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当一个人的重生改变了历史的轨道。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一份楚庸大捷的战报,从楚国下面的县城,不断快马加鞭地送进郢都,又送往楚王宫,忍受了三年水患与庸国侵扰的楚国,上上下下都沉浸在胜利的大洋中。

“王姬,你醒了?”

而今独嫡子,若敖子琰,自请赐婚联姻王女,看似君臣信任又多了一层亲上加亲,实则令他堂堂令尹一族成了楚国上层贵族间最大的笑话!

“哈哈,不喊你剑娘们,难道喊你小娘们,你霍哥我左看右看也不像啊!”霍刀挤媚弄眼地瞅着个头比一成年男子还壮实的女剑客,一边持刀抵挡,一边大笑。

于如今的楚国臣民而言,他们的头上不仅有楚王芈姓熊氏一族,还有令尹若敖氏一族。

单独骑在一匹枣红大马上的她,眼见来人,率先大喜喊道:“王姬,是公子到了!”

五千王卒中,除了芈凰一个女子,还有一高大女子,正是芈凰的贴身女卫,司剑,三年的军旅生涯,她凭借非同常人的神力在庸国战场上斩敌无数,成为五千军卒中唯一一位女将。

身旁另一个旅帅出声宽慰道:“可庸蛮善战,且屡屡犯我楚境,已成我楚人最大心腹之患,若不依公子所言杀尽这些庸蛮,使他们生出畏楚之心,有朝一日必会卷土而来。”

惊风乃是若敖家族家奴之子,自若敖子琰出生就追随左右,习武从文,最为崇拜公子,只见他一马当先挥着长戟一脸往河岸边迎去:“公子!”

高大的女卫忙起身相送,然后才重新挤进狭小的帐篷,小心翼翼躬着腰,跪坐在地上,以掌托起草药,用力按在芈凰的疮口处,芈凰疼的激起一身冷汗,女卫立道:“没事没事,这草药敷上几日就会好的。”

她感到眼前一阵晕眩袭来,这眩晕的窒息感远比毒液透过牙印游经她的血管,心脏,然后流向她的大脑要来的快。

军卒都是粗人闻言纷纷起哄。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不管她的重生改变了什么,可是眼前的这个男子三年来的相助铭记于心,缓缓颔首,她再度鸣谢:“凰谢过公子三年相助之谊,今生无以为报!”

对岸王卒,伏波操戈,泪落涕零,五千甲士同声告成于楚王:“楚庸大战,经营三年,今告成于王:庸国既平,王国庶定。时靡有争,请王心安!--”

不同于霍刀与欧阳奈二人的喜出望外,杨尉早有所预感,三人当即拜别旧主:“卑职谨尊公子之命,定誓死保护王姬,守护邦国!”

时至深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书评(345)

我要评论
  • 说若敖&超然一

    对于王夫人的知情识趣,赵常侍由衷赞赏,想必大王也定会十分满意,且不说若敖氏在楚国地位超然一等的地位。

  • 着博带&颇有楚

    被称为“少师”的青年男子,身长八尺有余,头戴青铜冠,身着博带锦袍,美辞气,有风仪,卓尔不群,望之颇有楚地第一贵公子的傲人之姿。

  • 理朝政&一人。

    如今晚年,楚穆王因病缠绵卧榻多年,心有余处理朝政而力不足,国中政令时常出于令尹一人。

  • 帐篷里&着羽毛

    狭窄的帐篷里,苍老的女巫头上插着羽毛正在跪在席边挥动脖子上挂着的石琮,啖道:“虺(tui)去!虺去!……魂安!魂安!……”

  • 突然呼&蛮还要

    只见她突然呼吸困难,视线直直盯着前方,放声尖叫起来,似乎眼前的黑色闪电比手握石斧的庸蛮还要令她见之后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