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厉景宴,是在一家声色犬马的会所。那时她还在为生计奔波劳累,而他是高高在上的厉家大少爷。面对自己曾经的恋人背叛自己后的步步步步紧逼,温苒严禁不主动爬上他的床。她贪恋他的钱,他明白,而他贪恋她的美色,她也明白。温苒始终我以为,他们之间是各取所需,也没感情。可再后来,记者将话筒递到他面前媒体采访,“厉少,外界传闻您跟您太太是交易关系,请问您您有什么要作出解释的吗?”他却笑称:“我对她,是一见钟情。”经理将包厢的门打开,里面绚丽的灯光便打了过来。。

“对,是她,”友人回过神,“温家原来的大小姐,温苒。”

转身的时候,温苒余光里瞥到厉景宴好像往这边看了眼。

他们圈子里谁不知道,厉少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从来不让女人近身不说,就连身边的秘书和助理都清一色是男人。

锦城内,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这张脸。

在生命面前,尊严和贞洁又算得了什么?

耳边,响起男人刻薄戏谑的声音。

霍非驰,就是温家十八年前抱养的那个男孩,温苒青梅竹马的前男友。

“呦,这不是温家的大小姐吗,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她下意识想要挣扎,脑子里却又想起了经理刚才说的话。

厉景宴又喝了口酒,深沉的目光意味不明。

他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勾魂夺魄,鼻梁坚挺,精致绝伦的五官犹如被锋利的刀打磨过。

霍非驰毁了她的家,还逼得她连份兼职工作都找不到,沦落到只能在这里陪酒。

温苒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却又忍不住一慌,连忙拉住他,“为什么?我们说好了的。”

“五十万,卖不卖?”陈彬凑到她耳边,问道。

温苒怔了下,“什么五十万?”

温苒自然也认识。

“操。”陈彬嘴里低咒了声,不耐烦的摸出手机想要挂断,却陡然看到了屏幕上闪烁的名字。

友人猜不出他心里的想法,只得字斟句酌地问,“厉少,您对她有什么看法吗?”

厉景宴轻啜口酒,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有人甚至说他是个gay。

第37章 护妻

2021-11-26

第76章 订婚

2021-11-26

书评(402)

我要评论
  • 这不是&?”

    “呦,这不是温家的大小姐吗,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 一夜。&解释,

    “我花五十万,买你一夜。”陈彬解释,然后又问:“卖吗?”

  • “这个&都是锦

    “这个包厢里的客人都是锦城的头面人物,你好好伺候,钱少不了你的,一定不要给我惹事,知道吗?”

  • 沉有力&的脚步

    话音未落,便听到包厢门口传来了一阵低沉有力的脚步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