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你恨我,别怕,等她醒了,我会立马和你去复婚的。” 娶仙城的太子爷,并不她所愿,这一场名存实亡的婚姻迟早会结束了,所以她明白在那人心里,仅有一个白月光,可云府酒店内。。

“一个人的婚礼,看样子这婚礼一定是这女人逼太子爷,原少心爱的定是他人,”一男子出声,一旁人开始议论纷纷,也明白了为何婚礼双方父母都不在场,新郎也不在。

“一个人的婚礼,看样子这婚礼一定是这女人逼太子爷,原少心爱的定是他人,”一男子出声,一旁人开始议论纷纷,也明白了为何婚礼双方父母都不在场,新郎也不在。

林晚丝毫未犹豫道:“我愿意。”

没人知道原因,正欲要议论,酒店大门突然被推开,声音响起,众人不约而同的扭头看了过去,围在一边的记者更是架起摄像机蜂拥而上。

林晚收回视线,抬眸站起,看着镜中妆容精致的人,眼底泛起暗光,耀眼的红唇微微勾起,形成完美的弧度:“为何不继续,走吧。”

“敢逼太子爷?不过,你们没发现原家没一人到场吗?就连首位新娘席上都空无一人。”男子说完,众人这才注意到,视线全数看了过去。

林晚咬着唇对此充耳不闻,表情淡淡的看着主婚人,她现在只想赶紧结束婚礼,拿着钱去医院,低于其他谩骂和侮辱不在意。

“敢逼太子爷?不过,你们没发现原家没一人到场吗?就连首位新娘席上都空无一人。”男子说完,众人这才注意到,视线全数看了过去。

唇角划过一抹淡淡的笑。显得格外倾城动人。

一楼大厅。

林晚挺直腰背,目光直视着前方,她感受着这些落在自己身上探究,鄙夷,各样的目光,仿佛一把把利箭穿进胸膛,无法呼吸。

镜中的女子一身华丽洁白的婚纱拖地,细眉淡淡,眸子微垂,精致白皙的面容没有一丝表情,听着一旁服务生的谈话。

一楼大厅。

大厅内所有人都看着她一人走过长长的红毯,停在主婚人面前。

众人都在等待着新郎新娘的出现,男男女女低声议论,关于这场盛世婚礼的八卦,毕竟男主角可是云城的太子爷,原家的掌舵者。

个个讥笑,厌恶声响起。

“我听说太子爷是被逼的。”

专用宴会的场地,空无虚席。

林晚挺直腰背,目光直视着前方,她感受着这些落在自己身上探究,鄙夷,各样的目光,仿佛一把把利箭穿进胸膛,无法呼吸。

镜中的女子一身华丽洁白的婚纱拖地,细眉淡淡,眸子微垂,精致白皙的面容没有一丝表情,听着一旁服务生的谈话。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站在哪

    当他们准备记录这一刻时,发现门口只有新娘穿着婚纱站在哪里,众人甚是疑惑。

  • 现在只&。

    林晚咬着唇对此充耳不闻,表情淡淡的看着主婚人,她现在只想赶紧结束婚礼,拿着钱去医院,低于其他谩骂和侮辱不在意。

  • 昂贵耀&间走过

    昂贵耀眼的琉璃灯照耀着两旁艳丽的花篮,折射着淡淡的光晕,林晚一身洁白的婚纱从中间走过,犹如百花中的仙子一般,闪耀夺目。

  • 场盛世&毕竟男

    众人都在等待着新郎新娘的出现,男男女女低声议论,关于这场盛世婚礼的八卦,毕竟男主角可是云城的太子爷,原家的掌舵者。

  • 直视着&前方,

    林晚挺直腰背,目光直视着前方,她感受着这些落在自己身上探究,鄙夷,各样的目光,仿佛一把把利箭穿进胸膛,无法呼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