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东尧国不能够聚气的废柴,被辱至死;他是整个大陆最高贵的的王,白袍倾世!一夕再次穿越,在现代神医堂主再次穿越成容王府的草包嫡女,庶母不慈?废了!庶妹不悦,砍了!曾经的草包,今盛安二十七年,此时正值寒冬腊月,北风呼啸。容王府前的空地上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空地上趴躺着一名年轻女子,发丝散落,一袭水绿衣衫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鲜血蜿蜒流动。她的身旁是两名年轻力壮的男子,不停的往她身上打下棍子。。

众人看着一身鲜血的容倾月缓缓的站起身,发丝散乱,面容可怖,但犀利透澈的眼神扫的众人浑身一颤!容王府这个废物什么时候有这么犀利的眼神了?

很好,很好!

周围的众人都看呆了,因为容大小姐已经支起了半个身子——脸上,腿上皆是鲜血,和长发混在一起,交错纵横在她的脸前,活脱脱的像是一个地狱来的恶魔!

东尧国盛京。

那打手见一棍子打偏,又是一棍落了下来,却在一半的时候再也打不下去,众人看过去——只见容大小姐的手掌握住砸下来了棍子,看似轻松,那棍子却无法动弹!

那打手见一棍子打偏,又是一棍落了下来,却在一半的时候再也打不下去,众人看过去——只见容大小姐的手掌握住砸下来了棍子,看似轻松,那棍子却无法动弹!

她的声音柔美婉转,加上出水芙蓉一般的面庞与柔弱的身子,惹在在场的男人不禁感叹:容三小姐真是又美又善良啊!面对如此不要脸的嫡姐都能如此善良!反观她那嫡姐,衣服又脏又破,鲜血模糊的看不清脸,和容三小姐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盛安二十七年,此时正值寒冬腊月,北风呼啸。容王府前的空地上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空地上趴躺着一名年轻女子,发丝散落,一袭水绿衣衫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鲜血蜿蜒流动。她的身旁是两名年轻力壮的男子,不停的往她身上打下棍子。

“你看你看,那个废物在看六皇子呢!”人群中有人嚷嚷。

“听说容大小姐与人通奸,六皇子殿下与云王爷大义灭亲,这才处以杖毙!”一名青衣中年男子啧啧说道。

容倾月失血过多有些晕眩,她用指甲狠狠掐住自己,保持痛感才不会让自己倒下。原主受了太大的委屈,为她也是为了自己,都要洗清这通奸的罪名!

容倾月觉得身上被碾碎一般疼痛,好不容易支起了身子,却因为失血过多手臂失力再倒了下去。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还在模模糊糊状态中的容倾月眼见着棍子下来了,稍稍侧身一躲,突然脑海中如撕裂一般的疼痛,大波大波的记忆涌入!

容倾月微微转头,记忆又再次袭来,那是容家的四小姐容流苏,算得上是个小天才,才十四岁便到了战气二阶,虽然与三小姐容静雪差了一阶,但是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这也是一个庶女能这么嚣张的原因。

这个身体与她同名,名为容倾月。出生之时彩霞满天,一出生便带了一阶战气,天生便可聚气,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才!陈贵妃便为她和六皇子云定谦定下了婚约。

但眼尖的人却发现,容大小姐的身体微微动了动,她的手臂想要撑起身子,竟然往右挪了一寸!

周围陆续响起附和的声音,这废物占着容王府嫡女和六皇子妃的名分十多年,早就该死了!

从众人瞩目的大小姐一下子跌入地狱!容王爷彻底放弃她,任由庶妹庶母对她欺压打骂!

盛安二十七年,此时正值寒冬腊月,北风呼啸。容王府前的空地上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空地上趴躺着一名年轻女子,发丝散落,一袭水绿衣衫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鲜血蜿蜒流动。她的身旁是两名年轻力壮的男子,不停的往她身上打下棍子。

“你看你看,那个废物在看六皇子呢!”人群中有人嚷嚷。

书评(436)

我要评论
  • &到一名

    六皇子?容倾月抬起眸子,所看到的大部分都被黏糊糊的血液挡住了,但是顺着那些人所指的方向,确实能看到一名衣着华贵的紫衣男子。

  • 了身子&臂失力

    容倾月觉得身上被碾碎一般疼痛,好不容易支起了身子,却因为失血过多手臂失力再倒了下去。

  • “你看&六皇子

    “你看你看,那个废物在看六皇子呢!”人群中有人嚷嚷。

  • 的思索&不是已

    心中却在不停的思索,这是哪儿,为何浑身会这般痛?而且她不是已经……已经死了吗?

  • 同名,&时彩霞

    这个身体与她同名,名为容倾月。出生之时彩霞满天,一出生便带了一阶战气,天生便可聚气,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才!陈贵妃便为她和六皇子云定谦定下了婚约。

  • 她用指&才不会

    容倾月失血过多有些晕眩,她用指甲狠狠掐住自己,保持痛感才不会让自己倒下。原主受了太大的委屈,为她也是为了自己,都要洗清这通奸的罪名!

  • 脸上,&横在她

    周围的众人都看呆了,因为容大小姐已经支起了半个身子——脸上,腿上皆是鲜血,和长发混在一起,交错纵横在她的脸前,活脱脱的像是一个地狱来的恶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