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人与魔鼎足而立的时代,有人肉身化圣,普渡众生;有人立于成魔,乱天动地。 一名奔逃天涯的孤孑少年从大山走出来,一柄锈迹斑斑断剑一直无人问津,一切从这里就……盛夏的午后,这本是最酷热难耐时。不过在其中一座仙山山腰,山风吹过,却带着阵阵凉意。。

未等窦灜山说话,一阵嚎叫声突然从下方传来。

无视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少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很快就把道袍中年超越了去,引得道袍中年也是一愣一愣的。

盛夏的午后,这本是最酷热难耐时。不过在其中一座仙山山腰,山风吹过,却带着阵阵凉意。

还有,那个女人……

姬子雅?似乎那个背负紫晶长剑的神秘少女就叫姬子雅……

此话一出,众人兴奋的心情,似乎被压上了一块石头。入门弟子和正式弟子,地位差距太大了。在宗门高层眼里,恐怕只有正式弟子才算是五行宗真正的人才吧,他们享受宗门最好的资源,可以修炼各种强大的功法。而入门弟子呢,说句不好听的,入门弟子就是来给五行宗打杂的,宗门那么大,每天打扫山门宫殿,劈柴、跳水、洗衣、做饭,这些杂活正式弟子不做,长老等高层更不做。自然都是留给可怜的入门弟子。不要说平日里没有人管入门弟子修炼,就算有人搭理了,单单每天干不完的杂活,他们恐怕也没时间再修炼。

“是啊,大哥,你不是剑阁弟子选拔,成绩最优秀的那个吗,你可是甩了第二名十几条街啊,怎么回事,难道剑阁连你这个第一名都不要了?”胖子一脸的意外,显然,他也参加过之前的剑阁弟子选拔,只不过被淘汰了而已。

“哼,我猜那把断剑是假的,根本没多重,他就是想在众多未来小师妹面前耍酷而已。”

然而真正能超越的却少之又少,即便有极个别勉强超越了,很快便会被速度一直不减的道袍中年追了上去,这道袍中年登山的速度可绝对称得上“健步如飞”。

听到这长老的话,一群满头大汗,刚刚倒地休息的少年脸色都有些怪异。终于,其中一个忍不住道:“长老,我们后面还有一个怪胎呢。”

秦风越想,越是恨得咬牙切齿。

道袍中年嘴角抽搐了两下,旋即却又笑呵呵了,“整体苗子虽差,倒也有异常突出的小家伙啊。”

大约一个时辰后,终于第一个少年艰难的登上了接引殿,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还不到二百人吗?”道袍中年卫央收回注视秦风的目光,明显有点意外:“师兄,看来咱们的元灵液准备多了。”

道袍中年爱才心切,忍不住的又开口提醒。他还真的担心,这么优秀的弟子,被淘汰了出去。

剑阁之行,简直就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悲剧经历,不过,倒也有意外的奇遇,在他离开时,一把断剑竟从剑阁最深处凭空飞到了他的身边,似乎在背后,剑阁有无数双眼睛,在无比炽热的看着它,这绝对是一件好宝贝,几个月来,秦风也的确领略到了它的神奇之处。

“冲啊、冲啊!”

顿了片刻,胖子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小声道:“大哥,我知道了,你是拿了剑阁弟子选拔的第一名,现在又要拿五行宗弟子选拔的第一名。不过这次选拔,不是比谁背的东西重,而是比谁能最快到达接引殿。”

接引殿内,一百八十多名少男少女没有想当入门弟子的。元灵液便是他们的希望。毕竟肉身力量和灵修天赋不同,可能最后一名跑进接引殿的人是一名灵修天才。也可能那个最变态的,背着破铜烂铁乱跑的家伙一点灵修天赋都没有呢。什么可能都有,自然人人心里都还有希望。

第17章 挑战

2021-07-14

第25章 启程

2021-07-14

书评(184)

我要评论
  • 怪我没&算通过

    “小家伙,你背着一把破剑做什么,快扔掉。别怪我没提醒你,只有按规定的时间登上山顶接引殿,才算通过考核,否则,你就是背着千斤重物也无用,我劝你省点力气。”

  • 念出这&。

    努力前行的秦风,口中默默念出这两个字。微微抬起头来,目光望着那看不到尽头的山端,似乎是要透过层层云雾,望到数千里之外的另一处修行圣地。

  • 忍不住&真的担

    道袍中年爱才心切,忍不住的又开口提醒。他还真的担心,这么优秀的弟子,被淘汰了出去。

  • 将我碎&?

    剑阁啊剑阁,又是要将我碎尸万段,又是血腥咒符加身,对我这种无名小卒,也值得你们如此兴师动众?

  • 了抿嘴&中掠过

    秦风抿了抿嘴,脑海中掠过一道背负紫晶长剑的窈窕身影,该怎么形容她:美丽、阴沉、冰冷……

  • 选拔,&那人人

    这是五行宗一年一度的弟子选拔,只要能通过考核,便可进入那人人向往的修行圣地,前途不可限量!

  • 个剑阁&栽培他

    耳边,似乎还能听到那一个个剑阁长老的赞叹之语,他们一个个拉着他的手,向他许诺将会如何的全力栽培他,每一个都那么热情、那么慈眉善目。

  • 你们想&声喝道

    “我的速度,就是到达接引殿的最慢速度。所以,如果你们想通过考验,就必须走到我前面,必须比我更快!”道袍中年登山的速度很快,他表情严肃了几分,提醒一番后,又沉声喝道:“明白了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