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了半年,乔微不得已复婚。复婚的当日,乔微快速且低调地改嫁。在什么都不很清楚的情况下,乔微和一个相知相识到将近半个小时的男人扯证。乔微望着眼前这个帅气逼人的男人,“我会觉得我随着男人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弯膝跪在矮桌旁的乔微倏地抬头看向他,同时额头上的汗水顺势沿着她的两颊滚落下来,顺着锁骨直接流进了她的衣服里。。

面对云奕衍焦躁的催促声,乔微充耳不闻。她胡乱地翻动着桌上的东西,从手机到钱包再到护照……偏偏关于离婚需要用的东西却都不见了。

“你开玩笑吧?带了,这会却没了?难道他们会长翅膀费飞了?”云奕衍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捡起来!给你十分钟,马上离婚!”突如其来的男人身形高拔,气宇轩昂,低沉且慑人的声音从口而出的一瞬间几乎不给人一丝抗拒反驳的机会。

她现在是各种状态都不好,她也不想让云奕衍误会自己更多。

“奕衍,别闹了!你要离婚,我们现在就去!”她咬紧了嘴唇忍着眼眶中的液体,将云奕衍一把拽了进去。

云奕衍不耐地看了她一眼,终于忍无可忍地摘下了墨镜,精致魅惑的五官在这一刻几乎要团簇在一起,他一手攥着墨镜,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气,“乔微,你要是不想离婚就早点说,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云奕衍见此双目快速地扫视了一遍之后,果然没有在那堆东西里找到离婚需要的相关证件。

“乔微,还没找到吗?”一声突兀且充满磁性的嗓音蓦地打破了一室的沉寂。但是声音尽管动听却透着一股令人寒蝉的冰冷。

“你开玩笑吧?带了,这会却没了?难道他们会长翅膀费飞了?”云奕衍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这个婚,我和你离定了!”

乔微胆战心惊地看着两个男人险些扭打在一起,立刻冲了上去将他们两个分开,同时捡起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身旁戴着墨镜的高挑男人抱着胳膊来回走动着,带着阵阵闷热暖风的同时还不忘催促着她赶紧把东西拿出来。而他正是今天准备跟她离婚的丈夫——云奕衍。

云奕衍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眼底顿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本子,同时还有其他证件。

云奕衍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眼底顿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本子,同时还有其他证件。

从进民政局到现在云奕衍的视线几乎没有一刻是离开过手表,尤其是在乔微没有及时拿出证件的时候,他的情绪变得更加不稳定起来。

“乔微,结婚两年,我现在算是看清楚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就是一个虚伪到极点的女人。也对,云家二少奶奶的身份让你脸上有光,你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奕衍,别闹了!你要离婚,我们现在就去!”她咬紧了嘴唇忍着眼眶中的液体,将云奕衍一把拽了进去。

要不是因为当初所谓的商业联姻,他决不可能娶这么一个既平凡又无趣的女人。简直就是倒胃口。

然而就在云奕衍准备迈脚离开时,却被一只有力的手立刻握住了手腕,霎时间整个人被甩了回来。

云奕衍倏地转过身来,一脸的愤怒似乎也达到了极点。要不是看在这里是公众场合,他要保持形象,他真的会直接发飙。

书评(408)

我要评论
  • 衍一把&拽了进

    “奕衍,别闹了!你要离婚,我们现在就去!”她咬紧了嘴唇忍着眼眶中的液体,将云奕衍一把拽了进去。

  • “乔微&是不想

    云奕衍不耐地看了她一眼,终于忍无可忍地摘下了墨镜,精致魅惑的五官在这一刻几乎要团簇在一起,他一手攥着墨镜,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气,“乔微,你要是不想离婚就早点说,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 早点结&。本来

    乔微看了云奕衍一眼,她也累了。这样无爱且痛苦的婚姻还是早点结束的好。本来她想好聚好散,可是现在不可能了!

  • 男人抱&暖风的

    身旁戴着墨镜的高挑男人抱着胳膊来回走动着,带着阵阵闷热暖风的同时还不忘催促着她赶紧把东西拿出来。而他正是今天准备跟她离婚的丈夫——云奕衍。

  • 似乎也&,他要

    云奕衍倏地转过身来,一脸的愤怒似乎也达到了极点。要不是看在这里是公众场合,他要保持形象,他真的会直接发飙。

  • 是故意&么我们

    “我不是故意的。那么我们另外再约时间?”乔微抱着自己的手臂往后退了一步,说话的同时已经弯腰收拾桌上的东西。

  • 离婚需&了。

    面对云奕衍焦躁的催促声,乔微充耳不闻。她胡乱地翻动着桌上的东西,从手机到钱包再到护照……偏偏关于离婚需要用的东西却都不见了。

  • &?”云

    “你开玩笑吧?带了,这会却没了?难道他们会长翅膀费飞了?”云奕衍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 什么现&了。”

    “不是的……”乔微倏地站了起来,慌忙地拦住了想要离开的男人,“我上飞机之前检查了好几遍,我确定东西都带上了,可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不见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