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她的大哥胸背扎满了羽箭,手握着剑柄插入地缝跪立在地,死不瞑目,叶绾娇却无法为他蒙上双眼。她的父亲与二哥的尸首早已在城门内被万人踩踏,血肉模糊连成一片,她不敢过去看,离去时,却又望着城楼的方向,这场皇权之战,她输得彻底。。

这皮肤嫩的好像能掐出水,年轻真好,年轻真好啊!

“县主,您快些坐下,我给您敷脸。”

三年,从封地打到京安,又从京安节节败退,最后,李密抛下她逃了,叶绾娇被刺杀在城门楼,一袭华贵的金丝凤羽服沾满了红色的鲜血。李慎的军队在封地大肆虐杀百姓,叶家人死的死,伤的伤,叶绾娇死后才看见她的家人为了她付出了多少,即使知道是一条不归路,即使所有叶家人打心底里不支持她的一切做法,也依然帮助她,她弱小的儿子是李慎设计借慧贵妃害死,她在最后时光相信的男人李密将所有罪责推到她一个死人的头上。

刘将军拽着刘禄大步流星走出来,将他摔在叶府门前,抽出腰间的皮鞭就狠狠抽向他,“你这个不肖子!我让你没吃饱!我让你没吃饱!”

“叶太尉,犬子放肆了,今日还有要务在身不便久留。”刘将军说完拉着刘禄就走。

“我无碍的,你去找药箱给我敷敷脸吧。”叶绾娇这才反应过来,脸上火辣辣的疼,对自己下手还真有点狠了,不过这也是她自找的,这点疼哪里够还清她的孽债。

刘将军如此想着,但他想不到,瑶光县主叶绾娇可不是个轻易作罢好伺候的主。

叶绾娇拉着叶纤妤身后跟着俩丫头匆匆忙忙跑到前院,在屏风后看到叶父叶母与刘将军谈笑。刘禄坐在刘将军身边倒像个儒雅公子。

自李慎登上皇位,叶绾娇就开始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只等自己的嫡长子成人,便能夺取权利,到那时的叶绾娇才真真正正是周朝最尊贵的女人。

“子孙富,万千福,盛世丰年,只愿人如故。”叶绾娇低声呢喃当年出嫁时,父亲对她所言。

“哎呀,我怎忘了这事!”叶绾娇想起来了,大姐姐叶纯妧今年十八了,年岁不小,匆匆嫁了刘家二公子,结果没想到这刘禄是个好吃懒做的,耽误了大姐姐一辈子。

“什么?”叶堂臻好奇究竟是对了什么出来才能让刘将军还在叶家门口就气的把刘禄打个半死。

忽然,天色变换,画面扭转,叶绾娇只觉头痛欲裂,渐渐没了意识。

叶绾娇看了看自己稚嫩的小手,这般年纪,能做什么呢?处置李慎和李密,不急于一时。

这还是她无意中知晓的,当年紫茉才两岁,什么也不知道,没想到那对夫妻养不起她想卖给人贩子,这才被路过的叶绾娇的奶娘救回来取名紫茉。

叶绾娇起身环顾四周,身上穿的是大红色广袖绫罗裙,也是舅舅在她十二岁那年赐她的,这样好的舅舅,什么好处都先给她,把她捧得比公主还高贵,她竟然亲手毒害了舅舅,叶绾娇流下两行清泪,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都怪她自以为是,仗着将门出身与姣美容貌,以为能拿捏住皇帝,没想到二十年夫妻,枕边人无时无刻不在防她。

“好紫茉,我打你作甚,刚刚只是刚醒来,头晕眼花的,便让自己清醒清醒。”

“二哥可想知道刘禄对出个什么东西。”叶纤妤现在特别想让哥哥们与他们同乐。

可没想到,她的儿子被慧贵妃害死了,她看着小小的男孩尸首飘在湖中央,那样孤寂。叶绾娇非但没有为儿子的死而悲痛,反而联合了曾经的三皇子,如今流放在边境封地的暮王李密里应外合,筹划了二十年,没想到信件被李慎手下的人截获,所有的一切全完了。

如梦初醒

2021-11-24

纨绔子弟

2021-11-24

太康公主

2021-11-24

陌上人如玉

2021-11-24

发簪

2021-11-24

常水月

2021-11-24

无尘公子

2021-11-24

身遭险境

2021-11-24

天子门生

2021-11-24

书评(469)

我要评论
  • 真能后&,就算

    “好,我要。”如果真能后悔,别说二两,就算两千万两也无妨。

  • 房间转&小姑娘

    叶绾娇又仔仔细细在房间转了一遍,最后走到铜镜前看了看自己,十二岁的小姑娘,不能说倾国倾城,但这样貌也是人见人爱了。

  • “县主&不舒服

    “县主,您撵我我都不走,但是您到底哪不舒服啊?求求您了让奴请人先给您瞧瞧吧!”

  • 肿,经&红肿褪

    紫茉心疼的给叶绾娇吹吹脸上的红肿,经过她折腾这小半会,红肿褪了不少。

  • 叶绾娇&位,自

    叶绾娇为李慎筹谋划策,毒害疼爱她的皇帝舅舅,献计逼三皇子谋反,最后助李慎登上皇位,自己做皇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