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寓居日本的失恋了大叔,踏往再次穿越到1938年南京的旅途  耐心的等待他的是什么 再次穿越一九三七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实际上位于东京以东的千叶县境内,距离市区颇有一段距离,即便是搭乘发达的轨道交通,也要花上一个来小时。在返回东京市内的快线列车上,车厢里乘客寥寥,倍显冷清,俞宽掏出耳机想听音乐,却记起过去与她同行时,两人分享一付耳机看综艺节目的情景,就放了回去。。

  他推开院门,景物依旧,走过数米石板路,在那栋传统木制二层楼的玄关处脱鞋,拉开拉门,嘴里说着:“打扰了。”

  事实上,认识你不久后的一个凌晨,我不知怎么醒了,窗外的天光微明,我突然想起了你,想你应该起来准备去上班。那是种奇妙的感觉,因为我不知道你如何在我心里住下了。那一晚之所以送你,除了想和你多共处一会儿,又怕你搭错车,更多的,是想离你的住所更近一些。

  我刚刚从江苏丹阳回来,去追寻你幼年生活的痕迹。我一直以为,一个人如果在某地生活过一段时间,他的生命的一部分质地就会留在那里,融入土地或空气。停驻的时间越久,留下的越多。这一个月里,我或许已经去过了你所有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不论中国或日本。丹阳,这个有你名字的城市,是最后一站。

  一路沉默。车窗外,随着东京的渐渐接近,大都市的灯火渐渐稠密,但遥远得如同虚幻的空中楼阁。经过某个不知名的小站时,他看着冷清无人的月台,却想起和朋友聊天说起阿城小说《棋王》的开头:车站是乱得不能再乱。他很喜欢这句境界全出的描述,没有长篇累牍的记叙文字,道出了身处其中者的深刻感受。如果要形容他现在的心情,那也就是痛得不能再痛。

  去年春夏的很多夜晚,我们骑车回家。你要么把头依偎在我的后背上,要么调皮的把手指在我胸前身后抓来挠去,让我在行驶中心猿意马。

  “差不多吧。留在这里会常常想起过去。而且,现在中日关系不好,我原来的业务也没办法做下去。虽然有新的公司在找我谈合作,但我总是很难提起热情。”

  出了大厅往里走的右侧是厨房,通道的尽头之外就是后院,俞宽隐约看到了一颗大树的身影。厨房里异常干净,冷飕飕的,已经很久没有生火做饭、洗碗刷盘的迹象,桌子上摆着两三个外卖盒饭的包装盒。茶壶茶叶都在,看来吉越老师的饮食起居仅此而已。俞宽转身抬头,看到挂在门口上方的一张照片,老师师母和他们那年盂兰盆节的合影。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俞宽认得那些同学:韩国的李、日本的米内、饭田、木村……他站在后排,满脸二十几岁时的懵懂或憧憬。

  “还好。托您的福。老师近来的身体如何?”

  “她如果真的喜欢你,会支持你吧?”

  我看见了我和她,但只能看见而已。

  “你看,就是这个样子。瘦了,现在的体重只有40几公斤,就快半价了。”吉越笑着说,脸颊和脖子上刀刻般的密集线条跟着抖动。

  俞宽把盘腿改成正座姿势,俯下身给吉越深深施礼:“谢谢老师这些年来的指导和关照,我永远不会忘记。”

  他下车后想了想具体的路径,记忆模糊了,最后还是拿出苹果手机,输入明信片上的地址,按照搜索出来的指示走过去,这才慢慢地回想起来。步行数分钟,穿过一段路面电车的铁道,他看到了吉越老师家的屋顶,以及后院两颗高大树木的树冠。冬日午后的天空高远清蓝,但阳光并不热烈,所以还是略有寒意。今年的冬天的确冷。俞宽的心更冷。

  快车抵达日暮里,一个诗意的地名,对他来说却充满感伤的回忆。换乘东京环城的山手线,回到住处所在的新宿区新大久保。正是周末之夜,依旧灯红酒绿,摩肩接踵。近年来,此地成为韩国餐饮店铺集中的区域,每天都吸引了大批的追逐韩流的女性顾客。他们作为邻居,在这里住了两年,习惯了夜夜笙歌不辍的热闹,甚至也喜欢上那种浓烈的生活气息。而在她先搬离之后,热闹变成了喧闹,现在又变成了吵闹。俞宽挑了一条僻静小巷绕路走回家,感觉那些繁华和过去与她共有的此地生活,一点点消隐于身后,仿佛踏入了另一个世界,寂寥而冰冷。在住居楼下,他似乎看到了几个月前的某个夜晚,两人吃罢晚饭一同归来,她笑盈盈地站在灯光明亮处,等他去查看信箱。

  八月的一个夏夜,你参加公司聚餐,电话我说你可能醉了。我急忙乘车去池袋接你,在月台上见你两颊醺红,不胜酒力。新大久保,我扶着你下了车,你娇嗔着非要我用自行车载你。我怕你坐不稳,一只手要绕过去拉着你的小手。你的头靠在我的背上,能感到你脸庞的温热。这一生是不是很完美了?因为有过这样的时刻。我比世上的很多很多人都幸福。那是爱的时刻。

  我就这样失去她了?

  “我那时太年轻,有些莽撞,我也知道论文的内容实际上很粗糙。”

  “嗯,明天见。俞君。还能找到我家么?”

  “你这种快到中年的男性喜欢上比自己小很多的女孩,一旦失败了,打击会很大。我理解。可是,因为这个你要离开日本?”

  “工作这东西,你可以再找嘛。你的女朋友是因为你失业而离开你的?”

1

2021-07-13

2

2021-07-13

3

2021-07-13

4

2021-07-13

5

2021-07-13

6

2021-07-13

7

2021-07-13

书评(500)

我要评论
  • ,语气&原因很

      元旦前,他在中国接到了她提出分手的电话,语气伤感而决绝。原因很清楚:家人的反对,还有一些累积的疲惫,“我累了,想找一份简单平静的新生活。”

  • 哈哈。&。”

      “哈哈。谁知道呢?我最近一直没去医院。没事儿。”

  • 做学问&要知识

      “做学问不仅需要知识,也需要勇气。”吉越老师这句话是与会的另一位教授告诉俞宽的。

  • ?”吉&越老师

      “啊,俞君,最近状态怎么样?”吉越老师的精神似乎还算健旺。

  • 回事儿&在乎就

      吉越老师并没把癌症当回事儿:“俞君,不用担心,我不在乎就没事儿。癌症是个吓唬人的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