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号?我不愿意!寻人?我装死!一个两个三个,你们有完没完没了?仙生,请上线!把你惹的麻烦清除非常干净!“哐”一声巨响。。

感激归感激,她却躺在床上没有动,电话铃声持续响了一阵,跳转到自动答录。

噪音男子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瞬间空掉的血条,秒杀?居然是秒杀?!

那玩家总算也聪明,领会了她的意思,笑笑道:“是这样,我打算建个行会,想邀请你加入,带你把级练高后,到时我们一起去打建会令牌。”

这下,脸丢大了!

见她答得这么爽快,那男子反倒退缩了,但身周看热闹的玩家太多,他面子过不去,只好嘴硬的顶回一句:“打就打,谁怕谁!”

窗下摆着一款银白色的游戏舱,造型和梦里的一模一样,她探出指尖顺着那流线型的舱身轻轻滑动,在感受到那抹不明显的微凉时,心情突然变得有点复杂。

皇帝:……

“你刚才好厉害!出手怎么能这么快?”那玩家带着一脸的笑,先拍了个马屁过来。

皇帝急了:“别,别走啊!名字这东西,只是一种称呼嘛!用不着这么介意吧?要不,你就帮忙打打令牌,不进行会行不行?”

离朱压根不知道自己害得人删了号,她只是心情不太好,觉得周围人太多很吵,就收起匕首往远处的树林走去,想安静的练会级,发发呆。不过有人显然不给她这个机会,追在她身后大声喊:“等等,请等一等!”

“皇帝……”

花少是玩家名,不愧是游戏里排名前十的风流人物,单凭这一手出色的白描人物和那潇洒飘逸,有若行云流水的字,就足够惹得一群MM捂脸尖叫了。

游戏里打架一般有两种方式,不死不休的PK,或是纯交流技艺的切磋,前一种会出人命,后一种点到即止。

18级!

一群野兔在草丛里欢快的蹦跳,它们身旁峙立着两人,一个有点紧张,生怕一会要丢脸,连握着剑柄的手都在微微发颤,另一个却十分轻松,手里翻玩着两把匕首,目光只盯着脚边乱窜的野兔,根本没有看对手一眼。

那是一幅单墨描绘的人像,上面画着一名五官平平,貌不起眼的女孩,属于那种搁人群里就找不着的类型。

那蓝摔了手机,砸了花瓶,拆了枕头,搞得一屋子鸭绒乱飞,最后还不解气,拎起墙角的棒球棍就狠狠的往游戏舱上抡去。

“看看切磋记录再骂人。自己手太慢,就别怪人欺负你。”离朱丢下话转身离去。

房里又恢复了黎明前该有的宁静,那蓝眼神明澈的望着天花板,却再也没有半点想要继续入睡的欲望。

离朱被他缠得有点烦,停下脚步道:“给你个建议想不想听?”

楔子

2021-11-25

关于尊重。

2021-11-25

夜唱-Rasor

2021-11-25

VIP上架公告

2021-11-25

书评(488)

我要评论
  • &《逐仙

    上线?那瞬火星了吧?她都足足一个月没有碰过那款叫《逐仙》的游戏了。

  • 是游戏&行保险

    “可恶!这哪是游戏舱啊,简直可以当银行保险柜来用!”

  • 她却躺&没有动

    感激归感激,她却躺在床上没有动,电话铃声持续响了一阵,跳转到自动答录。

  • 合金,&无虞。

    她的双手被震得发麻,棒球棍险险脱手而落,再看那游戏舱,流线型的银白色舱身上竟然连瘪痕都没有一块,果然如同广告上宣传的那样使用宇航专用合金,全封闭,抗暴力破坏,安全无虞。

  • ,不知&阵急促

    呆愣愣的躺在床上发了会呆,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 &!还有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好吧,回来记得上线带我练级,否则当心我把你夜游未归的事告诉爸妈!还有,你外出记得注意安全,挂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