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冯家的千金,复活成家境贫困家庭,一心一意想要凭借美貌步入娱乐圈的新人。一辆辆跑车疾驰而过,夜色下的空中,直升飞机正追逐着,身后还能看到有警车在追赶,“……警方怀疑,飞车党疑来自东方之国,车主身份尚未查清……”。

“哎,你说说,这些人是谁?”她握了钢笔去点图片上那辆白色的跑车:“我昨天晚上就查过了,这车起码这个数。”她放了钢笔,张开手比了个‘五’的手势:“五千万。”

他性格虽然张扬,但在她面前一向忍让几分,哪知那天吵完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这还是两人认识多年以来的第一次。

“新闻上说这些驾驶豪车的人来自国内,国内有钱人多啊。”

“半夜三更声音放这么大,知不知道我马上要中考了!”

她一个人说得口干舌燥,也没得到一点儿回应,抬头才发现江瑟根本没在看她手机:

江瑟是被一阵咳嗽声吵醒的。

卢宝宝一只手放在课桌下,还在拨弄着一只粉红色的手机,这是她十六岁的生日礼物,上面贴满了水钻,少女心十足。

今天早晨杜昌群与周惠说的话她都听到了,马上要高考了,恐怕杜昌群不会再给她交上大学的费用,书还是要读的,她还得自己想办法了。

裴奕是她祖父冯中良当年上级领导的长孙,是裴家的眼珠子。

“想去就去。”

江瑟眼皮跳了跳:“你爸送你手机后悔了吧?”

江瑟翻了数学书出来摆在课桌上,马上要期末了,江瑟的数学书却仍像新的,翻了两下看不到一点儿笔记。

“钱呢?你知不知道请一天假要扣多少工资?一大家人光等着我这点儿工资张嘴,你说请假就请假?”

“我想起了去年的‘王之盛宴’。”卢宝宝挤眉弄眼的,她说的是去年娱乐圈里暴出来的一条震惊华夏的丑闻,“你说这些车里,会不会坐着娱乐圈里漂亮的模特、明星什么的,先是玩跑车,接着玩女人。”

“瑟瑟,看到没,新闻头条。”她说完这话,又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声的问:

今天早晨周惠跟她说的话,有让她高三之后便辍学不读,赚钱自立的意思。

原本的江瑟是杜家的拖油瓶,杜家上下都不喜欢她,如今这烂摊子却被江瑟接收了。

她爬上了床,盯着头顶上泛着昏黄灯光的灯泡,她认出了刚刚开在最前面的那辆白色造型嚣张的跑车,那是裴奕的。

卢宝宝一听这话,也吐了吐舌头,赶紧将手机锁了屏放兜里,伸手去翻课桌下的书本,摸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抬起头来:

江瑟打断了她的话,应了一声:“我知道的。”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好久没&有想起

    她已经好久没有想起之前的事了,今夜看到的新闻头条却使她又有些烦闷。

  • 瑟是一&种各样

    卢宝宝比江瑟大一岁,与原本的江瑟是一对臭趣相投的朋友,她脸稍圆,长得可爱,对各种各样的八卦十分好奇,尤其是娱乐圈各式各样的明星,她是如数家珍。

  • 昌群洗&:

    周惠扯了扯嘴角,看了女儿一眼,灯光下江瑟才十七,却已经婷婷玉立,她就着杜昌群洗脸的水拧了把帕子将脸擦了,往厨房走去:

  • 身后左&音响了

    镜头转换中,她看到跑在最前面的一辆白色跑车时,原本准备关电视的动作一顿,身后左侧房门‘嘭’的一声被人拉开了,杜红红怒气腾腾的声音响了起来:

  • 盯着头&前面的

    她爬上了床,盯着头顶上泛着昏黄灯光的灯泡,她认出了刚刚开在最前面的那辆白色造型嚣张的跑车,那是裴奕的。

  • 进娱乐&。

    原本的江瑟又一心要进娱乐圈,成为大明星,跟卢宝宝自然就有话聊。

  • 有让她&后便辍

    今天早晨周惠跟她说的话,有让她高三之后便辍学不读,赚钱自立的意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