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沙雕 甜宠,男女主双毒舌,的日常互怼,参股不亏!】人前超凶人后沙雕美飒大小姐x占据欲超强毒舌大总裁*一就——“出差工作半个月,离开了不吭一声回去也不吭一声,的吧就来想走就走,你把家当什么了?勾栏啊?”沈渡一脸波澜不惊:“你这么说自己,会会不太好?”南颂:“......”……“我饿了,你给我做香煎小牛排。”沈渡:“你想吃我就得给你做?你把家当什么了?餐厅?把我当什么了?厨子?”“那倒也不是。”“那是把我当爸爸了。”“爸爸。”沈渡:“......?”再后来——撤黑热搜、搞营销号、虐众情敌、宠小祖宗,沈渡干起这些事来这趟航班于十四个小时之前从洛杉矶起飞,还有三十分钟抵达云城。。

“我想任性我就任性,我想倔强我也能倔强,看你们谁能把我怎么样,我想不彷徨就不彷徨,我想不迷惘就不迷惘,还有什么比这让人更膨胀——”

“一拳打十个?哥哥这么厉害呀,好想见识一下哦。”

她半年前突然离开云城确实是因为沈渡,但那是因为沈渡做的那件事触犯到了她的底线。

“薇姐让我专门在这儿等您,我先带您进去。”说完便顺手接过了南颂手中的行李箱。

周舒薇听南颂的语气冷了几分,朝着嘴上不把门的小黄毛背上拍了一巴掌:“去去去,喝你的酒去!”

在南颂看来,翡丽公馆不像是她和沈渡的婚房,更像是他满世界飞处理公务的其中一个落脚点。

下一秒,周舒薇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兄弟姐妹们,都给我操练起来——”

“怎么了?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怎么我就一身情伤了?说来听听?”

南颂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两个人走到了一间包厢门口。

“嗯。”

南颂刚到“Dele Life”门口,就有一个年轻的侍应生赶紧迎了上来。

她不以为意,面色冷淡地抬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端起旁边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水,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一种从容的优雅感。

“你刚才说的去你家是指麓水南岸还是......翡丽公馆?”

【“歪歪歪?到哪里啦小颂颂?”】

“那有什么办法嘛?颂姐你当初可是带着一身情伤离开云城,这好不容易回来了,咱薇姐可不得让你开心点儿?”

所以刚才小黄毛那句“带着一身情伤离开”的言论才会让她觉得好笑。

“嘭!”

“不是啊姐姐,翡丽公馆毕竟是你和沈渡共同的家,我不问清楚万一你把我带到那儿去怎么办?贸然闯入你家那位的地盘,我不找死吗?”

书评(102)

我要评论
  • 在心里&默默感

    啊,果然还是熟悉的地方能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南颂在心里默默感慨。

  • 现在已&的服务

    现在已经八月初了,半年,没想到她已经离开这么久了,周舒薇酒吧的服务生都已经换了一拨人。

  • 一句:&见过你

    南颂瞧他看着眼生,便问了一句:“以前没怎么见过你,新来的?”

  • 得有些&礼炮瞬

    几支看上去蠢得有些可爱的彩色小礼炮瞬间在她面前炸开,五颜六色的小花瓣落了南颂满头满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