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经叛道的小天使,回到人间。义务和责任自我救赎恶魔。“一门心思向恶,无怨无悔可改。”一双血瞳隐含不屑。“那好,是你了。”淡金色的眼中豪无波澜。锕姆合上书,看到围在床头的一圈小脑袋,不禁失笑:“今天的睡前故事就先到这里,我们先睡觉吧,明天再接着讲。怎么样,我可爱的小天使们?”。

“嗯,好看。”暮娅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那抹流动的色彩,竟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它与天堂的每一处景色都不同,就仿佛……它不属于天堂。”暮娅呢喃道。

“这是……?”暮娅问道。

暮娅一直观察着锕姆的一举一动,见锕姆按压心口,便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见锕姆没有回应,便起身抱了抱锕姆,说道:“锕姆,不用担心,不会发生的,我保证。”

锕姆放好书,起身走到每一位小天使的床边,轻轻亲吻他们的额头并为他们祈祷:

锕姆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带着几分期望,“人间啊,唔……很热闹。是一个充满奇迹的地方。”

但天界与人界的时间流速不同,天堂的圣光节为一年一度,而人间的夜幕则每日降临。

等赛林离开,暮娅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饰,又走到走廊拐角处的一个房间,敲了敲门,“何宁,你在吗?”得到许可后,暮娅推开门,轻盈的绕过地上的书堆纸张和无数器具,对抬起头来的何宁笑道:“我想要再练习一下远程、异时空单双向传送魔法,你可以继续指导我一下吗?”说罢又眨了眨眼,“还有……可以请你保密吗?”

“好…”小天使们满足地回答道,“锕姆也要早点休息!晚安,锕姆。”说罢,便一个个跑回自己的床位,钻进了被窝,裹紧了一片白色的云朵,闭上了眼睛。

“你感兴趣的‘日落的咒语’。好看吧,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色彩。这样一想还是要谢谢你的:要不是你好奇,我还见不到如此美丽的流体呢。”何宁笑了笑。

“那……我走了吖。”赛林整理好衣服,便说道。

暮娅闭上了眼睛。

锕姆被抱着,听到暮娅的话,苦笑道:“暮娅,谢谢你。是我的信仰不够坚定。是我的错,我本应该教你们向善,现在却引导你们惧恶。我有罪。我要去赎罪了。暮娅,你先休息,好吗?”锕姆离开暮娅的怀抱,走向了祷告室。

圣光节,往凡尘。这是天堂自古以来的传统。

暮娅收回目光,沉默了一下,只是问道:“人间好玩吗?”

“听,神说,我们是无罪的。”暮娅环抱着赛林,呢喃道。

何宁轻轻点头,又想起了什么,“请等一下。”何宁边说边在一个摇摇欲坠的高架子上踮着脚找着什么。

当圣光喷泉中的银辉交替为金辉,洒向天堂的每一个角落时,天堂将无昏暗之地,黑暗无处可藏,只得化为碎片散落人间,黑夜由此而来。各个碎片之间的碎隙,满是从遥远的天堂透过的银辉光,此所谓繁星。

“那…好,我会去的。”赛林下定决心道。

赛林一下子就急哭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对不起。呜呜呜。”最后完全是带着抽鼻子的感觉哭着说的。

书评(177)

我要评论
  • 望,“&,唔…

    锕姆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带着几分期望,“人间啊,唔……很热闹。是一个充满奇迹的地方。”

  • 边,轻&他们的

    锕姆放好书,起身走到每一位小天使的床边,轻轻亲吻他们的额头并为他们祈祷:

  • 看到暮&娅正睁

    等到锕姆走到暮娅的床边,看到暮娅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玻璃天窗外面游动的银辉光,锕姆愣了一下,便温柔地问道:“怎么了,暮娅?”

  • 进了被&窝,裹

    “好…”小天使们满足地回答道,“锕姆也要早点休息!晚安,锕姆。”说罢,便一个个跑回自己的床位,钻进了被窝,裹紧了一片白色的云朵,闭上了眼睛。

  • 一动,&”

    暮娅一直观察着锕姆的一举一动,见锕姆按压心口,便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见锕姆没有回应,便起身抱了抱锕姆,说道:“锕姆,不用担心,不会发生的,我保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