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了半生深入探索人心的深度,  却想不到掉入了莫测的套路。 维度梦魔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今天我少有时间,闲坐在店里喝着曼特宁上网查阅着各地适宜旅游的风景区,却听见有人推门而入。我抬头看了一眼,目光又继续回到电脑上。。

  最后还是老头子打破了僵局。徐侯源笑着说:“既然人到齐了,那么,现在我要说的事就可以开始了。”

  “啧啧,又是一副面瘫脸。”拾七撇了撇嘴,在咖啡馆里晃悠了几圈儿,又念念叨叨道:“咋没看见苏樾啊?这小伙子是偷懒睡过头了?哎我说白汐啊,你要开店就好好开店吧,你这样连成本都赚不回来,还给那小子开工资,倒不如跟我去我酒吧里……”

  “哟,赶早不如赶巧啊,今儿汐姐都在啊。”我又瞥了一眼这个穿深色长外套的男人,伸手拿过咖啡杯喝了一口,又自顾自地滑动着鼠标。这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拾七。我认识他那会儿才五岁,我妈领着他来见我的时候跟我说这是比我大六个月的哥哥。我瞄了他一眼不屑一顾的说:“我是想要个哥哥,但你别找个女的来忽悠我啊。”然后拾七哭了整整三天。

  终于挨到六点三刻,我和拾七离开西餐厅往探梦所走着。天色已经开始有一点暗了下来,街边的路灯还没有亮,人群来来往往,仿佛都朝着一个地方涌动,又四下分散开来。人潮喧闹声,汽车鸣笛声,车轮压过路面溅起水花的声音,在耳中充斥着又忽然消失,仿佛每一天都是如此。

  李清歌,你变了,变得我不认识了。对了,李清歌是谁?

  我锁好了咖啡馆的门,给苏樾打了个电话让他晚点来咖啡馆,才打车去大学。期间,拾七一直说我拖时间拖到了八点多,要是真的被老头杀他就跟我没完。然而事实是,我们进了大学拐到老头实验办公室门口给他打电话时,他却一本正经地问我们:“不是说好晚上七点吗?我现在正在公园里喝早茶,你们先自己玩着,晚上探梦所见。”然后匆匆挂了电话。我仿佛听到了他那边打太极的声音和拾七的咆哮。

  眼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翻遍了脑里二十几年的记忆,也没想出这人是谁。

  最后,我在西餐厅吃了晚饭。当然,我无视了那些服务员脸上各种惊讶的、像看怪物的表情,也无视了拾七的满头黑线。

  “打住打住,”我白了他一眼,“你别神叨叨得跟老妈子似的。直说了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

  推开探梦所的门,时钟正好指向七点,不偏不倚。古典的烟灰色雅阁里,墨画屏风正好挡住外面的视线。徐侯源坐在正中的位置,品着龙井。与往常不一样的是,侧坐不再空旷,而是坐着两个人。有一个穿纯白色T恤的人,看起来和我年纪相仿。而另外那人,就是我今天上午在学校里遇见的黑衣男人。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

  ……

  我小时候真的不丑。

  正当我要开口的时候,李清歌走到拾七的面前,一拍他的肩膀:“拾七!”拾七立刻站起来,激动的一拳打到他锁骨上,仿佛酝酿了好久的话:“八年不见了,你小子真舍得啊!”

  “七点四十了啊!但是,老头说的是早上七点还是晚上七点呢?要是早上七点,那我们已经来不及了啊,老头最讨厌迟到,他会不会杀了我们?……”在拾七无休止地念经中,我慢吞吞的喝完了曼特宁,又慢吞吞的关了电脑,最后慢吞吞的换了件衣服,放好了东西,问他:“可以走了吗?”他一愣,意识到我一直没有听他讲,却又不能奈何我几分时,才一脸沮丧的走出店门。

  离开大学那么久,又闲来没事,我和拾七只能在校园里瞎晃悠。偶尔还能看见几个小学妹脸上红扑扑的对着拾七指指点点,我真是无法吐槽现在女生的审美。就在拾七满脸骄傲的时候,我看着迎面走来了一个一身黑衣,背上背着个巨大登山包的男人。他的头发有点儿长,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眼,皮肤有点惨白。走近的时候,他忽然停住,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从我身边走过。我有点好奇,回头看了那人一眼,他背上的登山包旁还挂着一把修长的类似剑一样的东西,看着都觉得重。细想了一下,即使在早晨看着,也觉得那人像是黑夜里肃杀的索命者。

  “我是白汐。”我冷冷的盯着他开口,那感觉简直能把人冰冻三尺。

  我现在真是找不到确切的形容词来形容拾七了,只得耐心地跟他讲:“老头这么做,就说明了隔窗有目。”然后我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问他:“这张纸条老头多久给你的?”拾七挠了挠头,想了半天才吐出三个字:星期一。我好笑地问他:“那你知道今天星期几吗?”这时拾七才如梦初醒,立刻伸手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1

2021-06-10

2

2021-06-10

3

2021-06-10

4

2021-06-10

5

2021-06-10

6

2021-06-10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看白纸&我吗?

      拾七看了看白纸以后,终于忍不住吐槽起来:“我靠,这老头是想玩儿我吗?不就是周五约我见个面,用得着用这样‘高智商’的方法考我?”

  •   眼&翻遍了

      眼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翻遍了脑里二十几年的记忆,也没想出这人是谁。

  • 适宜旅&却听见

      今天我少有时间,闲坐在店里喝着曼特宁上网查阅着各地适宜旅游的风景区,却听见有人推门而入。我抬头看了一眼,目光又继续回到电脑上。

  • 住,”&别神叨

      “打住打住,”我白了他一眼,“你别神叨叨得跟老妈子似的。直说了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