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男主vs温柔如水糙汉】爹不疼娘不爱,家穷人胖,嫁了个老公还也不是个好饼,陈涵穗我以为自己拿了一把烂牌。死后才明白,她亲娘是女大佬,她老公是因为未来土豪对她爱的死去活来的,换个角度看世界一切都相同了……复活回20岁过去的一年,涵穗最终决定把烂牌12-0王炸来。却,面对自己全村第一刁蛮任性的婆婆、阴阳怪气的小姑、也不是个好饼的老公……软萌的涵穗抱头:我会觉得我不行啊。男主:我会觉得你还也可以紧急抢救一下,来,老公给你个人工呼吸。排雷:本文男主也不是个好饼,除了对男主好也没任何优点。男主糯糯小可爱的,极品婆婆和毒舌小姑都不喜欢她,没啥可斗的,反派遇上这穗子抠了下纸,非常糟糕的手感,上手摸着硬,用时容易碎,细菌严重超标。。

于敬亭太阳穴发胀,回去得让老妈跳个大神驱鬼,他怀疑她被鬼上身了。

“于敬亭!有人要杀你儿子让你老于家断子绝孙!”

“我哪儿欺负你了?不哭啊,天冷脸该皴了——喂!你这女人,眼泪怎么越来越多?你再哭,老子,老子——”

连夜跑到城里,她以为逃离了绝望窒息的婚姻。

门被踹开,不,是踹飞了。

穷生诡计,说的就是他,眼珠一转,嗓门拉高。

虽然她刚怼医生表现不错,可谁知道是不是做戏给他看的?

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不怕他了还主动搂着他,还说想他?

“我×他祖宗十八代的!谁敢动老子的儿子!老子半夜行刺他妈,×他一户口本个狗娘养的!”

她重生二十岁这年了,八零年!

“松手!瞒着老子打胎的事儿,回去再跟你算账!”于敬亭怒道。

身高186,看着瘦有肌肉,剃了个寸头,配上一脸凶相,乍看跟刚从里面出来的似的。

听到他要揍人,穗子心一抖,想到他前世被警察扭走的画面了。

仔细想来,他对她只是嘴上凶,从没动过手,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

这会还没有全民普及叶酸,不主动要医生也不会开。

“赶紧把裤子穿上——哭啥啊,不准哭!”于敬亭看她哭了,心拧的跟什么似的,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越擦越多。

“你敢动手,以后就不要上炕了。”

“去窗口交钱吧。”医生打断穗子带点颜色的回忆。

“不许哭!”

“你敢打人我就打你儿子!我隔着肚皮打!”穗子感觉到怀里的男人一僵。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离开&十年里

    殊不知,离开混混后,在往后的数十年里她过的生不如死。

  • 着他,&他?

    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不怕他了还主动搂着他,还说想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