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是个犯人,他们都说她害了何宿的爷爷。何宿,是她最爱的男人。她是冤的,但是没人我相信她的话,何宿,更是一点儿也不信。后的每个日夜,她都生活……在何宿无边的恨意中。“王伯,你回去休息吧,剩下的我会收拾的。”。

她尤想起结婚当晚,她的新婚丈夫看着一脸娇羞的她,满脸厌恶的说:“即使结婚了我也不会碰一个杀人凶手,我怕噩梦,所以你放心。”

没想到手腕瞬间一疼,整个人被一股大力甩到了墙上,何宿把她锁在墙角,男人的力气使她无法挣脱。

苏宁不用转头就可以想象到身后男人的脸是多么阴沉,面前的女人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王伯已经出来撵人了。

这一刻,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王伯,你回去休息吧,剩下的我会收拾的。”

苏宁心里一痛,垂下了眼眸,握了握拳头,站起身来准备绕过何宿回房间睡觉。

苏宁心里一痛,垂下了眼眸,握了握拳头,站起身来准备绕过何宿回房间睡觉。

她打开房门,一个长相颇为精致的女人正衣衫不整的坐在她刚刚经过的那扇门前,而她的丈夫,何宿正赤 裸着上身,不急不躁的披上睡袍。

她尤想起结婚当晚,她的新婚丈夫看着一脸娇羞的她,满脸厌恶的说:“即使结婚了我也不会碰一个杀人凶手,我怕噩梦,所以你放心。”

“苏宁,你不是很厉害吗?当初的伶牙俐齿呢?”何宿钳住苏宁的下巴,眼神里说不出的冰冷。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苏宁白嫩的脸上出现了五个红印,何宿举起的手还没放下就愤怒的吼道:“贱人,你还有脸提爷爷,如果不是你,他现在还能看着子孙满堂!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和婵娟结婚了!”

她只能逼迫自己和他对视,说道:“既然做了你老婆,做了你的挡箭牌,我自然会老老实实的,不让爷爷失望。”

她打开房门,一个长相颇为精致的女人正衣衫不整的坐在她刚刚经过的那扇门前,而她的丈夫,何宿正赤 裸着上身,不急不躁的披上睡袍。

苏宁不用转头就可以想象到身后男人的脸是多么阴沉,面前的女人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王伯已经出来撵人了。

苏宁牵强的笑,王伯只能点点头,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男式拖鞋,顺着往上看,小麦色的皮肤,六块腹肌,性感的锁骨,棱角分明的下巴,紧紧抿住的薄唇,高挺的鼻梁,还有一双桃花眼,只是眼里的阴沉让苏宁望而退步。

“看够了没有?像个残疾人一样坐在我门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要饭的呢。还是,你是羡慕那个女人被我上?”何宿俊朗的五官里全是嘲笑和讽刺。

“苏宁,你不是很厉害吗?当初的伶牙俐齿呢?”何宿钳住苏宁的下巴,眼神里说不出的冰冷。

苏宁咬了咬唇,她不知如何开口,该说的早在那个夜晚就说明白了,可他到底是一点都不相信她。

“看够了没有?像个残疾人一样坐在我门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要饭的呢。还是,你是羡慕那个女人被我上?”何宿俊朗的五官里全是嘲笑和讽刺。

第19章 噩梦

2021-07-12

第19章 噩梦

2021-07-12

第21章 屈辱

2021-07-12

第21章 屈辱

2021-07-12

第27章 激怒

2021-07-12

第27章 激怒

2021-07-12

书评(432)

我要评论
  • 想象到&人了。

    苏宁不用转头就可以想象到身后男人的脸是多么阴沉,面前的女人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王伯已经出来撵人了。

  • “苏宁&不出的

    “苏宁,你不是很厉害吗?当初的伶牙俐齿呢?”何宿钳住苏宁的下巴,眼神里说不出的冰冷。

  • 不躁的&袍。

    她打开房门,一个长相颇为精致的女人正衣衫不整的坐在她刚刚经过的那扇门前,而她的丈夫,何宿正赤 裸着上身,不急不躁的披上睡袍。

  • 就说明&底是一

    苏宁咬了咬唇,她不知如何开口,该说的早在那个夜晚就说明白了,可他到底是一点都不相信她。

  • 板,换&男女交

    她放下手中画板,换好拖鞋后回自己的房间,经过某扇做工精致的木门时里面果然传来了男女交织的淫靡的喘 息声。

  • 她只能&爷失望

    她只能逼迫自己和他对视,说道:“既然做了你老婆,做了你的挡箭牌,我自然会老老实实的,不让爷爷失望。”

  • 还没等&,“滚

    还没等女人说话,身后的男人已经张口了,“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 了我也&所以你

    她尤想起结婚当晚,她的新婚丈夫看着一脸娇羞的她,满脸厌恶的说:“即使结婚了我也不会碰一个杀人凶手,我怕噩梦,所以你放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