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惜牺牲屈尊放下自己身份,记挂着她的一切,只想给她无微不至的关怀。我把她看得比什么还最重要的,结果却被她看作什么都也不是。够了……这样的日子够了!我是登门女婿,但我更是顶级晚上九点多,丈母娘李春梅满脸阴沉地从外面走进来,厌恶地朝阳台扫了一眼,拿起遥控器坐在了电视前的沙发上。。

没错,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一个只会吃软饭,没有身份和地位,只配忍受丈母娘和妻子羞辱的上门女婿。

“拿去,这张卡里有五十万,密码就是我和林清雪的结婚日。”周云想都不想拿出一张银行卡,啪一声仍在李春梅的脸上。

“我就算养条狗都可以牵出去让人看看。”

分明感到他的眼神变得异常凌厉吓人!

“就不能让我过得顺心点?”

“没用的东西。”

李春梅冷眼一笑,完全将周云鄙视到灵魂深处。

“窝囊废,那么大声说话干什么?”反应过来,李春梅气炸了,敢大声吼他,根本就是想造反。

青葱懵懂的少年,自然很容易对少女怀有无线的好感,周云也不例外,从那时候开始便将林清雪当成了自己的初恋,深深喜欢上了她。

经常要骂就骂,要说就说,厌恶的情绪一点也不掩饰。

林清雪大吃一惊,一事无成的废物丈夫主动提出离婚?

愤怒的声音洪亮而惊人,犹如狂狮怒吼咆哮。

不想理会李春梅了,转而走到林清雪面前:“明天上午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还有,麻烦你把我的东西扔了。”

“可是跟别人说你是我女婿,我真开不了这口啊”

原来,在周云才刚刚十几岁上初中时,家族为了培养他,故意将他放养在了姑苏市,不闻不问,且每个月只给他很少的生活费。

李春梅冷眼一笑,完全将周云鄙视到灵魂深处。

“你真的要跟我离婚?”林清雪秀眉微微一皱。

“叫什么叫,都给我闭嘴。”

一年来,周云已经忘了自己到底动用了多少次惊天权势,只为保护心爱的女人。更不惜为了她,违背家族要他快回江都的命令。

又正好林清雪的父亲遇到车祸去世,临终前想招个上门女婿,免得林家的财产落入他人之手,周云也懒得解释一切,就直接上门了。

书评(304)

我要评论
  • 要车有&,还会

    “窝囊废,看看别人家的女婿,有钱有势,要房有房,要车有车,再看看那你,整天除了窝在家里做饭洗衣服刷马桶,还会干什么?”

  • 美女,&完美的

    林清雪是个大美女,身材曼妙高挑,肌肤柔滑雪白,比例还挺完美的,尤其是脸蛋非常清纯,令人看了一眼就绝对忘不掉。

  • 梅猛然&遥控器

    “你聋了吗?”李春梅猛然怒声站起来,直接将遥控器朝阳台方向扔了过去。

  • &还拿一

    “你没钱也就罢了,还拿一张空银行卡扔我?”李春梅气得都跳起来。

  • 衣服,&火慢慢

    周云不是滋味地低沉着头,双手紧紧抓住衣服,压抑已久的怒火慢慢冒着烟。

  • ”周云&想都不

    “拿去,这张卡里有五十万,密码就是我和林清雪的结婚日。”周云想都不想拿出一张银行卡,啪一声仍在李春梅的脸上。

  • 周云思&,怒火

    周云思绪快速翻滚着,怒火呼呼地往上冒着,犹如火山猛地喷薄而出,再也压制不住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