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医学杂术样样通晓,救孩子下毒两样都会,却明明碰上人格内部分裂的世子殿下。夜间寡味淡而无味,早上行为怪异,两人冤家较为,却素生情愫....“世子殿下,属下只救出一个女孩。”一黑衣蒙面男子卑躬屈膝的捧着一个安稳熟睡的襁褓婴儿,对着面前仅仅只有六岁的世子殿下说道。。

“世子殿下,属下只救出一个女孩。”一黑衣蒙面男子卑躬屈膝的捧着一个安稳熟睡的襁褓婴儿,对着面前仅仅只有六岁的世子殿下说道。

李商招呼背着黑衣男人的李大白跟上。走之前,李商拿鞭子抽打了一鞭子已经正常的枣红马,两匹马拉车顿时往前跑去。

俊逸男人转头狠狠瞪了一眼马车轿子:“不能!”

出尘男子狠狠撇头,咬牙切齿。

这男子有几斤几两李商清楚不过,要是真有本事,能让几个花楼小厮打的屁滚尿流满地找牙?要不是她当时路过一时兴起,花了六十两银子买下了这个被打的鼻青脸肿还张嘴闭嘴本剑仙本大侠的男子,这大侠,就要被扣在花楼洗盘子喽!不过他皮相不错,到时候说不定被哪个寻欢公子相中当了禁脔,也是一桩幸事。

“姓李的!别太过分!”俊俏男子一脸怒意,似有翻脸迹象。

可驾车的游侠儿一心想要仗剑逍遥江湖,就算身边有如此美人也不想入了这温柔乡英雄冢,奈何自个儿卖身契都在这个女子身上,上面又有官印印章,不得不随着这个女子去富庶江南地带。

一路做牛做马端茶倒水的游侠儿满腹怨气,只想拿着手中这把宝剑把眼前景物统统砍完才解气。

月白色长袍男子嘴角抽搐,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的他跳下马车,拿起长剑就要跑,李商一阵头大。

鹅蛋脸,正值碧玉年华的佳人倚着门框,看着这个游侠儿。

鹅蛋脸,正值碧玉年华的佳人倚着门框,看着这个游侠儿。

这男子可是一团放到哪就能把哪里点着的火,你还要带上他!你个疯婆子不要命,本大侠还惜命呢!

“剑仙,准备动手吧。”

“你这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苏州城!”

“喝花酒不掏银子,你也是个人才。”

李商身上的苏绣青白裙也被竹枝划了好多口子,肤若凝脂的手臂上也有几道红痕,头上发髻也被打的凌乱,当下只能从裙摆上撕下一道名贵苏绣,将一头散发绑在头顶。

李商看这拿剑作势要自刎的游侠儿,那双眸子,仿佛是在说:你划下去呀,不划下去,你就不是个男人!

半点不似江南温婉的李商踢了游侠儿一脚,在那月白长袍上留下一个明显的鞋印,气的游侠儿拿起剑来就要自尽。

李大白心下一狠,三两步跑过去,背起了地上的男子,黑马好似知道眼前两人善意,打了一下马尾后,向左侧满是毛竹的篁山跑去。

第1章 妖星

2021-07-15

第1章 妖星

2021-07-15

第3章 闹事

2021-07-15

第3章 闹事

2021-07-15

第6章 陈隐

2021-07-15

第6章 陈隐

2021-07-15

第8章 宣旨

2021-07-15

第8章 宣旨

2021-07-15

第12章 入狱

2021-07-15

第12章 入狱

2021-07-15

第13章 报复

2021-07-15

第13章 报复

2021-07-15

第14章 出狱

2021-07-15

第14章 出狱

2021-07-15

第15章 出宫

2021-07-15

第15章 出宫

2021-07-15

第16章 阿玉

2021-07-15

第16章 阿玉

2021-07-15

第18章 回宫

2021-07-15

第18章 回宫

2021-07-15

第20章 赐婚

2021-07-15

第20章 赐婚

2021-07-15

第22章 李府

2021-07-15

第22章 李府

2021-07-15

第23章 回忆

2021-07-15

第23章 回忆

2021-07-15

第24章 奸计

2021-07-15

第24章 奸计

2021-07-15

第25章 成婚

2021-07-15

第25章 成婚

2021-07-15

第28章 离开

2021-07-15

第28章 离开

2021-07-15

书评(268)

我要评论
  • 讥讽冷&火盆,

    红袍大太监将袖口中的金纹绣锦交给大皇子,大皇子接过,从上扫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讥讽冷笑,随之将绣锦扔入火盆,燃烧殆尽。

  • 碧玉年&个游侠

    鹅蛋脸,正值碧玉年华的佳人倚着门框,看着这个游侠儿。

  • 书香气&仙。

    驾车的男子生的俊逸,眉目间一股书香气,身边放一把剑,整个人如出尘谪仙。

  • &脂的手

    李商身上的苏绣青白裙也被竹枝划了好多口子,肤若凝脂的手臂上也有几道红痕,头上发髻也被打的凌乱,当下只能从裙摆上撕下一道名贵苏绣,将一头散发绑在头顶。

  • 般跑来&靴,肩

    一阵急促马蹄声起,她钻回轿内,掀起窗轩探头往后看去,一匹比自家枣红马大半个的黑色骏马似追风般跑来,马上趴着一人,身穿黑袍脚下云纹黑布靴,肩上有一支透骨的箭,只是眨眼间,马车与黑马便擦肩而过。

  • &估摸着

    估摸着跑了一里地,李大白实在是背不动了,一下把肩上男子摔到地上,自己也蹲在地上大喘气,一身月白长袍已经沾满了血渍污迹,毫无之前的风度翩翩可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