨是躺平。可她没想起,当自己穿进了小说之中,仅有两条路可走——干脆做花瓶被悄无声息地摧残而死,干脆醒过来站出来为自己夺目而活。“放了我孙女,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老人泪流满面,全然没有当年叱咤陶家的英勇风范。。

怎么回事?

“放了我孙女,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老人泪流满面,全然没有当年叱咤陶家的英勇风范。

家里进贼了?

对面的女子冷笑:“我倒要看看,在家族利益和这个孙女面前,你究竟要怎么选!”

可惜那个陶家,忒惨了。

朗朗晴空之下,她居然从一个躺椅上醒了过来!

陶之瓷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老人被人围住,也不知状况如何。

“没事吧。”

陶之瓷暗暗为自己的好运鼓掌。

这个笑容灿烂的少年是陶钧?

男子心疼地将她搂进怀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穆舒可,可谓这本书里女主崛起后的舔狗,忠心耿耿,为了女主和旁边这位“老爸拿法律说话”的林恪拉上家族闹翻脸,最后死得不明不白。

陶之瓷迅速做出一个平静中含着无奈的笑:“没事,这些事……算了。”

泳池另一边传来年轻人嬉笑的声音:

老人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女子脸上也闪过惊愕。

陶之瓷心想:她们是不同的,咸鱼和花瓶是不同的。

陶之瓷无聊地侧躺在床上,一手支着头,一手翻着书页。

正在这时,急刹车的声音转瞬即至,车门打开,又有几人从车内涌出来,来到了女子的身前,做出保护女子的姿态:“保护夫人!”

按理说,陶之瓷是个很出挑的美人,可惜她能力不足、野心不足,从小到大都自愿缩在角落里当个透明人,日常躺平避免被卷,就像一条真真正正的咸鱼。

第十章 他

2022-01-10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抱起,&幕里…

    忽然,男子将她打横抱起,就这样,两人渐渐消失在雨幕里……

  • 不足、&像一条

    按理说,陶之瓷是个很出挑的美人,可惜她能力不足、野心不足,从小到大都自愿缩在角落里当个透明人,日常躺平避免被卷,就像一条真真正正的咸鱼。

  • 哈,你&过我!

    陶钧看着眼前的一切,笑容凄凉:“夫人……夫人,哈哈,你都成了别人的夫人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