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成长仅有阳光呢、是你吗?而我也不是、突然,电话铃声响了…是爸爸打来的,接起电话,爸爸醉醺醺的吐字都不清楚的说:“你们在哪呢?你妈干什么呢?她为什么不接电话?想让我打她了是不是?”……我赶紧说:“爸,你在哪呢?到楼下了吗?我下去接你”爸爸说:“我也不知道我在哪…”电话突然挂了…。

恍恍惚惚的走到车站,坐在公交车上,脑子里还在浮现昨晚的梦境…这是我从小到大脑海里不可磨灭的可怕印记。到底还要多久,我才能摆脱这个爱喝酒的爸爸,才能把妈妈从那个噩梦一样的家里带出去…谁来救救我…

把我和妈妈吓坏了……我扯着嗓子喊到:“爸,你干什么?不要命了吗?”。妈妈顾不上擦眼泪,赶紧跑去卫生间拿毛巾。我看了一眼爸爸的眼睛,他自己看着流着血的胳膊,好像也把自己吓了一跳,突然不吼了也不说话了。我赶紧扶着爸爸坐在沙发上,妈妈用毛巾擦了一下爸爸的胳膊发现不行,血止不住的流,仔细一看,手腕割开了好大一个口子……我赶紧打120叫救护车。过了十分钟救护车来了,医生上来一看,用纱布按住伤口,说:“”赶紧上医院,估计筋可能割断了”。我和妈妈一听一下愣住了,爸爸被医生扶着下楼,感觉爸爸也瞬间清醒了许多,走路也稳当了……我和妈妈赶紧拿上包和手机,穿上衣服跟着一起往楼下跑…

记忆最深的一次就是,有一天晚上,爸爸喝多了酒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又开始找妈妈的事,把那些成年往事都拿出来数落一遍妈妈。我在卧室就听爸爸扯着嗓门喊着:“你不要以为你干了些什么破事我不知道,这么多年家里你操心过什么?买菜是我,做饭也是我,衣服也不给我洗,我还要上班……”等等等各种数落。妈妈刚说两句:“是我不给你洗吗?每次我说我洗,你都说不用”。话音刚落…爸爸突然站起来,走到凉台门跟前,突然吼着:“你犟得很是吧,来”,我赶紧从卧室冲出来,就看爸爸拽着妈妈的胳膊,准备打她…过去一把抓住爸爸的手,说:“爸,你干什么呀,喝多了睡觉不行嘛,大半夜的全楼都听到你在吼”。爸爸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其实我也很害怕…他松开妈妈的胳膊,妈妈在旁边哭着。他一下气上来了。“你哭什么?我说错了?”妈妈也是嘴犟得很,你不要吭声不就完了,非要接一句话:“本来就不是这样的,你非要说我怎么怎么”

早上医生过来查房,我醒了。医生检查了一下,量了下体温,开了些消炎药,说回去休息吧,一周后来拆线。

就这样平平淡淡又过了两周,爸爸每天都在努力练习,奇迹竟然真的出现了。爸爸的手腕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去医院复查,医生都很吃惊。

洗漱一下,换上衣服,出门上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了…感觉像是得了选择性失忆症。只能记住很少的事情,可能是我想记住的事情,其他大多事情都忘记了。大概平均三年再往前的事几乎都不记得了……但是,从小到大爸爸每次喝醉酒回来闹事的各种场景,却一直在脑海里历历在目。原来我这么记仇?!

终于……一切恢复正常,这次事也算是过去了。可接下来的日子,还会像这段时间这么平静吗?!我其实也不知道……

这还是我记忆中第一次坐120救护车。五分钟后到了医院,按在爸爸手腕上的纱布,已经红透了……到了观察室,值班医生一看说:“赶紧做手术吧,手腕筋断了!”当时我和妈妈都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医生说赶紧去交手术费吧,我们赶紧做手术了……

突然“咚”一声,好清脆的玻璃声…回头一看,爸爸一锤把凉台门的玻璃锤破了……瞬间手腕上胳膊上全是血……地下也是……

医生安排今晚要住院观察,打消炎针,明早才能出院。我们陪爸爸去了病房。医生给爸爸把吊瓶打上。我说:“你睡会吧,爸”。爸爸只是嗯了一声。我看了一眼满眼是无奈和失落的妈妈,让妈妈躺在旁边的空病床上也睡一会。妈妈点点头,躺下了。我坐在凳子上看着爸爸的手腕,右手啊,如果恢复不好,以后连筷子都拿不了了,该怎么办。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晚上回到家吃过饭后,我们三人坐在客厅,我看爸爸妈妈谁也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那就我来吧,我说:“爸,手还疼的厉害吗?”爸爸说:“好一些了,没事。”我又说:“爸,以后能少喝点酒吗?算我求求你了,你这多吓人,万一手腕断了接不了,以后生活怎么办?”说着说着我眼泪下来了…爸爸一看赶紧说:“女儿,爸知道了,以后一定少喝,昨晚让你和你妈担心了,我的错”。虽然爸爸道歉了,但是我和妈妈耳朵都已经听出老茧了。

突然一下醒了,坐了起来…

揉了揉眼睛,呼……原来是我做梦了…这一晚睡得好累…你以为这只是做梦吗?!这就是平时我家的日常…这就是我爱喝酒爱闹事的爸爸。

我和妈妈看到这个场景…真的已经习以为常了…我蹲下推着爸爸,喊他:“爸,你醒醒,起来我们回家了”。爸爸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说到:“现回哪?我不是在家吗。”我……爸爸一米八,体重80公斤,我和妈妈根本拉不动…只能静静的坐在旁边的石凳子上等他清醒一些再想办法。

看着医生把爸爸带进了手术了,我和妈妈赶紧去挂号交钱…我问妈妈。“妈,手腕筋断了,是不是以后手活动就不方便了?”妈妈说:“那肯定啊。”我没有再说话了…交完钱我和妈妈坐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着。过了一个小时手术室的灯灭了。出来了一个医生,我赶紧上前问,我还没张口,医生说:“手术做完了,筋接上了,但是后期慢慢恢复吧,肯定会影响日常生活的”。我说:“好的,医生,麻烦您了”。这时爸爸从手术室走出来了,我看清醒了很多。我问:“爸爸,疼吗?”爸爸很冷静的说:“没事,女儿,这点疼对爸爸来说不算什么”。

就这样平平淡淡安安静静的过了一周,这一周过的很安心,因为爸爸没有喝酒。去医院拆了线以后,医生说恢复到什么程度只能看个人体质了。回到家,爸爸就拿出了小小的握力器开始试。我说:“爸,你别着急,慢慢练不能一下太用力”。爸爸回答:“知道了”

算了,不想了,日子还是要过…打起精神好好上班吧…

坚持看着爸爸把两瓶药打完,我实在有些困,趴在床上睡着了……

惊醒

2021-11-24

回忆

2021-11-24

小时候

2021-11-24

上小学

2021-11-24

模糊的记忆

2021-11-24

来到初中

2021-11-24

一巴掌

2021-11-24

高中

2021-11-24

新的环境

2021-11-24

大二新生活

2021-11-24

实习的日子

2021-11-24

大三

2021-11-24

这就毕业了

2021-11-24

初来乍到

2021-11-24

走与留

2021-11-24

销冠来了

2021-11-24

这是逼我走

2021-11-24

走了

2021-11-24

新工作

2021-11-24

平淡的日子

2021-11-24

老大走了

2021-11-24

最后的坚持

2021-11-24

再一次离开

2021-11-24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从小到&爸,才

    恍恍惚惚的走到车站,坐在公交车上,脑子里还在浮现昨晚的梦境…这是我从小到大脑海里不可磨灭的可怕印记。到底还要多久,我才能摆脱这个爱喝酒的爸爸,才能把妈妈从那个噩梦一样的家里带出去…谁来救救我…

  • 爱喝酒&爱闹事

    揉了揉眼睛,呼……原来是我做梦了…这一晚睡得好累…你以为这只是做梦吗?!这就是平时我家的日常…这就是我爱喝酒爱闹事的爸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