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戎马倥偬,替平夏夺来半壁江山。她利刃手上,为枉死之魂沉冤平冤。当古灵精怪的女仵作碰上冷血蛮横的七王爷……汉子与案子她终于等到兼而得之。黑暗变成了明亮,安静变成了嘈杂,她双耳嗡嗡作响,好不容易才听清了身边的人在说什么。。

抬起头,宋小果正好瞧见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中年长衫男子对着另一个更为年迈的老头双手抱拳拱了拱,她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胎动,你刚才也看到了对不对?那是胎动。这孩子还没死,我们得救他出来。”宋小果情绪有些激动。

“是,已经足月了。”

没等宋海的阻止声落地,宋小果就感觉自己脑袋犹如被雷击中一般,本能地扭头大声吼了一嗓子。“我需要剪子、刀,还有热水,都快一些!”

宋小果忽然就明白过来外面那个周老爷火气十足的原因了,一尸两命,估计换谁都不好受。

宋小果是个法医,对于剖腹产并不专业,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她不需要再去考虑大人的死活。

此际,已然被宋小果惊动的周老爷已经大步走了进来,满脸怒气地呵斥他们道。“都在闹什么?”

只见院子里齐刷刷地跪着数十人,都在低声抽泣哭嚎着,哭声此起彼伏的极有节奏。那扇对着院心的朱红房门虚掩了一半,里面也传出了女子的哭泣声和男人的怒喝声,宋小果不由缩了缩脖子。

“拿什么,去哪儿?”宋小果本能地问道。

最终,在宋小果的争分夺秒下,她从下刀到取出婴孩,只用了五分钟左右。

宋小果不知道棺材子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动手的话,女尸肚子里的孩子就还有一线生机。

“周老爷放心,老朽自当竭尽全力。”宋海拱了拱手保证道,随后便带着宋小果进到内屋。

“周老爷,这孩子还能救,你救还是不救?”宋小果语气有几分焦急。

她话音刚落,周老爷就满脸震惊地看着她,连话都说的不大顺畅了。“你说……什么……”

时空穿越?幻境?还是全息模拟?

宋小果随着宋海进了门,正屋里的情形和外面差不多,也是跪了满地的人。一个身材魁梧、双鬓斑白的中年高大男子站在屋子中间,冷眼瞅着宋海和宋小果,良久才从鼻子里冷哼出声。

只见一具腹部高高隆起的女尸,被放置在了一块门板子上,脚底被人用筷子硬撑成了直角,门板子下面点了一盏油灯,灯芯时明时暗地跳动着,透出几分阴森森的气息。

最终,在宋小果的争分夺秒下,她从下刀到取出婴孩,只用了五分钟左右。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顺手的&趋于稳

    就着这里简陋的环境和并不顺手的工具,宋小果深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的手趋于稳健。

  • 瞧,入&一色飞

    放眼往四周一瞧,入目果然全是清一色飞檐斗拱的矮房子古风建筑,宋小果瞬时懵圈。自己不是正在看祖传的手札吗?怎么下一秒就到了这里。

  • &路进了

    老头名为宋海,是宋小果在这个世界的爷爷,他带着宋小果一路进了周家大院,沿着青石板铺就的路面往里走,宋小果三步一张望、五步一回头,越看心越凉。

  • 扭头大&些!”

    没等宋海的阻止声落地,宋小果就感觉自己脑袋犹如被雷击中一般,本能地扭头大声吼了一嗓子。“我需要剪子、刀,还有热水,都快一些!”

  • 又望了&来。”

    周老爷微颤着嘴唇,看了看女尸,又望了望两人,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立即吩咐那几个目瞪口呆的婆子道。“快!她要什么都马上给她准备,一定把孩子救下来。”

  • &她只知

    宋小果不知道棺材子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动手的话,女尸肚子里的孩子就还有一线生机。

  • 棂上雕&塘与凉

    门柱窗棂上雕满了花鸟鱼虫,不远处的假山、荷塘与凉亭相映成趣,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宋小果,她是真来到了异世界,宋小果不得不满心悲凉的接受了现实。

  • &宋海一

    宋海一个箭步冲到宋小果身侧,飞快按住了她正翻起衣裙查探的手。

  • 家还在&等我们

    “小果,你不是向来都喜欢随我验尸吗?现在是怎么了。听话,快去把仵作箱拿出来,周家还在等我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