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北国矜贵高冷,英俊无匹,令天下人敬仰的少年帝王。她是住在深山老林中的新世纪消遥散人。……容紫衣不小心踩了一脚枯坟,便再次穿越了。 还从一个两袖清风的山顶洞人穿成了高冷帝王的眼中钉肉中刺凉凉妃子。他每日都心里想怎么搞死她,拔下她这根刺。再后来,这根刺竟长在了他的心尖尖上,拔之更可怕!“衣衣,回来倒酒。”“就怕被毒死你?”“衣衣,回来侍寝。”“狗男人,你毒吧!”“那也是中了你的毒,你要对朕主要负责。”再再后来,帝王罢黜三宫六院,只为一人。【男女主双洁一对一】一群宫女和太监们打扮的人们表情各异,嗓音中又带着好奇和某种隐隐兴奋,齐齐朝着皇宫里的西角蜂拥而至。。

如果他的眼睛是利剑的话,容一觉得自己已经被他刺出了千万个窟窿。

一群宫女和太监们打扮的人们表情各异,嗓音中又带着好奇和某种隐隐兴奋,齐齐朝着皇宫里的西角蜂拥而至。

容一眉心轻蹙,这是她没错,可是却又不是,准确的说,是她但不是现在的她。

该死,他在想什么?

她今年二十岁,可是镜子里的分明就是她十几岁的模样,并且比她之前长得还要美,以及背后一头如瀑布般直垂到腰际的长发。

她竟敢瞪他?!

好,好得很。

等等,还什么花妃娘娘,玥王,皇上?

彼时,皇宫西方的一处房间里,少女身上无衣的躺在床上,睁着一双水汪汪的星眸,望着眼前这一幕古色生香的房间,以及四周围绕地青色纱帐,眼中满是不解。

“花妃娘娘对玥王竟还不死心呢!”

她印象中,自己不是意外且感人的被饿死了么?

——

他没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没错,他是来宰了容紫衣这个不要脸的死女人的。

这该死的女人,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竟然还有脸瞪他!

房间的门被人用力踹开。

他那双好似淬了寒冰一样的冰蓝眼眸,死死盯在她的身上,令人头皮发麻。

紧接着,一股逼人的冷意袭来。

伴随着嘲讽,传入了她的耳中。

宝宝们记得收藏~打卡~投票票

书评(482)

我要评论
  • 里,少&一丝不

    铜黄色的镜子里,少女娇嗔的面孔,那张雪白巴掌大的小脸儿,有些熟悉又陌生。眉眼精致,肌肤赛雪,双颊还挂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 方的一&绕地青

    彼时,皇宫西方的一处房间里,少女身上无衣的躺在床上,睁着一双水汪汪的星眸,望着眼前这一幕古色生香的房间,以及四周围绕地青色纱帐,眼中满是不解。

  • 呸,什&是没结

    呸,什么不守妇道的女人!她根本是没结过婚的堂堂单身贵族美少女,清清凉凉的小初子好不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