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江月天生的不扑灭火灾,被玄门冠于蕴灵界的希望能她本我以为自己能修上凡人修真,踏往无上仙道,却不想,整个修真界都要她死,“这天生的不扑灭火灾,可不是为能化解邪魔而生的吗,江月为这苍生。。。”“你怎么还不去死!!”余江月从来没有考虑过,曾的玄门天才竟沦落人人过街老鼠的地步,忍耐不了此等屈辱,天才余江月含着泪自尽于玄玉山上。百年之后孟光在生死轮回之中快活容易争扎出,只想好好的修真,好好的好好活着。最后决战前夕,玄门希望能孟光和玄门第一天才凌白卿站在堆积成山的邪魔尸体上,畅聊:“小白,你临凡来作甚呀?”“渡劫。”“渡啥劫呀?”“情劫。”“那你找到了她了吗?”“走出马厩,刺眼的阳光使她不得不眯了眯眼。。

“救…救救我…”

孟光还没有跑出房门,背上的人儿就有了声响。

面前少女青涩明媚的脸和那张沾满血泥的脸重叠在一起。

这样一直跑下去,二人迟早都会被捉住,倒是先将陈念支开才好。

“有人在吗?”

“嘘”

“老子先宰了这个臭丫头,再来宰你!”

听到陈念解释,孟光收回了目光。孟光直觉有些事情开始改变了,只觉得自己多想了,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让她自己活下去。

“该死的,还不给我去抓住他们!”

她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要人所有人都逃走!

一些得知消息的村民也纷纷回到家中收拾东西,携带家人去城中避难。

“你刚才怎么倒地上了,吓死我了。”

伴随着梦境的告一段落,孟光又回到了布置陷阱的那个晚上,第二次,孟光放下陷阱直接跑回村子,告诉村民们快跑,但还是差一步,山贼已入村开始暴行,躲在暗处的孟光眼睁睁看着昔日好友与村民死于山贼刀下,再回头又是一片刀光袭面而来,孟光又一次进入梦境。

孟光躺在床上愣愣的,呆滞的眼神望着发霉的木板,她摸了摸湿漉漉的脸庞,将泪水擦在身下的干草上,扎手干燥的感觉让孟光回了神,坐起来,看着从木板缝隙中透过来的光,呆滞的眼神又凝出光。

孟光:“陈伯伯知道咱们躲山上哪里吗?”

“不行”

山贼:“…奇怪,我刚隐约看到有个小子往这跑了,老大,您别急,那人跑不了多远,小的抓到立马把那臭小子的腿砍下来,居然敢在老大的脚下布置陷阱。”

花刀被突如其来的砂土迷了眼,周围的山贼小弟面面相觑,

孟光警惕的望向洞外,对陈念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太用力孟光的手在不停的颤抖。

“这臭丫头什么时候出现的”,说罢踩在孟光身上的脚更用力了些,“臭小子,这是你的小相好吗。”

前因

2021-11-23

书评(283)

我要评论
  • 是不信&后在做

    这些孟光以前是不信的,之后在做了那个梦之后,孟光不得不相信,因为,余江月就是一个仙人。

  • 手心看&,她还

    孟光看着远去的陈念,又低头盯着自己的手心看,她还能再回来多少次?

  • 陪着陈&。

    消息传出之后,孟光陪着陈念在收拾行李,孟光孤身一人没有什么太多的物件,只拿上几件衣裳和几本破旧的书便来找陈念。

  • 念不是&是自己

    孟光心中更是奇怪,心想陈念不是一直唤陈伯伯为爹爹的吗,她心中疑惑,但看着陈念又觉得没有什么不同,难道是是自己重生太多忘记了,眼神四处打量着,这才注意到一直停在座椅上的千机。

  • 痛,且&痛感愈

    将一切整理妥当,陈念起身去找孟光,此时天空电光一现,屋内突然一亮,窗外雷声大作,陈念只觉眉心忽然如被针刺搬疼痛,且痛感愈来愈强,恰逢屋外雷声大作,陈念疼晕在地,一只白羽红喙的小鸟飞来停在窗边。

  • 场梦境&的旁观

    孟光开始是有些害怕的,在梦境中东躲西藏,但马上孟光发现,自己只是这场梦境的旁观者。

  • 来,淡&眉头紧

    远处墨色浓云翻涌而来,淡漠的风夹杂着水汽吹拂与孟光脸上,孟光眉头紧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