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绝境人生的光亮,你让我爱上了了和你在一起时自己的样子。-----------渣女老公和黑心闺蜜高调恩爱有加,万念俱灰之下,我与很陌生男人突然发生了关系。暴雨肆掠的午夜时分老公丁锐是我的大学同学,人长得帅,又会赚钱,把我们的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而我,只负责把他赚的钱花出去,专心调理身体,准备造人。。

伤口被揭开,心再一次被刺痛,我即将拉开门环的手猛地一抖,惊异地回头,碰触到了他黑白分明的眸子。

现场保存完好,抵赖不得。

如果一定要用两个字来形容我的生活,那就是:完美。

我试着动了几下眼球,猛然发现一个穿着浴袍,比丁锐还帅的男人端坐在床边,那双足以让万千女人为之心碎的美目,就那样盯着我,好像我是一块被发现的新大陆。

我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房门,几乎是夺路而逃,好像做错事情的是我。那画面太刺眼,刺得我眼痛,心痛,浑身都痛,痛得无力再痛。

随着他微凉的指尖传过来的力道,我坐了起来,身体无力地倚在床头,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我是怎么来这里的?”

我在大雾中不顾一切地奔跑,往日里熟悉的街道,此刻也变得模糊混沌一片。

醒来时,头像裂开一般痛,勉强挑起沉重的眼皮,我首先看见了头顶豪华的水晶吊灯,依稀记得昨晚它一直在我眼前不停地晃来晃去。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无情地粉碎了我心目中的阳春白雪,我竟然与一个叫阮慕笙的男人发生了一夜情。

是的,我哭得很伤心,昨天下午发生的一切,如洪水猛兽般,排山倒海地向我袭来,吞噬了所有的美好。

昨晚我在他身下一边情不自禁地叫喊,一边对他喋喋不休如怨如诉的镜头在脑海里逐一闪过。

“昨晚你豪气冲天地买下了我一夜。”他的声音很好听,只是语气淡漠,像是在描述外面的天气,轻松随意。

“我没有这样说。”他的汗滴在我的脸上,流到我的嘴里,有点甜,有点咸。

“这么急着赶回去,是要给你的老公和闺蜜做早餐吗?”他说得不紧不慢。

“免了,就算是见面礼。”他眼神凉薄,语气有些懒散。

我调动身体里所有的能量,调整着内心慌乱的情绪,挣扎着想坐起来,不料努力两次之后都失败了,浑身酸痛,像散了架似的。

他们不但无耻地滚了我的床单,还肆无忌惮地讥笑我的床技拙劣。

白色衬衫已经面目全非,残碎的布料和分离主体的纽扣无辜地躺在地上,真实地记录着我当时势不可挡的壮举,已经没有探讨的必要。

“昨晚你豪气冲天地买下了我一夜。”他的声音很好听,只是语气淡漠,像是在描述外面的天气,轻松随意。

书评(87)

我要评论
  • 不尽。&的长腿

    “喝下陌路罂粟的女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白色浴袍下的长腿自然交叠在一起,样子悠闲自得。

  • &我特别

    后来回想时,我特别后悔没那么做,真想看看丁锐当场萎掉会是怎样的一副德行。

  • &劣。

    他们不但无耻地滚了我的床单,还肆无忌惮地讥笑我的床技拙劣。

  • 跑出了&,刺得

    我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房门,几乎是夺路而逃,好像做错事情的是我。那画面太刺眼,刺得我眼痛,心痛,浑身都痛,痛得无力再痛。

  • 微凉的&按了按

    随着他微凉的指尖传过来的力道,我坐了起来,身体无力地倚在床头,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我是怎么来这里的?”

  • 修理得&是这样

    床边的男人向我伸出手,他的手修长白皙,指甲修理得整齐干净,昨夜,就是这样一双好看的手抚摸过我的身体吗?

  • 是否发&去了原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发现了我,眼睛和耳朵都仿佛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功能,看不见,也听不到。

  • 昨晚我&边对他

    昨晚我在他身下一边情不自禁地叫喊,一边对他喋喋不休如怨如诉的镜头在脑海里逐一闪过。

  • 先看见&不停地

    醒来时,头像裂开一般痛,勉强挑起沉重的眼皮,我首先看见了头顶豪华的水晶吊灯,依稀记得昨晚它一直在我眼前不停地晃来晃去。

  • 冲天地&是在描

    “昨晚你豪气冲天地买下了我一夜。”他的声音很好听,只是语气淡漠,像是在描述外面的天气,轻松随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