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说京都首富慕少是个‘病秧子’,且性情怪异,残忍超级变态,京都名媛争相避如蛇蝎。却,‘病秧子’慕少竟然闪恋了,对象但是个孤女。人人都讽刺慕太太这豪门夫人的位置“苏苏,你就当帮帮爸爸,爸爸的公司资金周转出现了一些问题,万盛的赵总说了只要你陪他一晚上,十亿的投资很快就到账,苏苏,爸爸把你从孤儿院里领回来养到这么大,你可别让爸爸失望啊,爸爸这次可都指望你了,你可不能不管爸爸啊……”。

苏沂水环视房间,房间内的装饰都是她喜欢的,是她刚被苏父收养回来的时候,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的,可现在这一切都成了莫大的讽刺,她就像是养在这豪门中的金丝雀儿,没有自由,毫无人权。

苏沂水一个没留神就被男人推倒在了地上,后背没有任何铺垫的撞击到冰冷的地板上,剧烈的疼痛感让苏沂水倒吸了口凉气,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道强壮的躯体就以一种强势又霸道的态度压了上去。

苏沂水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她剧烈的喘着气,想扶着走廊里的房间门支撑住身体保存下体力,谁知道房间门没有关紧,苏沂水就这样扑了进去,摔倒在房间内的地上。

苏沂水强忍泪水,随便扯了一件浴袍给自己裹上,踉跄着步子来到房间门口,逃了出去,还没跑几步就听到后面的叫喊声。

绝望的念头遍布了苏沂水的全身,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逃脱了虎口,却还是逃不过这挣脱不开的命运!

危险!

“什么声音!”

苏沂水来不及多想,颤抖着手上前打开了他的手铐和脚链,怎么也没想到这房门里面会是这样一幅场景!

女孩儿娇柔的声音和阵阵甜美的香味在此刻就像是最好的催情剂,刺激着他的大脑,让他的双眼再度犯上想要凌虐一切的血丝。

双手因为长时间的拍打门板已经布满鲜血,喉咙也因为长时间的叫喊变的嘶哑,长期的断水和断粮,让她的意识逐渐消散,她靠着门板滑落在地,恍惚间前几日父亲和未婚夫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再次醒来,刺眼的水晶吊灯让苏沂水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床前的落地镜映射出此刻浑身赤裸的自己,想起苏父的话,她的脸色一瞬间惨白了下去。

苏沂水平日里的胆子并不小,但第一次半夜走在这样的古堡建筑中难免有些害怕,再加上环境陌生又刚经历过那种事情,身体不可抑制的哆嗦着。

意识逐渐模糊,她再也支撑不住昏睡过去。

“唔!痛......”

一声野兽般的嚎叫直冲女人的耳朵,这层失去了隔音效果的房门一开,里面的一切就赤裸又残忍的呈现在了苏沂水面前。

“砰!”

苏沂水挣扎着起身,却因为身体虚弱栽倒在地,身体的疼痛加上父亲的绝情,让苏沂水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她惨白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被铁链绑住的男慕冷,男人的衣服凌乱,露出身上错落交横的撕咬痕迹。

苏沂水挣扎的从床上下来却牵扯到手背上的点滴针头,她拔掉针头,摸索着打开了房门,这才发现这是一座古堡样的建筑,走廊里静悄悄的,昏黄的壁灯将走廊外的树影拉的又长又深。

“救我……”苏沂水拽着他的裤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后便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中。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第18章 见面

2021-07-22

第20章 恐高

2021-07-22

第22章 恐吓

2021-07-22

第24章 吃饭

2021-07-22

第29章 暴露

2021-07-22

书评(415)

我要评论
  • 迷迷糊&间很大

    苏沂水迷迷糊糊从昏睡中清醒,环顾四周陌生感扑面而来,房间很大,夜晚更是静谧的让人害怕。

  • 人,绝&来,难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沂水因为长期断粮断水,血糖已经低到了极限,晕眩感一阵又一阵朝着她袭来,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会被抓到,她看着不远处朝着她追来的人,绝望感再一次袭来,难道她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 着气,&,摔倒

    苏沂水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她剧烈的喘着气,想扶着走廊里的房间门支撑住身体保存下体力,谁知道房间门没有关紧,苏沂水就这样扑了进去,摔倒在房间内的地上。

  • 射出此&,她的

    再次醒来,刺眼的水晶吊灯让苏沂水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床前的落地镜映射出此刻浑身赤裸的自己,想起苏父的话,她的脸色一瞬间惨白了下去。

  • 时松了&救了自

    这里是哪里,难道她最后还是没能逃得掉吗?苏沂水心中一沉掀开被子,看到衣服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时松了口气,想起自己昏迷前的那个男人,难道,是那个男人救了自己?

  • 追……&”

    “废话,那女人跑了,你们怎么看人的,你们这帮废物,快去追……”

  • &在地,

    苏沂水挣扎着起身,却因为身体虚弱栽倒在地,身体的疼痛加上父亲的绝情,让苏沂水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 的裤脚&,用尽

    “救我……”苏沂水拽着他的裤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后便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