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小天才宋初秋再次穿越了,一睁眼身在尼姑庵,寂寞孤独孤独冷,当天就被某实力派劫走,压压折折。宋初秋立誓报仇雪恨,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某人强刷不存在感。定亲前:宋初秋每日想,怎面前有一口大油锅……。

靠……

啪!

“那本宫倒要看看,你做了鬼是怎么不放过本宫的。”红衣无脸女缓步走到宋初夏面前,单手钳住她的下颚,声音薄凉。

她,就这么死在了自己还没看明白剧情的宫斗剧里?

她可是连穿越小说都不看的妞,不可能穿越,不可能。

哎呦,宋初夏来不及阻止,‘自己’一口口水吐在红衣无脸女身上。

宋初夏悲愤交加,一口气堵在胸口,强烈的痛咣当咣当使劲的撞着心口。

她穿着自己从未见过的衣衫,被绑在柱子上。

哎,平白无故做这样的梦,真是吓死。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们不得善终!”

“娘亲……”男孩朝着自己哭喊。

痛!

“楚儿是皇上嫡子!”她的声音嘶吼。

她自问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就算是死了,也不至于下油锅吧!

宋初夏好想抱头,天啊,天大的误会好嘛?那可是女妖怪!要命的,生死面前,面子算个屁啊,必须认怂……

“宋初夏,你早就该死。”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

痛!

她不是睡在上铺吗?这里是哪?猛然间,大量的记忆冲了宋初夏的脑海里。

书评(329)

我要评论
  • 怪!要&屁啊,

    宋初夏好想抱头,天啊,天大的误会好嘛?那可是女妖怪!要命的,生死面前,面子算个屁啊,必须认怂……

  • 拖了进&来。

    宋初夏脸上火辣辣的疼,还没回过神,就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被两个侍卫拖了进来。

  • 还没人&是证据

    最主要还没人管,所有人都对这件事视而不见,但,‘宋初夏’的存在就像是证据一样,所以,她便以冲撞老夫人为名,被送到了边境的静心庵。

  • &记忆冲

    她不是睡在上铺吗?这里是哪?猛然间,大量的记忆冲了宋初夏的脑海里。

  • 无脸女&意,接

    “扔进油锅。”红衣无脸女不以为意,接过身旁人递过来的帕子,一根一根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