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九幽之主夕瑶怼天怼地不带怕的,结果一不当心被设计陷害当做旱魃解开封印千百年!淦!老祖宗我切记面子的吗?再醒过来,棺材前躺了个受了重伤命不久矣的美男子。这年头美男子很难得,夕瑶忍痛割爱舍了自己一滴血与他结契,自此多了个非人非鬼的美男子仆从—祁墨辰。这个美男子仆从在外的时候哪里都好,是关上门门来不喜欢以下以下犯上。某天,夕瑶终于等到忍无可忍,“祁墨辰,分身后悔当初了,把分身的血还回去!”祁墨辰掀了掀眼皮,“该交易双方自愿原则,概不换货。”夕瑶咬牙切齿,“祁墨辰!你大爷的!”某人淡定从容的声音传来,“那是你大爷。”元安城郊的泉灵山脚下静谧的深山老林中却传来了一阵骚乱声。。

最好的惩罚便是日日夜夜忍受着煎熬,在恐惧中忏悔。

此刻就像只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

二胖色眯眯道:“这娘们这么漂亮,说不定还是个未出阁的雏,今日有幸遇上胖爷我,当然得要好好疼惜一下。”

夕瑶权衡利弊,虽不知他的来历身份,但她需要一个受控于她、能帮她的人,眼下这气若游丝的男人便是唯一的选择。

她苍白的颊上爬上了些红意,也不知是娇羞还是恼怒,穿戴好衣衫首饰,眸光冷冽阴狠地望着半空之中的两个红线粽子。

昏暗的环境中让人神经紧绷,而洞顶悬挂着的蝙蝠和钟乳石上滴水而落的声音更是让二胖汗毛炸立,恐惧在这种黑暗幽闭的环境中无限放大,他一惊一乍地扭头四处警惕着,恨不得脚底抹油迅速离开这个鬼地方。

不知走了多久,宽敞的岩洞逐渐狭窄,穿过狭窄段火折子照亮的一小方洞内之景让三个人都不免有些惊讶。

洞口前那尊真人等身大小的石雕,在朦胧月光下面部尖嘴凸眼阴暗不清,在这种黑暗静谧的环境中更是平添了几分恐惧感。

顿时二胖撕心裂肺的哀嚎声响彻整个洞穴。

二胖将瘫软的祁墨辰推倒在石碑旁,微颤的手指着棺材结巴道:“黑…子…这…不会是山鬼的棺材吧。”

隔了片刻棺中之人依旧如熟睡般躺在棺中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诈尸的意思,二胖壮起怂胆走近探头打量了一番。

二胖四处打量了一圈,看着不远处模糊的山鬼石雕语调微颤道:“我们怎么跑到了山鬼洞旁来了,这里邪性得很,还是带着这臭小子早点回山寨交给老大处置。”

他好歹也是个久经沙场在腥风血雨中沉浮之人,什么血腥可怕的场面没见过,却在如今被女尸的猛然诈尸后惊出了一身冷汗。

看他这一身华贵锦衣装扮,泥污鲜血难掩的清朗俊逸面容,他虽也是满身的罪孽杀戮,但与那两个满地打滚横眉怒目地粗鲁土匪头子似不是一伙的,他虽已是濒死状态但肩膀与头顶的三把阳火未熄,意味着阳寿未尽。

祁墨辰倚靠着粗糙的岩壁,失血过多让他的身体愈发寒凉,似有种寒意将他逐渐包裹,身上的痛意痛到麻木。

二胖的腿肚子不住的微颤。

元安城郊的泉灵山脚下静谧的深山老林中却传来了一阵骚乱声。

黑子嘲讽道:“二胖你这身宽体胖一身肥膘的,胆咋这么怂呢,这世间哪来的什么山鬼!都是唬人的。”

黑子将一旁的长明灯点亮,一道火苗通过围绕着洞底凹槽,里面的火油被点燃,将不大的岩洞照亮,那口棺材在跃动的火光下更是阴森诡异之极。

初秋,更深露重,一轮皎洁的上弦月似点缀在漆黑的丝缎上,在无边的夜色中熠熠生辉。

2.诈尸

2021-11-25

3.契人

2021-11-25

4.重获新生

2021-11-25

6.惊扰冥界

2021-11-25

7.利用合作

2021-11-25

9.请君入瓮

2021-11-25

10.套用身份

2021-11-25

12.虚幻结界

2021-11-25

14.幻境崩裂

2021-11-25

15.雨过天晴

2021-11-25

16.困龙局

2021-11-25

17.诈尸

2021-11-25

18.被求婚?

2021-11-25

20.替身

2021-11-25

21.不速之客

2021-11-25

22.跳脱六道

2021-11-25

23.客栈惊魂

2021-11-25

24.同仇敌忾

2021-11-25

25.羁绊

2021-11-25

26.露宿野外

2021-11-25

27.道观高人

2021-11-25

书评(417)

我要评论
  • 了多久&段火折

    不知走了多久,宽敞的岩洞逐渐狭窄,穿过狭窄段火折子照亮的一小方洞内之景让三个人都不免有些惊讶。

  • 老子…&得这么

    黑子咽了咽口水镇定道:“老子…掘了不少坟头也是头一次见,这小娘们长得这么漂亮,说不定身上有什么宝物让她能尸身不腐。”

  • 短匕首&伏不绝

    两人对着石碑端详了片刻,大字不识的他们就和看天书一般,很快便没了兴趣,黑子撇开石碑,他掏出腰间的短匕首将红线全部割断,一时间洞中清脆的铃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 把手,&浓烈的

    二胖壮起胆子上前搭把手,将布满灰尘的厚重棺盖掀开,一股浓烈的异香飘散而出,径直往鼻腔中钻去。

  • &口艳红

    传闻中狰狞食人的山鬼没瞧见,洞中竟然出奇地放着一口艳红色的棺材。

  • ,摩拳&个山鬼

    黑子眸光熠熠设想出了一副满是金银财宝的画面,摩拳擦掌道:“屁个山鬼,肯定是大户人家为了不被盗墓,才编造的传言,里面定是满满的金元宝。”

  • 略带沙&模人样

    另一个略带沙哑嗓音的声音说道:“好了大黑别把人打死了,这小子穿得人模人样的,身上还有这么润的一块玉坠家里肯定有钱,打死了还怎么去要赎金。”

  • 了还真&了。”

    “这娘们长得真是俊,年纪轻轻死了还真是可惜了,若是能做我的婆姨就好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