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某宝皱眉头:“仲先生,你还在重点考察期。”某男:“嗯。”某宝沉脸:“仲先生,你过界了。”某男:“嗯。”某宝生气:“仲先生,别得寸进尺!”某男:“嗯。”某宝:“.振聋发聩的音乐,摇曳生姿的人们。。

想着,人已经倒在了大床上了。

“你们...”她指了一圈所有人,“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她也是撞了邪了,会在这里边喝酒边看着那恶心的画面。

说是和自己商量,其实就是通知。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陆父声音陡然变冷,“乖乖在家里待着,要是让我知道你乱说乱做,我会直接将你扔给李总,但如果你听话,我会让你风光出嫁。”

陆父的声音接着传来:“送你去国外我不放心,我觉得你不会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那我只能用别的方法让你闭嘴了。”

等陆子希睡着,她到客厅找蒋静柔,食指放在唇上示意蒋静柔小声点。

“妈,我不同意,他们有脸做就要有脸承担。”

她突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从来,他们都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家人,不过是棋子而已。

至此,她和陆家...两清了!

前者震惊之后是满满的得意,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陆含霜。

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直接上了面前的车。

蒋静柔非常激动,本来接到陆含霜的电话她还不敢相信的,毕竟是一个陆家宣布死亡的人,突然出现谁都会以为是骗子,但现在看到她总算是放心了。

“我听见你们谈话了。”她语气软了下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这个女人就是当初消失的陆含霜,而小男孩是她的儿子--陆子希。

四年后。

而这个消息就是她姐姐发来的。

...

陆母没接话,自顾自的安排去了。

“什么神话人物,都是外面瞎传。”

书评(340)

我要评论
  • 回来,&及我们

    陆母转身走了回来,在她面前站定,抬手就是一巴掌:“别不知好歹,原本我们可以直接将你送走的,现在还和你说一声,已经是给你面子了,如果你不领情,那我不会顾及我们母女间的情分了。”

  • 胜利者&含霜。

    前者震惊之后是满满的得意,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陆含霜。

  • 校有个&国外学

    陆母沉了脸,自顾自的说:“正好你们学校有个交换生的名额,你去国外学习一段时间。”

  • ,直接&楼。

    突然她想起五层的特殊服务,避开服务员,直接上了五楼。

  • 包,除&条。

    她轻手轻脚的翻出钱包,除了几个硬币没有多余的钱了,忽然她摸到了最后一颗“甜心”草莓糖,便放在了床头上,顺便留了个字条。

  • 下,语&生间。

    陆含霜有点醉了,她浅笑一下,语气轻佻:“好,等我,我先去个卫生间。”

  • 的未婚&己施压

    她眼里闪过惊讶,原以为是要问自己昨晚去哪了了,结果是为了姐姐和自己的未婚夫给自己施压啊。

  • ,而是&看着陆

    他没注意陆母的表情,而是看着陆含霜,眼里划过一丝算计。

  • 实的,&回的余

    其实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这件事她不敢去证实的,现在自己直接说出来,肯定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