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遭受中国古代魔神场,面对自己三个男人的争风吃醋如何才能优雅高贵理智的不翻车了?在线等,挺急的!再次穿越成一个不喜欢嘤嘤嘤,表面楚楚可怜,天真的善良真诚;看似嫌贫爱富,工于心计的白莲花该怎么办?望着被原主被欺负得一脸怨愤的弟妹,意外发现拿了狠毒女配剧本的苏长乐默默的流眼泪现在的就靠医术洗白自己还来及吗?某个能止小儿夜啼,凶名在外,权势滔天的男人,第一次看见苏长乐的时候,神态淡漠轻蔑。呵!水性扬花的女骗子!再后来,他默默的地伸出手了金大腿,将人牢牢地被禁锢在怀中危险轻吟——那就抱了,那就别心里想有朝一日能松绑!苏长乐——找来的靠山是短寿鬼怎么办?当“长乐,这是我送给你的生辰礼物,你之前说过自己喜欢珍珠,所以我就专门给你挑了一副珍珠耳环,你看喜不喜欢?”。

此言一出,徐文生和赵越顿时变了脸色。赵越脾气暴躁,当下便一拳头朝着王元修挥了过去。

丽娘在庙里面解签,现在排着长队在等呢。苏长乐觉得无聊就出来了,谁知道会遇到王元修,还准备了礼物要送给她。而这还没完,原主到底给她留下了一个什么烂摊子啊?

王元修在大力冲撞下摔在了地上,手上的珍珠耳环也飞了出去,模样看起来狼狈不已。

“苏姑娘,你没事吧?”

想到这里,苏长乐嘴角的笑容顿时僵硬了下来,眼前蓦地一黑,身子微微踉跄。

而今天来娘娘庙,也是被这个身体的母亲丽娘强行带着过来祈福的。毕竟她才病了一场,差点丢了性命,如今好了,是该来庙里面还愿的。

想到这里,苏长乐顿时有些头疼。早知道出门会遇到这种情况,她还不如呆在家里咸鱼瘫呢!

“长乐姑娘,那登徒子没对你如何吧?”

“胡说!我才是!”

眼看着几人要打起来了,这动静要是把周围上香的人都引过来,苏长乐简直不敢想象即将会出现的后果。

异口同声的话再次响了起来,两个着急的男人蓦地一愣,终于将视线从心心念念的美丽少女身上移开,落在了对方身上,带上了疑惑戒备的神色。

“这不太好吧,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王公子你还是拿回去吧!”

原来的苏长乐十分精明,徐家的铺子在城东,赵家的铺子在城西,两家人平日里基本上不是刻意过去的话,是碰不到面的。王家人倒是在这福安巷,位于城北,和苏家隔得最近,不过也是一个在头一个在尾。

“哪来的登徒子,找死!”

换做以前的苏长乐,早就半推半就的把东西收下了,并且送礼的那个人保证是心甘情愿,没有半分不舍得,还会因为她的举动而欣喜若狂。

哪怕不用照镜子,此时此刻的苏长乐也知道,自己这张脸,的确是足够迷住眼前的少年。所以才会让对方不顾原本定下的婚约,费尽心思百般讨好。

可这件事情,偏偏一开始,却是‘她’故意引诱对方上钩的。

一袭白衣的少女梳着双丫髻,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她虽然穿着打扮极为素净,却生了一张清丽无双的精致面容。杏眼桃腮,一身冰肌玉骨,眼波盈盈如水,宛若湖中盛开的雪白莲花,让人恨不得捧在掌心呵护。

虽然这一切早就被原主安排的明明白白,可刚刚才来的苏长乐根本没有想到这一茬。她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大概是只有遇到熟悉的人才会对应的回忆起来。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娇娇弱&弱,温

    娇娇弱弱,温柔如水的声音响了起来,软绵绵的语调,听起来就好像是在撒娇一般。苏长乐赶紧闭嘴,这声音,她果然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 太好吧&不能收

    “这不太好吧,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王公子你还是拿回去吧!”

  • &长乐顿

    想到这里,苏长乐顿时有些头疼。早知道出门会遇到这种情况,她还不如呆在家里咸鱼瘫呢!

  • 貌为利&男人迷

    而原来的苏长乐,对于别人的示好,只要是符合她要求的男人,向来是来者不拒。她以美貌为利器,又是个极为聪明的女子,嘴上撒撒娇,几句话就将男人迷得团团转。

  • &么生疏

    “怎么会呢,一点也不贵!长乐,你怎么叫我王公子这么生疏?上次不是说了,唤我元修便可。”

  • 绝对方&乘此机

    对于现在已经换了个芯子的苏长乐来说,要脚踏N条船还不会翻实在是有点难度。拉扯之中,她正想着严词拒绝对方,干脆乘此机会摆脱掉这个烂桃花,耳边忽然传来了两声怒吼。

  • 了摇头&,自己

    王元修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自己打开了盒子,露出了里面的珍珠耳环,又朝着她走进了几步,将东西直往她手上塞。

  • 子,此&好。

    哪怕不用照镜子,此时此刻的苏长乐也知道,自己这张脸,的确是足够迷住眼前的少年。所以才会让对方不顾原本定下的婚约,费尽心思百般讨好。

  • 却生了&盈如水

    一袭白衣的少女梳着双丫髻,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她虽然穿着打扮极为素净,却生了一张清丽无双的精致面容。杏眼桃腮,一身冰肌玉骨,眼波盈盈如水,宛若湖中盛开的雪白莲花,让人恨不得捧在掌心呵护。

  • 早就半&情愿,

    换做以前的苏长乐,早就半推半就的把东西收下了,并且送礼的那个人保证是心甘情愿,没有半分不舍得,还会因为她的举动而欣喜若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