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二十一世纪女一枚,竟再次穿越成恋夫成痴的花痴王妃!前生被虐死,这一世还不掀倒他的王府!“你是杀了我但是让我休了你?”某王妃一脸得瑟,抖腿望着头球破门而进的冷面王爷!该宁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

宁王赶紧握过南枢的手,紧张的问道:“怎样,有没有被烫到?”

叶宋匆匆出门一瞧,果然南枢脸色苍白地晕掉了。身旁丫鬟声泪俱下:“王妃娘娘再怎么不待见我们夫人,也不能见着夫人身子弱就这样对待她呀!要是夫人有个三长两短,奴婢怎么向王爷交代!”

“妹妹记住了。”

敬茶的时候,喜婆端来一盏热茶递给南枢,南枢向王妃敬上,柔柔道:“姐姐喝茶。”

在喜婆的吆喝下,那一双人幸福地拜了天地。除了彼此,其余的都是局外人。

沛青被叶宋勾肩搭背地推搡着往前走,偷偷瞧了她一眼,嗫喏:“小姐……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宁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

“也好。”叶宋道。

沛青被吓得一抖,坚持说道:“都是奴婢的错,跟小姐无关,求王爷……”她去抱苏宸腿的时候,被苏宸一脚踢开。

“今天大喜嘛,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个什么。”她把沛青拉过来,给沛青夹菜,若有所思道,“我听说,是我拆散了苏宸和南枢?”

宁王手握成拳,死女人竟敢在他大婚上来捣乱。

叶宋自知理亏,垂头道:“这次是我不对,让妹妹在院子里站得久了,没能及早发现,下次我不会让她再在我这里受委屈……”

叶宋一口粥呛着,瞪了眼珠子:“你怎么不早说!”

叶宋勾起嘴角笑,“那你就当从前的那个叶宋已经死了。”

叶宋僵着面皮看了沛青一眼,看吧,出事了。南氏的柔弱又不是没见识过,连一杯茶都端不稳的人,还指望她在院子里福礼一福就是一个时辰?

南枢正虚弱地躺在床上,大夫给她把脉,得出的结果是,南枢身子太虚,又在外面福礼太久僵了身子,导致血脉不活络而引起的晕厥,吃几帖药调养调养就好了。

“从前的小姐不会看的这么开的。”

到了王府,他亲自走过来,撩起喜轿的帘子,温柔地把新娘子牵起,进了王府大门。鞭炮声,锣鼓声,热闹非凡。

酒过三巡,沛青浑然忘我。叶宋教她划拳,她划得有模有样,两人脚踩在凳子上玩得不亦乐乎。

叶宋懒洋洋地爬在桌上喝粥,没什么精神道:“其实我没看上他。”

第20章 反击

2021-07-11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口干舌&以后都

    叶宋伸手来接,正好头晕脑胀久了她觉得口干舌燥,笑道:“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妹妹一定要好好服侍王爷才是。”

  • 在喜婆&一双人

    在喜婆的吆喝下,那一双人幸福地拜了天地。除了彼此,其余的都是局外人。

  • 妾的手&不用了

    宁王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牵着新妾的手道:“不用了,本王陪南氏一起。开始拜堂吧。”

  • 色沉了&叶宋,

    宁王脸色沉了下来,定定地盯着主位上的叶宋,似乎想要透过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穿她的心,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