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娅娅明白,她和他的再次相遇,也许已是太迟了了,但仅有她自己深入了解,不真正的占据才是爱情最美的的地方,她在找寻一条不防碍他人又不造成伤害自己的路,但是能吗?特别能考进“悦喜”——一家发行量最畅销的报馆上班,绝对不是贪侥幸的或说靠人事关系进入的,而是凭着刁娅娅自己的实力和本事进入的。。

呈小亮分别给他们作介词。

“是的,可以这么说,”刘春开说得悠闲自得的样子,看来折磨人还是他有理?“她的工作达不到我的要求,我逼着她改进,因为我不能容许在我的手下有弱者……”

好像那上任一个月就走人的女孩是他的成绩。

“学校教的只是理论,我要你把理论变成行动,在这里理论是行不通的。”刘春开的嘴角又带着些许嘲弄成份夹杂着的笑意,“还有,你是跑社会新闻的不是娱乐记者。”

难道跑社会新闻和娱乐记者有区分吗?这个刘春开真够可以的,再说她今天刚踏进悦喜报馆的门,就这么不留情面?

难道跑社会新闻和娱乐记者有区分吗?这个刘春开真够可以的,再说她今天刚踏进悦喜报馆的门,就这么不留情面?

刘春开点了点头道:“在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过份’不‘过份’的事,只有能与不能的事。”

“折磨?”

那该是个什么样的词语?她没听错吧?是这二个字“折磨”?既是他承认了自己折磨人了人家居然还这么大跃跃的,这天下还有王法吗?刁娅娅一听急眼了忍不住反问道。

“弱者”?他警告她她是弱者他是强者?这是个怎么样的上司?

刁娅娅真的无法控制住自己就冲口而出了:“名字就是名字,只不过是个符号,代表一个人,就像阿猫、阿狗、阿猪一样的,有什么特别意思呢?”

刁娅娅第一天到单位上班,除了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心情外,也有种对于陌生的新环境难以解释的不安。再说她今年才二十二岁毕业于赏大双学士刚出炉毕业生。

呈小亮分别给他们作介词。

还有,他——似笑非笑的神情十分可恶,以致眼中的智慧变成——狡黠。

好像那上任一个月就走人的女孩是他的成绩。

“谢谢!”

刁娅娅开始上班的这一天,她到人事室中报告,又见过悦喜社社长,社长姚震喜——该算是她的熟人吧!刁娅娅在读大学的其间姚震喜曾任过她大学时的教授,虽然功课不多也就一、二节吧!

“因此你就折磨她?”刁娅娅替他把后面的话补上来。

刘春开瞥到刁娅娅的脸眼中掠过一抹诧异,也在心里对眼前的女孩子评估起来:面对那女孩子却不是想象中该有的谦恭有礼,柔顺服从的女孩儿呢?

刘春开点了点头道:“在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过份’不‘过份’的事,只有能与不能的事。”

书评(127)

我要评论
  • 刘春开&不‘过

    刘春开点了点头道:“在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过份’不‘过份’的事,只有能与不能的事。”

  • 个工作&起那些

    她的这个工作性质比起那些夜晚才上班还得傲夜的编辑己好得多了,起码刁娅娅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 热的,&。

    刁娅娅说着感觉自己的脸热热的,一定涨红了吧?那是被他激出来的。

  • ——狡&黠。

    还有,他——似笑非笑的神情十分可恶,以致眼中的智慧变成——狡黠。

  • 刁娅娅&以牙还

    刁娅娅以牙还牙地道:“我——我知道自己考进来悦喜是做干什么的?”

  • 桌后就&边。

    固在他们对完口仗后她还真觉得无聊,整理了自己办公桌后就到一旁的报纸架上拿起报纸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把眼前的晾晒在一边。

  • 娅娅瞄&致把眼

    这是刁娅娅瞄上他一眼就大致把眼前这个人物刻划了出来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